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苏】许愿池会带来什么? 04&05

·点文的互换身体梗

·灵感来自电影《The Change-Up》

·完结啦!!!开心!!!

 01 02 03


04


早上九点,苏洛接起电话时,完全没料到自己在两个小时后会哑口无言地坐在餐厅里。

平凡的工作日,他开着车去伊利亚工作的律所上班。这个律所每天都会接到数不清的电话,打给他的首先会通过秘书或者助理转接,少数私人电话或者重要通话才会直接由律师本人接听。因此苏洛听到那台座机响起时,第一反应是:伊利亚又把菜烧糊了?

“你好?”

“伊利亚?”电话那边,一个沙哑的男声这么说道,“我是……这里是……爸爸……”

“什么?”

“我是尼古拉,我们今天中午见一面好么?我准备再婚了……”


苏洛的手指贴在咖啡杯的把柄上,手指的温度已经把冰凉的瓷器捂热了。坐在对面的男人喝了一口咖啡,吐了一口气,似乎在酝酿说话的勇气。他并不清楚伊利亚的家庭情况,但现在他不需要任何调查也能看出来这对父子的关系并不融洽,而且伊利亚的爸爸明显对此问心有愧。

“爸爸,你要再婚了?”

“对。”

苏洛点点头,等着他说下一句,但尼古拉却又端起瓷杯,似乎仍在犹豫应该怎么组织词语,苏洛只好再次主动开口。

“所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美国人,但是很会做甜菜汤。她是个好女人,你肯定会喜欢她的。”

“那很好。你们的婚礼是什么时候?”

“下个周末。”

苏洛吃了一惊。“你现在才通知我?一切都准备好了么?我需不需要帮忙?”

这句话反而让尼古拉也吃了一惊。“我还以为你不会同意去参加我的婚礼……”

“为什么?”

“因为当初我害你和妈妈受了那么多苦……”

画家差点没克制住自己因为吃惊而长大的嘴巴,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赶紧打圆场。“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就不要再提了。”

“太好了……”尼古拉眼里闪烁着泪光,他低下头抹了一把脸,然后从外套内袋里拿出一份请柬递给苏洛。“这是请柬,只要你能来我就开心了。”

“当然,我肯定会去的。”苏洛拿住那张请柬,对男人笑了笑,“祝你新婚快乐,爸爸。”

“好。”仿佛是不想在儿子面前流泪,尼古拉急急站起身说:“那你先回去工作吧,我不打扰你了。”

“好。”看出了尼古拉的意图,苏洛立刻顺着他的话告辞,走的时候好心地替这位爸爸结了账。

走出咖啡店、拉开车门,苏洛当即决定——回家。


伊利亚看着那张请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回应。

“这是什么意思?”

“是你爸爸的请柬,他准备再婚了,所以今天约我跟他见面。”

“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希望我去参加?”

苏洛琢磨了几秒伊利亚的这句话是用什么语气说的。“对。”

“别想了,我不会去的,你也不许用我的形象去。”伊利亚把那张请柬丢回他怀里,“扔掉它。”

他接住了被甩在他怀里的卡片,接着就去拦想要走开的伊利亚。“你不跟我解释一下么?”

“我不想说,你也别干涉我的事情。随便找个借口拒绝他,就这样。”伊利亚转身就想走,看见苏洛还想追问,他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别过来。”

然后他走进房间关上了门,苏洛知道这就是一个再强硬不过的拒绝了。


尼古拉·科里亚金曾经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后来因为贪污被判入狱,让美满的家庭一下陷入了困境。伊利亚的母亲苦苦支撑起这个家庭,伊利亚也总是同时打四份工供自己上学。后来尼古拉虽然由于表现良好而减刑提前释放,但伊利亚的母亲却积劳成疾去世,父子因此失和,伊利亚再也没有和自己的父亲说过一句话。

苏洛试图劝说伊利亚,但每次提到这个话题,伊利亚就一言不发。苏洛明白积怨不是一天能够解决的,也不想多管闲事,但直觉告诉他如果对这件事置之不理,无论是他还是伊利亚都会后悔的。然而时间迫近尼古拉的婚礼,伊利亚还是不肯让步。

周日,尼古拉的婚礼当天,苏洛早早起床希望再劝说伊利亚一次,伊利亚却不肯打开房门的门。最后,苏洛决定不顾他的反对,自己代替他前去。穿好西装准备出门时,他看见门边的镜子上贴了一张便利贴:“对斯拉夫人来说,单数象征着好兆头。”

苏洛顿时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他撕下那张便利贴,在街角的花店买了七朵玫瑰。

伊利亚在窗前看着苏洛开走了车,叹了一口气,扭开了门。一开门,他就看见威尔正捧着棋盘站在门外正等着他。

“爹地,来陪我下棋吧。”

“好。”

他有些心慌,觉得这个孩子来找他下棋的时机是不是太巧了一点,但威尔的表情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他就权当做是自己敏感过度了。经过一周的练习,威尔渐渐摸着了国际象棋的门道,伊利亚开始教他一些技巧。男孩学得很快,尽管还是初学者水平,但偶尔会做出能让他惊喜的动作,再过几个星期,应该会有更大的进步。

平常伊利亚总能在下棋时得到平静,但今天他怎么样不能专注在棋盘上。棋下到一半,他看着男孩皱着小脸、苦思冥想的样子,突然问了一句:“威尔,当时你爸爸……我和那个女人结婚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么?”

男孩一下抬起了头。“我当然是不开心了!我一点也不喜欢她,我觉得你也没那么喜欢她,可是你跟我说跟她结婚的话我们就能住上大房子……虽然能住大房子很棒,可是我想要你跟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威尔……”

“如果你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我会很开心的。”说完,威尔又低下了头,似乎是想要掩饰自己刚刚说出那些话的害羞。

“谢谢你,威尔。”

除了这句话,伊利亚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从心底羡慕苏洛,同时又羡慕威尔,这对父子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比许多又血缘关系的父子更加牢固坚韧。他当然也反思过自己,但就是无法面对父亲。他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不可能复原,但如果试图修复还可以一点点填补彼此的间隙。他是不是该给自己一个机会?

伊利亚突然站了起来。

“威尔,我出去一下。”


苏洛站在尼古拉的身后,看着他给自己的妻子戴上了戒指。在掌声中,他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正站在人群后面,跟着欢呼的人们一起鼓掌。等宾客们散开跳舞时,他果然在人群中找到了伊利亚。

“你来了。”

“嗯。”

“我带你去见见他?”

“好。”

走到自己的父亲和新婚妻子面前时,伊利亚的样子还是有些僵硬,苏洛拍拍他的肩让他冷静下来。

“尼古拉,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特地赶来参加你们的婚礼的。”

尼古拉有些意外,但还是笑着和妻子一起接受了这个“陌生人”的祝福。

“谢谢你,年轻人。”

伊利亚的手有些颤抖,他握住尼古拉伸过来的手,眼睛几乎不敢看他。“不,是我谢谢你才对。”握过手之后,他终于抬起眼看着父亲身边那位笑意融融的女人,说:“祝你们新婚快乐。”

“谢谢,很高兴你能来。”女人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臂,“去跳舞吧,不用再跟我们这两个无趣的老年人混在一起了。”

苏洛见状,便跟尼古拉和他的妻子打了声招呼,领走了伊利亚。两人拿着饮料站在远处时,看见伊利亚和父亲和他的新婚妻子在舞池中摇晃着跳起了一首慢板的探戈。

傍晚,婚礼终于结束,宾客都三三两两地散去时,苏洛和伊利亚拎着各自的外套,发现他们又像互换身体的那晚一样,走在了街边的公园里。意识到这点,两个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准备继续往下走时,苏洛突然叫住伊利亚,指了指他们身后。

“那个喷泉……”

伊利亚转身一看,发现那晚的喷泉就放在公园中央,周围种着盛放的玫瑰和郁金香。他们不由自主地走到喷泉前,却又停下来看着对方。

“这真的是那个喷泉么?”

“可能是……当然也可能不是……”

“我们要不要试试看?”

“当然,也可以等城市管理局跟我们打电话确认之后再……”

两个人在喷泉前磨蹭了一会儿,伊利亚突然摸到自己的口袋里有两枚硬币,这就像一个预示,于是他把一枚硬币摸出来,递给了苏洛催促他先动手,自己却拿着硬币迟迟没舍得往水池里扔。

“试试看吧,不要磨磨蹭蹭的了。”

“那你现扔。”

“你先……”

“那我们两个一起?”

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一同把硬币扔进了水池。

“我们希望变回原来的自己!”

周围的街灯和高楼上的灯突然一齐闪烁起来,接着一一熄灭了。在一片黑暗中,苏洛感觉有人推了他一把,他趔趄一下后摔进了水池。这时,周围的灯光亮起,一切恢复了正常,睁开眼时,苏洛发现自己正站在水池外,全身干干爽爽的,而伊利亚——真正的伊利亚——正坐在水池里,满脸惊愕。

“我刚刚想起一件事。”伊利亚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说。

“什么?你爱上我了?”

“我把威尔忘在家里了!”

苏洛愣了一下,然后大叫了起来。


威尔打开门,看见自己的爸爸和科里亚金律师站一齐在门外。

“嘿,爹地,伊利亚叔叔……你们……你们去玩水了?”

“威尔!”苏洛顾不上其他,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几乎把他整个拎起来。“我好想你!你饿了么?”

“我已经吃了,倒是你们两个……伊利亚叔叔怎么会……”

伊利亚站在苏洛身后,一脸尴尬。“我……我不小心滑了一下,掉进水池里了……”

“那还是先进来换衣服吧。爸,你待会再抱我行么,我要喘不过气了……”

苏洛终于放开了威尔,而伊利亚像只刚刚破壳的鸭子一样,狼狈地动作着自己的双腿,把自己往房间里带,但威尔的声音突然阻止了他。

“伊利亚叔叔,那里是我爸爸的房间……”

苏洛赶紧过去把他拉到客房,一边走还一边回过头跟自己的儿子解释道:“他好像有些晕了,我扶他过去,威尔你去找条干毛巾过来。”

“好——”

男孩应声跑开,伊利亚和苏洛同时松了一口气。

晚上,趁着威尔去做作业,两个男人在离威尔房间最远的厨房开始了一场谈话。首先开口的是苏洛。

“你……准备搬回去么?”

“当然,我也没什么理由继续待在你家了。”

“其实……你有理由。”

伊利亚抬眼看他。

“你还要辅导威尔的国际象棋,记得么?”

他似乎被这个理由说服了,他点点头,说:“说的也是,那我就在这里再待久一点吧。”

“待多久都行。”苏洛加上了一句。

伊利亚的下一个动作就是一拳揍了出去。


05


伊利亚特意提早下班,在家里等着威尔。当他推开公寓门时,苏洛正在客厅里布置些什么,他凑过去,发现他手里拿着一把五颜六色的糖果,正往茶几的糖罐里塞。

“你在干什么?”科里亚金律师这么问道。

“我在提前准备好安慰威尔的办法,万一他闹起来,这些糖果最有用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相信威尔能拿到名次么?”伊利亚扯了扯领带,对他怒目而视。

“我当然希望他能那名次,但不管怎么样他只学了一个月的国际象棋……”

“容我提醒你一下,指导他下棋的,是一位国际冠军。”

“前国际冠军,”苏洛刻意把那个“前”咬成重音,“而且已经十年没有再次参赛了。”

“但是我一直在更新自己的技术,虽然没有再参赛过,但如果我参赛……”

开门声打断了他们的争论,威尔背着书包走进来,垂头丧气的,小脸皱成一团。苏洛用手肘撞了撞伊利亚,递给他一个眼神,似乎在说“我说什么来着”,伊利亚翻了一个白眼,立刻走过想要安慰威尔。

“威尔,怎么了?”

“伊利亚叔叔……”男孩抬起脸来,脸颊红扑扑的,好像已经哭过一场一样,这让伊利亚忍不住把他抱进怀里。

“没关系,下次再参赛就好了,你只学了一个月,已经非常棒了……”

“伊利亚叔叔……你听我说,听我说……”男孩推开他,原本哭丧着的脸突然绽开一个笑容来,“我拿到了第三名!”

他放下背在身后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奖牌递给伊利亚。“你看!第三名!我拿到名次了!”

伊利亚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感觉背上一重,这才发现苏洛已经扑过来从伊利亚背后一把抱住了他们两个。

“威尔太厉害了!晚上想吃什么,爸爸给你做?”

男孩被苏洛的动作摁进伊利亚怀里,压得快喘不过气,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我要吃炖牛肉!”

“好!”

单亲爸爸立刻到厨房里忙碌起来,威尔也扔下小背包一路小跑过去给他打下手,正当伊利亚感觉自己在这里格格不入时,男孩突然又跑回来拉住他的手说:“伊利亚叔叔,快去换衣服然后来跟我一起准备沙拉吧?”

现在他没有感觉格格不入的理由了。

“好。”

男孩没松手,而是回头悄悄看了一看自己的爸爸,趁他不注意时对伊利亚低声说了一句:“一直待在我们家怎么样?”

科里亚金律师这下愣住了。男孩眨巴着自己的眼睛,小声地撒娇道:“答应我吧?答应我吧?你担心爸爸听到的话,就小声地告诉我就好了?”

威尔把他拉低到自己的高度,特意把自己的耳朵凑过去。

“好。”科里亚金律师这样回答道。

“耶!”男孩一下子蹦起来,飞奔到了自己爸爸身边,“爹地!他答应了!他答应了!”

厨房里,两个声音一齐欢呼起来,伊利亚呆站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两个苏洛家的人已经把他圈圈围住抱住了他。

“我太高兴了,伊利亚。”从背后抱住他的苏洛这么说。

“谢谢你,伊利亚叔叔。”从身前抱住他的威尔这么说道。

老实,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古板的科里亚金律师想要发怒,但在这两个怀抱里,他选择了保持沉默,并且决定这次就原谅他们吧。


评论 ( 17 )
热度 ( 79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