强制食用

污师学徒。

微博:@吞星怪

【同人文】请勿转载;【资料】【随笔】【整理合集】请注明出处后转载

【美苏】为富不仁 · 下

·贫穷贵公子paro(x)

·草率地开了个车结束了……

·放不了长微博图片了,所以完整版请→AO3



“臭小子,你真的要搬出去?”

餐桌上,查尔斯·布兰登一边朝苏洛这么喊道,一边毫不避讳把烟碾灭在了桌面。这时,一直摆弄着手机的威尔突然一把夺过那根烟扔进垃圾桶里,还随手抓起沙发上的一块布开始使劲擦拭那个烟点。

“不准再用烟头烫这张桌子了,你们都不爱它,但是我每天都要在这上面写作业的!”威尔大喊起来。

查尔斯眼尖地看见他手里的那块布,也大喊起来:“那不是我的背心么!”他把自己的背心夺过来,哀叹了好一阵,然后随手把它抛回了沙发上。

苏洛从他和威尔共用的房间里走出来,揉了揉弟弟的头发,然后坐在了餐桌前。“拜托,我早就搬出去了,这次只不过回来打包一点东西而已。”

伊利亚和苏洛的家都住在下城区,离他们的学校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因此自从开始上大学,他们就搬出家里在学校周边租了各自的公寓。苏洛的公寓是查尔斯帮忙找的,他某个酒友的房子,因此房租比市面上的便宜不少。

“你明明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你真的要去和那个俄国小子同居?”

“没错,两个人一起住还能省点房租呢。”

查尔斯挠挠自己的头发,发出一声了低吼。“傻子,跟谁同居不好为什么要跟个穷光蛋同居……”

“反正都做了二十一年穷光蛋了,现在我要去和喜欢的人一起做穷光蛋,至少这样会比较开心。”苏洛朝自己的哥哥做了个鬼脸,“祝你幸福,吝啬鬼。”


一开始,伊利亚听到苏洛要他搬过来和他一起住的时候没什么表示,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在他的耳朵里,那句话相当于“改天再约”之类的客套话,因此当他发现苏洛是真的在这么打算的时候,他连续问了两遍:“你没在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了,我很认真的。你看,我们两个一起住的话,可以一起分担房租、水电费、暖气费,一个月下来能省下不少钱。而且我住的公寓是我哥朋友的,比其他的房子便宜。”苏洛拿出一个草稿本把他的计算过程展示给伊利亚。伊利亚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认真琢磨起那上面的数字,然后从放在脚下的双肩包里翻出一支笔计算起来。

“说实话,这上面的数据还可以再加一个。如果你搬过来,我们可以轮流做饭,还能剩下一些伙食费。这样的话我们一个月能省下……”伊利亚看着自己得出的结论,一把抓住了苏洛的肩,“我们同居吧,我认真的。”

于是,一个星期后,伊利亚地搬进了苏洛的公寓。苏洛的公寓出乎意料地宽敞,因为打通了卧室和客厅,因此即使再摆一张床也没有问题。他们合理把伊利亚的床搬进来一个月之后,却突然发现这张床根本毫无用处。天气逐渐变冷,但作为两个紧巴巴过日子的穷学生,他们没钱付暖气费,因此只能靠热水袋来取暖。苏洛把所有的窗缝都封死了,在床上也穿着外套,但一到晚上还是冷得睡不着,于是只好挤到一张床上互相取暖。一开始伊利亚对此提出了强烈抗议,他连续两次把苏洛踢下了床,但一个星期之后的某个晚上,他自己抱着被子和枕头爬上了苏洛的床——不得不承认,两个人挤在一起的确暖和许多。

不需要约会之后,他们都剩下不少时间用来学习。正好是期末,作为两个依靠奖学金获得学费的人,他们几乎把所有的课余的时间用在图书馆里。苏洛弄来一瓶5-Hour-Energy用来提神,但他对咖啡因不太耐受,喝下去几分钟就心脏狂跳,差点喘不过气来。伊利亚的专业正好是制药,于是他到食品药品管理局的网站查到配料表,便试着自己改进配方。改进几十次之后,他找到了一个在“心率过快”和“振奋精神”之间的平衡点,能让苏洛喝咖啡因饮料的时候不会因为心跳过快猝死。苏洛买来一箱糖果搭配着伊利亚的提神饮料卖给和他们一样需要熬夜看书的学生,竟然赚到了下个月的生活费。知道这件事时,伊利亚感叹了一句:“不愧是商学院的家伙。”苏洛笑着拍拍自己的胸脯,表示自己是当之无愧的、商学院的骄傲。


安德鲁·科里亚金来到酒吧时,查尔斯·布兰登已经在吧台前了。一个女人坐在那里,手放在吧台上,握着查尔斯的手,他们有说有笑,就像一对情侣。安德鲁皱着眉到休息室去拿自己的围巾,在那里遇见了酒吧里的另一位调酒师正抽着烟坐在那里发呆。

“不出去么?”安德鲁这么问道。

调酒师用夹着烟的手朝外面指了指。“老板正在和别人打情骂俏,我可不好意思出去。”

“那我也在这里坐一会儿。”

他在那里坐下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为此沮丧。之前查尔斯虽然也会和女客人打情骂俏,但当安德鲁进来时他至少会和他打一声招呼,可今天查尔斯就像没看见他一样。这是他在这里工作的最后一个月了,他原本想好好珍惜这段时间,可现在他却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求自己的哥哥让自己再多留下来一个月——就算没有他,查尔斯和他的酒吧似乎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他坐在那里直到调酒师抽完了烟才起身走到酒吧里。查尔斯已经开始工作,但那个女人还在那里,她手指上戴着精致的戒指,头发打理得柔韧漂亮,身上的衣服似乎是从时尚杂志里拎出来的,安德鲁皱起眉头,赶紧远远离开吧台,以免自己进一步妄自菲薄。

那天晚上是查尔斯那么久以来第一次没有送他回家,他自己一个人走在夜路上时才发现周围这么安静。街边的躺椅上,一个酒鬼身上盖着报纸躺在那里睡着了,发出火车头一样的呼声。远处街边,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推着超市偷来的推车,领着自己的狗走向小巷里,推车车轮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在他耳中格外清晰。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查尔斯缺席了。因为人手不够,就连安德鲁也得替补上阵,到吧台帮忙倒酒,却因为分不清红方和波本被调酒师骂了好几句。安德鲁记得满头大汗,这个晚上终于结束时,他累得刚躺上床就睡着了,梦里全是红方黑方波本芝华士,好在几天过去后,他硬是把酒吧里的几十种常用酒记住了,被调酒师骂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这一个月里,查尔斯来的次数很少,听酒吧里的其他人说是因为交了新女友,正在热恋期。安德鲁一边用一只耳朵听着他们的讨论,一边擦着玻璃杯,时不时转过头往门口看看。

——这已经是他在这里打工的最后一天了,可是查尔斯依旧没有出现。


查尔斯·布兰登推开酒吧大门,人已经都走光了。

他随手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用手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今天,玛格丽特·都铎终于向他求婚了,他在她身上煞费苦心,终于让这个骄傲的女人先开了口。尽管玛格丽特的哥哥,亨利·都铎并不看好他们,但玛格丽特无疑对他着迷了。当然了,查尔斯一直坚信只要花上足够的时间和心思,没有人不能被他征服。但是今天和玛格丽特的约会被他搞砸了,当她说希望和自己结婚时,查尔斯一直在走神。他在想,她喜欢花艺和舞会,可自己却对此却一点不感兴趣,他更喜欢篮球和赛马,他希望能在休息日躺在沙发上和恋人一起喝着冰啤酒看球赛,可是这些玛格丽特无疑不会喜欢。他想起安德鲁说过他也很喜欢篮球,可惜因为家境的缘故很少有看电视的时间,而且他们三兄弟在家的时候都尽量避免使用不必要的电器,因此安德鲁一般会到邻居家看球赛。当查尔斯说到就着冰啤酒看球赛时,他说:“真好啊,一定会很棒的。”最后他和玛格丽特的约会草草结束,他回到下城区,回到自己的小酒馆,但那个男孩似乎已经走了——今天是他在这里打工的最后一天。

查尔斯重重锤了一下桌子,这时,后厨的门被推开了,男孩拿着一块抹布从里面出来,看见他的时候吓了一跳。

查尔斯也愣住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安德鲁举起手中的抹布,说:“我……我想打扫干净一点再走,因为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原来你也知道这是最后一天了,”他站起来,接过安德鲁手中的抹布,“别那么卖力了,我不会给你多发工资的,快回去,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你哥哥肯定会把我和苏洛一起大卸八块。”

“不会的,这段路我熟得很。”

“小屁孩就乖乖听话,回去!”

“不!”

查尔斯想用这样严厉的语气逼走他,但安德鲁铁了心一般不肯走,他夺过那块布赌气地猛力擦着桌面,好像手里的不是一块布而是一个刨子。他摁住男孩的手,放软口吻说:“别闹了,回家去。”

男孩停下动作,抬起头看他时却眼眶泛红。

“你管不着我。”他想把自己的手抽走,但查尔斯的手狠狠压着他,甚至进一步侵上来,五只手指插进他的指缝里。

“烦死了,你这小鬼……”


————————————肉渣打码


“安迪昨晚没回家?”

听到伊利亚·科里亚金在电话那头发出怒吼,约翰把话筒挪远了一点。

“嘘——伊利亚,小声点,我是借同学的电话打给你的。”男孩看了一眼正在桌子上玩拼图的威尔·苏洛,朝他笑了笑表示歉意。

“他昨晚去哪了?”

“去打工了。”

“你知道那家酒吧在哪里么?快去那里找他——”

“啊。”约翰突然愣愣地看着正对着客厅的房间门打开了,他的哥哥,安德鲁·科里亚金从里面走出来,头发乱蓬蓬的,只穿着一件夸大的、他从来没见过的T恤。他侧过头,眼尖地看见房间里面另一个男人正在穿衣服,如果他没记错,那是威尔的哥哥的房间。

“约翰?约翰?”电话那边,伊利亚发出焦虑的声音。

“我看到他了。”科里亚金家的小儿子把手机从耳边拿下,在哥哥发问前眼疾手快地摁下了挂断键,然后把手机抛回威尔手里,“快关机,快。”

“怎么了?”

“别问了,快——”


离伊利亚·科里亚金出现还有五十分钟。

评论 ( 16 )
热度 ( 62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