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污师学徒。

微博:@吞星怪

【同人文】请勿转载;【资料】【随笔】【整理合集】请注明出处后转载

【美苏】突发企划:反转世界

日综看多了脑子就会出毛病,真的


“接下来马上播出:突发企划-反转世界。”

“规则:在四个不同的世界观里,一反常态,将拿破仑·苏洛和伊利亚·科里亚金的既有印象反过来,做出完全迥异的设定,进行非合理推测,并且进行情景描写。”

“挑战者:Aka酱。”



突发企划:反转世界


A. 如果伊利亚是智力担当、苏洛是武力担当?

伊利亚目瞪口呆地看着美国人干净利落地干掉了那两个门卫。他从后面抓住那两个男人的头,像敲击两颗鸡蛋一样一敲,那两个壮得像臃肿土豆袋的男人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甚至没发出一点声音。美国人回过身,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一句话,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他身后开了两枪。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射击子弹的声音像香槟塞子打开时的砰砰声,伊利亚回身一看,两个打手顺着墙倒下来,血从他们的后脑勺擦到白色的墙上,看起来格外刺眼。

俄国人咽了一口唾液,美国人解决掉麻烦朝他笑了笑,问道:“接下来该往哪里走?”

“往右。右边的地砖磨损的痕迹比较大,这里有一块瓷砖被摩花了。”

“聪明。”

他们往右边走,每走过一条走廊都迎来更多的打手和守卫,而美国人毫不费力地把他们一一击杀了。子弹打完了,苏洛就从旁边随手抓起一根铁锹像打棒球一样将一个个冲上去的壮汉打飞,看着那些壮硕的身体被击飞并且发出漫画中才会出现的叫喊声,伊利亚感觉眼前的世界格外不真实。最终他们毫发无伤地来到人工智能的心脏,一台超级电脑摆在中心等着他们去破解,苏洛自觉地退到门口守卫,伊利亚则坐到电脑前,从怀里掏出一副眼镜加到鼻子上开始破译电脑中的资料。俄国人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击着,十分钟后,他气喘吁吁地宣布:“搞掂了。”

“干得好,恐怖。”苏洛把那个铁锹扔到一旁,“现在我们快撤吧。”


B. 如果伊利亚是猫、苏洛是狗?

白猫从阳台跳进屋内,立刻被趴在地毯上休息的黑狗捕获了。伊利亚刚来到这个家一个月,和这只叫做苏洛的比利时牧羊犬还不太熟,因此在看到大狗睁开眼睛的一瞬间马上警惕地跳到一旁,保持安全距离。苏洛吐着舌头歪歪头向他示好,伊利亚却没有放松警惕,他绕开牧羊犬,跳上旁边的矮桌试图逃走,但大狗稍微立起身子就轻而易举地把爪子搭在了矮桌上。伊利亚吓得耸起全身的毛发,体积膨胀到原先的两倍大,但牧羊犬丝毫没有被这点影响到,他只是疑惑地眨眨眼,然后低下头舔了舔猫咪的脑袋。白猫发出尖利的叫声,爪子立刻就挠到了大狗的鼻子上,牧羊犬稍稍后退,猫咪也退开两步,他们对视一阵,大狗可怜兮兮地朝猫咪眨巴眼睛,猫咪则犹豫是要上前舔舔那道已经开始渗血的伤口还是立即逃跑,最终恐惧占据他的心,他后退几步,跃上柜子逃跑了。牧羊犬目送他逃离这个房间后失落地在地毯上趴下,就在他快要睡着时,一个细微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好梦,他半抬起眼皮,看见猫咪在他身边徘徊几下,然后用软软的肉垫拍了拍他的鼻子。


C. 如果伊利亚擅长调情、苏洛一碰到女性就结巴?

这是苏洛与女性的相处之道:尽一切努力减少说话的时间。不是因为他讨厌与女性相处或者不会甜言蜜语,而是因为一旦开口,他那优雅多情的形象就全毁了。这是一个秘密,一个连他母亲都不会知道的秘密——他在同陌生女性说话时会结巴。

这个可耻的病症,毫不意外地,起源于他的童年。据调查显示,百分之九十的心理问题都来源于童年阴影,苏洛也不例外。十岁那年,他还是一个单纯又愚蠢的小男孩,因为女孩送给他一版巧克力就紧张得手心发汗。情窦初开的孩子们总会抓住一切机会接触,他也学着小说里的作法给女孩写了一封情书,那封幼稚的信却落到了教导处主任手里。那时候他就读于基督教小学,学校里的老师刻板严肃,也不允许学生谈恋爱,因此他被教导处主任勒令在全校集会上朗读那封情书。下面的孩子们笑成了一片,站成一排的老师们在一旁对他窃窃私语、指指点点,他站在台上把那封信捏得起了皱,舌头也打结起来,从此他就落下了这个毛病。好在长大之后,他学会了如何去掩饰这个缺点。多亏了他的好皮相,女性在看到他的时候就自动降低了警惕,接下来他只要时不时附和几句,她们就会着魔一般跟着他走了。更妙的是,她们从不会认为他寡言难懂,反而认为他有绅士风范、懂得倾听,而且总是带着神秘气息。

伊利亚与他相反。他有数不胜数的调情手段,熟知该如何讨好女性。他会背雪莱的诗,懂得王尔德的名言,能谈论圣经,也能谈论芭蕾舞鞋和切尔西靴,而重要的是,他有一张严肃的脸和一双深邃的眼睛,这让他说出的话都像珍珠一样可贵,毫无矫饰之意,仿佛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因此女孩们都爱与他谈笑。

苏洛第一次亲身体验到伊利亚的厉害之处是在罗马。当时,他给他们倒上了酒,将酒杯递给伊利亚时,这个苏联人尝了一口酒,说道:“你会变魔法?”

“什么?”苏洛摸不着头脑。

“我一直以为伏特加之外的水都是从马膀胱里挤出来的,但是这一瓶不一样,是因为你给它施了魔法?”

苏洛盯着他,感觉舌头在一瞬间上了结。


D. 如果伊利亚是向导、苏洛是哨兵?

以下是P-9-M19290930号谈话记录:

“请简述事情经过。”

“西元■年■月■日,我,拿破仑·苏洛,太平洋塔区首席哨兵,奉命前往泛欧洲塔区,与名为伊利亚·科里亚金的向导进行结合。指示由太平洋塔区主席阿德里安·桑德斯直接发布,测评报告由太平洋塔区交流部科学主管■、联合部主席■发布,报告其中指出配适度为92.7%,配适度超过所有未结合向导,允许结合。此前,我和伊利亚·科里亚金从未见面,也没有进行过远程交流,因此联合部主席指派科学主管■及其团队随同,以避免任何损害性事件发生。西元■年■月■日,我们达到泛欧洲区的西伯利亚分部,在科学主管■及其团队的陪同下与伊利亚·科里亚金进行第一次会面,此后第二天进行第二次会面、第三天进行第三次会面,于一周后,即■月■日进行了结合。详细数据已包含在交流部的报告中,在此不再赘述。结合后双方状态良好,精神链接保持良好,无任何身体和精神上的不适。报告完毕。”

“在西伯利亚分部保安处提交的报告里,提到你于西元■年■月■日曾违规进入向导之家,这件事是否属实?”

“属实。”

“请详细叙述理由。”

“理由只有一点:我必须亲自确认即将与我结合的向导是否合适。”

“你对交流部和联合部的报告有疑问?”

“是。我希望在结合前亲自与向导见面,但太平洋塔区主席和泛欧洲部主席否决了我的提议,由于数次提出抗议无效,我只能采取必要措施。”

“你是指潜入向导区,在未结合向导中肆意走动引起骚乱?”

“我相信训练有素的向导不会因为一点点哨兵的信息素就神志不清的,在这一点上保安处一向小题大做。”

“哨兵,我相信你应该明白,向导之家内居住着未接受过训练的新进向导和能力不足以保护自己的伴侣,你的信息素可能引起他们的精神不适。”

“我引起了什么严重后果么?”

“所幸没有,但你的行为必须受到处分。”

“请便,无论是降级还是关禁闭都随意,但请在报告中写明,我与我的向导刚刚结合,精神链接仍然处在脆弱状态,需要尽可能地保持接触以便稳固连结。”

“好吧,我会在报告中写明,停止释放你的信息素。请简单叙述一下你潜入向导之家的经过。”

“简单叙述一下?你们手上明明有监控录像。但是我要说明的是,是我的向导引导我找到他的,准确的说,是他的精神体领我找到他的。也许监控录像里没法拍出来,但一进入向导之家我就看到了那只黑豹,我并没有像保安处的报告里说的那样四处乱转引起骚乱。”

“请继续。”

“然后我和他打了一架,主要原因是他对我所说的话理解错误,也许还因为一点语言不通,他的俄国腔过重了。”

“你对他说了什么,请原话复述。”

“‘所以,你就是我的向导?’”

“在伊利亚·科里亚金的报告中,他提到,你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爪子真利啊,小猫。’”

“是么?也许是我的记忆出现了偏差。当然,也可能是语言不通,就像我说的,他可能不熟悉英语。”

“按照计划,你们原本应该于■月■日进行结合,但因为你的贸然行动提前了三天,而且,没有仪器的监控,对可能引发的不良反无法及时检测。此外,结合热引起的信息素爆发引发了周围向导的不安。”

“就像报告里说的,我们并没有引起什么严重后果,不是么?虽然他在言语上拒绝了我的求爱,但他的精神体没有拒绝我,这表明他已经认可了我成为他的哨兵,我不知道这点他有没有在报告中提到。如果需要我详细叙述结合过程,我会重新写一份报告的。”

“这个不必了,目前的报告已经足够了。现在请简述一下你在结合前所使用的精神引导方式。”

“太平洋塔区曾指派过二十名或者更多的向导帮助我,很不幸,他们与我的配适度低于百分之四十,因此没有一个与我进行过结合。每年,塔区指派一名向导与我进行暂时的精神链接,我记不清他们的名字了,但你能在系统中找到他们的信息和交流部对此的详细描述。此外,我定期服用科学部统一配发的B型向导素,香型是B-5-Ci6,闻起来像树枝,还含有少量的醛,就是肥皂的气味。顺带一提,伊利亚的信息素闻起来淡得像水,结合热时才有那么一点点木头的味道,虽然闻起来不错,但我怀疑西伯利亚分部的科学部设备陈旧,因此才会把他的信息素归类到‘C类’,他明明应该是‘E类’的……”

“哨兵,请停下,我希望你把重点放在问题上。”

“好吧,我尽量。”

“现在,你的个人状态如何?对此次结合是否满意?”

“状态?完美。您是向导,对么?那么您一定能看到我的精神体,它看起来如何,我就感觉如何——如您所见,它现在好极了,正在舔爪子呢。对于结合的一切都满意,但我必须指出,对于某些生性内向的向导,在结合时进行检测甚至录像是极其不人道的行为,可能导致结合中断甚至精神失控,尤其是像伊利亚这样情绪不够稳定的向导,更应该避免刺激,因此我认为塔没有理由处罚我的‘随机应变’。如果按照交流部的安排,我们可能只能进行不完全结合,造成不必要的精神上的极大消耗……”

“请停下,哨兵,我已经了解了。那么,你承认交流部做出的结合建议是正确的?”

“算是吧。虽然我不明白像伊利亚这样的向导怎么能和我结合而且配适度那么高。要知道,他的精神屏障排斥反应太强,和绝大部分哨兵都没法连结,记录中显示他甚至比哨兵的情绪更不稳定,也不具备安抚他人的能力,因此我强烈要求交流部出示他们提出此次建议的详细论证经过……”

“必须指出,在记录中,伊利亚·科里亚金是晚发型向导,因此他对情绪的控制力不足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此外,在结合后,他的情绪安定程度大大提高,我亲自与他进行过精神链接,因此可以肯定你们的结合是有极大好处的。”

“我依旧坚持交流部拿出充足的证明。”

“哨兵,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谈话的记录会依照规定上交到太平洋塔区、泛欧洲塔区及最高指示部,你是否明白自己的权利?”

“明白。”

“好的,谢谢你,哨兵。”

谈话记录结束。


E. 接上,如果伊利亚的精神体是黑豹、苏洛的精神体是北极熊?

伊利亚醒来时,他的鼻子又一次埋在苏洛的肩窝里。他睁开眼,看见自己原本正在打盹的精神体因为自己的醒来而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那只北极熊还没醒,正躺倒在一旁,半透明的身子被一只扔在地毯上的拖鞋穿过,但他的哨兵已经醒了。苏洛从他的臂弯里醒来,扭过头在他的手臂上吻了一下。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要开口说话。

“你知道么?”伊利亚这样说,“我的精神体原本不是黑豹。”

他的哨兵温柔地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原本它只是一只普通的美洲豹而已,但是因为实验,它变成了黑豹。”

伊利亚停下来看着他的哨兵,但苏洛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蓝眼睛安静地注视着他。

“我的父亲也是哨兵,他的精神体是熊,黑熊。我一直以为自己会觉醒成为哨兵,结果却成为了向导。”

一开始,伊利亚以为自己疯了。因为能力突然觉醒,所有人的情绪都涌入他的脑海,他却无法控制。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垃圾桶,过路人随意将情绪垃圾扔入他的脑中,他却没法处理这些冗余信息。在差点引发一场情绪爆发之后,他被接入向导之家进行指导,情绪的失控却并没有减轻。他无法安抚他人,因为他自己就时常处于焦虑和紧张的状态,极强的攻击性和严重的排斥反应也让他时常出现精神链接失败的状况,这意味着他无法给其他哨兵提供帮助,几乎一无是处。向导之家考虑将他的等级降为伴侣,但他的精神攻击力远远超过伴侣的等级,强大的战斗力让他们无法放弃他,最后,他们决定在他身上进行实验,试图控制他的情绪。一次次的注射和强行链接让伊利亚的情绪几近崩溃,他的豹子也因为实验失去了斑纹,变异成纯黑的黑豹。因为实验失败,他被向导之家放弃了,只能整日待在屏蔽室里。

在屏蔽室里,他的黑豹撕咬着自己的皮毛,他也每日昏昏沉沉,每天清醒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而这几个小时里他大部分时间是在用拳头砸着墙面。伊利亚竭力在间隙昏迷中保持清醒,尝试着去和自己的精神体对话,一点点把自己从失控的边缘拉了回来。他习惯了变成黑豹的美洲豹,也逐渐地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向导之家依旧没有把他从屏蔽时里放出来,直到塔向他们提出结合申请为止。

苏洛听完,说:“我原本不喜欢那只笨熊的。我一直以为自己的精神体会是猫科动物。”

苏洛和伊利亚的经历不太相同,他是典型的早发型哨兵,十六岁就觉醒并进入塔进行训练,但他从来不喜欢体力活动,也不像大部分哨兵一样热衷挑战和战斗,相反,苏洛对这些总是能躲则躲,但命运弄人,他在短短三年内成为了次席哨兵,并且在两年后跃升首席,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哨兵之一。他依旧不热衷与挑衅和搏斗,尽一切努力逃避这些,因为较为温和的信息素,他常常被一些年轻的哨兵误认为是向导,只有这时候他才会为了好玩和这些愣头青们打上一架,让他们知道首席哨兵是怎么用一百种方法拧断敌人的脖子的。比起熊、狮子或老虎,苏洛一直更喜欢敏捷的猎豹或者鹰隼,因此当发现自己的精神体竟然是北极熊后,他失落了好一段时间。好在习惯之后,他发现北极熊虽然看起来笨重,但偶尔还是挺可爱的。尤其是当他发现自己的精神体趴在伊利亚身上之后,他的向导就会安静下来,并且用手指梳着北极熊头顶的毛发,就像在抚摸一只巨大的玩偶一样。精神体除了本体和本体的伴侣之外无法被其他人触碰,多亏了北极熊庞大的身体,他的精神体能把伊利亚完全包裹在怀里,这一点可是苏洛本人无法做到的。

偶尔,伊利亚会讨厌自己的精神体,因为精神体是本体的情绪反映,而伊利亚的黑豹却总是粘着苏洛,像只猫一样缠着他,在他腿边打转、蹭着他的腰、把脑袋枕在他的腿上。每当这时候,苏洛就会用一种得意而了然的目光看着他,就好像在说:“我就知道你超爱我。”


评论 ( 23 )
热度 ( 97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