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许愿池会带来什么? 02

·点文的互换身体梗

·灵感来自电影《The Change-Up》

·文中的威尔来自《白昼冷光》,有大量二设

01  03


02


一看见自己那头金发出现,伊利亚就迫不及待地丢开了方向盘。

“我的会议怎么样?”他侧过身子伸长手替苏洛推开车门,示意苏洛快点上车。

“非常完满。”

黑发的男人盯着他。“我不相信。”

“好吧,就是你的上司训了我一顿而已。”

“训了一顿?”

“嗯……还有,他说你下个月的休假取消了。”

“什么?!”

那个花花公子耸了耸肩,用他的脸露出一副讨饶的表情来——亏他反应得快,马上就开始活用那双眼睛装可怜了。伊利亚听过不少人称赞他有一双“小狗崽一样”的眼睛,现在这双眼睛在苏洛的操控下眨巴着,正竭尽全力释放出完全单纯的可爱和无辜,但这只是让伊利亚更加恼火罢了。

“别用我的眼睛这样看我。”

苏洛只是眨了眨眼睛,更加用力地压低眉头,装作什么也没听懂的样子。

“你最好赶紧恢复人类的智商,否则我就不打算告诉你画展的事。”

苏洛依旧是那张傻乎乎装可怜的表情。“能出什么差错?有盖比在,就算现场有人心脏病发作都不成问题。”

坐在驾驶座上的黑发男人瞥了他一眼。“你就不担心我说出什么不恰当的话?”

“什么是‘不恰当的话’?那是个画展,亲爱的;我是个画家,亲爱的,就算你站在台上跳康康舞也不成问题。”他朝伊利亚眨了眨眼,“当然,你不会跳康康舞的,对吧?”

伊利亚不说话,忿忿地发动了汽车,让轰轰的发动机替他表达不满。

“等等,你打算开车去哪?”

“回家。”

“不不不,你得回我家,威尔还在家等着我。而现在你是我了。”

科里亚金律师瞪大了双眼。

“那你呢?不对,那‘我’呢?”

“我当然也要回家,我可不放心把威尔交给我以外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们要同居了。恭喜。”

老实,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古板的科里亚金律师下意识一拳揍了过去。


威尔打开门,看见自己的爸爸和科里亚金律师站一齐在门外。

“科里亚金先生,你今天也要跟我们一起吃饭么?”

“没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今天的律师先生笑得格外灿烂。正当威尔疑惑时,律师主动解释道:“抱歉,我的房东突然让我退租,我可能要在你们家借住几天,可以么,威尔?”

“当然……”他看了看自己的爸爸,发现他平常总是笑着的脸上现在没有一点表情,“如果爹地答应的话,我也没问题。爹地?”

“我……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助人为乐是好事。”说完,他走进门,却差点忘了拿放在门口的购物袋。反而是科里亚金先生非常自然地拿起来,走进屋内就朝厨房里去。威尔跟着他到厨房门口,看着他轻车熟路地找出了菜刀和平底锅。

“今天是你负责做饭么,科里亚金先生?”

“没错。我听说你喜欢吃牛肉,我们今天做炖牛肉怎么样?”

“太好了!”

威尔跑过去给他打下手,一转眼就看到他的爸爸站在厨房门口徘徊。

“爹地?”

“我也来帮忙吧……”他听到他嘟囔了一句,还没挪进厨房里,就被科里亚金先生推出了门。

“今天你负责摆餐具吧。”


伊利亚站在苏洛的画室里发呆,威尔蹑手蹑脚地走过来,想要吓他一跳,伊利亚早就听到了脚步声,当男孩“哇”地大叫一声试图恶作剧时,他还是装作被吓了一跳。伊利亚还不习惯突然多出一个十岁的“儿子”,只能尽力回想苏洛和威尔的相处模式做出反应。

“这可不好玩,男孩。”他故作严肃地说,但男孩笑嘻嘻的,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爹地,第一次办画展紧张么?”

“紧张。我上台致辞的时候还忘词了。”

“真的?那你怎么办?”

“我只好说:‘我就不打扰大家的兴致了。’然后赶紧溜下台。”

“是个好主意。”男孩点点头,沉默一会儿,突然拉住了他的手。“爹地,我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在和科里亚金先生交往么?”

伊利亚呛了一下,盖比今天说的话突然跳入他的脑中。

“没有,绝对没有。”

“可是我觉得他好像很喜欢你。他今天比昨天笑得多了好多,而且还突然要搬来我们家住。”男孩似乎在斟酌自己的用词,“虽然我暂时挺喜欢他的,可是你还是小心一点哦。他是个律师对吧,如果以后你要跟他离婚,应该会很惨吧……”

科里亚金先生开始竭尽全力思考该怎样重建自己在威尔心中的良好形象,同时在心里默默诅咒那个别有用心“败坏”他形象的拿破仑·苏洛。

“别胡思乱想,爹地没那么着急。科里亚金先生真的是被房东退租才借住在我们家的。”

“噢……是么……”

威尔拉长声调,似乎丝毫没有相信他的话。这时,冒牌“科里亚金先生”的一声“开饭了”适时打断了他们,伊利亚默默感谢他一遍,继而又在心里把他揍了几十遍。接下来的晚餐,他感到威尔的视线一直在他和苏洛之间转换,而苏洛,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借着他的形象一直在向威尔示好,他不得不在餐桌下踢了他一脚。但这个动静被男孩敏锐地察觉到了,他抬起头,圆溜溜的眼睛盯了他们俩一会儿,又若有所思得移开,伊利亚已经完全能料到他在心里会想些什么,而苏洛还在一旁装傻地问道:“怎么了,威尔?”

“没有……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没想到科里亚金先生那么会做饭。”

“你可以叫我伊利亚,叫科里亚金先生太见外了。”

伊利亚赶紧踢了他一脚,但苏洛毫不忌惮,继续笑眯眯地和男孩讲话。

“我……我叫你伊利亚叔叔可以么?”

“当然可以。”

真正的“伊利亚叔叔”坐在一旁,绝望地摁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煎熬的晚餐终于结束,伊利亚赶紧催威尔去做作业,然后趁机把苏洛拉到里威尔房间最远的厨房。

“直说吧,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我们不可能一直这样假扮对方吧?”

“放轻松点,我今天借用你们律所的资源调查了一下,那个喷泉虽然拆掉了,但并没有被销毁,而是搬到其他地方去了。”苏洛打了个哈欠,用手指拨弄着旁边的胡椒瓶。“我已经给城市管理局打过电话,他们告诉我明天过去填表格,然后去州政府盖章,再等着州政府审批下来就好。”

伊利亚的右眼皮跳了一下,这是个坏兆头。“审批需要多久?”

“嗯……三天到三周。”

“三周?!不如杀了我吧!”

“我可舍不得。”

律师揪住画家的领子,几乎把他从地上提起来。“我警告你,你最好别对我有什么企图,也别在威尔面前装模作样,否则我就……”

画家挑了挑眉。“你就?”

“我就……就把你的画毁掉。”

画家笑了一声,下一秒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你是说真的?”

“说到做到。斯拉夫人不撒谎。”斯拉夫人的表情不像在起誓,反而像准备杀人。

“好吧,成交。虽然我对‘斯拉夫人不撒谎’这点抱有一点点的怀疑。”

伊利亚甩开他,让他撞在身后的橱柜上。

“别废话,你最好说到做到。”

“当然,我向星条旗发誓。”


评论(12)
热度(74)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