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凡人之心 04

·半架空,中东魔幻paro

·全是想象,历史乱七八糟,请勿考据年代

·写怪力乱神真特么爽!!!!!!!!!!!

·会在AO3同步更新



雅典与耶路撒冷有何相干?

——《异端者的药方》


夕阳蔓延上来。

从地平线开始,红与橙的色彩在天空中晕开,向着山边浸染上来。风将一片片云扯成棉絮,让它们铺陈开来。贫瘠的山出现在他们眼前,断面像是一条陈旧的波斯织锦,丝线被扯开、被拆散、被剥离,其下,是一座白色修道院。米白色的墙体因为夕阳染上淡淡的红色,而一旁嶙峋的塔楼像一把苍白的三叉戟,朝天空延伸。

“圣索菲亚……”伊利亚喃喃道。

“没错,这就是圣索菲亚修道院。”苏洛回应道。

半个世纪前,这里曾是帝国西部最负盛名的修道院,它的钟声能穿到一千里外,让沙漠之外的人都能听清。修道士和学者穿越沙漠来这里朝拜,因为这里的图书馆收藏着最古老的抄本和经卷。但要进入圣索菲亚并不容易,因为修道院不向外来者敞开大门,朝拜者必须乘着用绳子吊下的篮子,由墙内的修士将他们拉进修道院内。然而,一场大火毁掉了大半藏书,接着,饥荒紧跟地震而来,使得修士们纷纷逃离这里,渐渐的,圣索菲亚被废弃了。然而,不少人相信修道院中仍藏有被粗心大意落下的圣物,于是前往寻宝,但这些贪婪的寻宝者一个接一个消失在沙尘暴里,最后,人们不再称圣索菲亚为“白色修道院”,而变成了“白色墓地”。

他们已经在沙漠中走了四天。离开巴兰托后,苏洛将马换了骆驼,两人往沙漠中被废弃的修道院去。因为风沙和尘土,伊利亚身上白色的教士服变成了黄色,鞋子里总有倒不完的沙子,裹在头巾里的头发也变得像稻草一样干枯。因为干燥的风,手指和嘴唇上的皮肤裂开,像枯死的树皮一样往下掉,伊利亚的指腹上因此满是裂痕,不得不在上面敷上厚厚的油脂。第七日,最后一只水袋即将见底时,圣索菲亚的塔楼终于出现在他们面前,风刮过时,塔楼上的钟发出声响,但是这样的声音不再是为了在天的主,自然也不为在地的人。

他们在修道院前停下了骆驼。现在修道院里已经没有修士可以将他们拉进墙内,因此只能寻找其他的入口。苏洛带着伊利亚来到靠近山体的墙边,那里有一道小门供修道院内的修士使用,门上的锁已经被破坏了,因此苏洛轻轻一推便打开了门,然后他们将骆驼牵进院内。

苏洛领着他来到礼拜堂,那里是修道院内最大的建筑,然而,因为大火,礼拜堂里的柱子变成灰黑,壁画和马赛克也从墙上剥落,落在地上化为齑粉。木质雕塑被烧得看不清面貌,但石雕还能辨认。伊利亚举目张望,视线与墙上仅剩半边身子的圣徒撞在一起。

“这里是以利亚和以利沙的圣所。”

听到苏洛这么说,他终于从一旁画着的乌鸦认出了这个圣徒——以利亚,上帝指示他往约旦河东边去,吩咐乌鸦供养他。

“‘耶和华乃吾主’,你的名字也是这样来的,对吧?”苏洛问道。

“没错,我的父亲用以利亚的名字给我起了名。”

伊利亚将视线投向圣坛后的帷幕,那块红色的帐子没有被大火侵蚀,只是沾了灰,颜色不再鲜艳。他走过去,圣坛上的圣像、圣体龛和烛台已经搬走,圣坛遭到废弃,但他依然用手触碰自己的唇,然后用手指碰了碰那只被留下的圣体灯,以代替吻礼。

“我就是在这里找到了那幅圣路喀的童贞玛丽亚。”苏洛说,“或者说,我就是在这找到了它的碎片。”

“碎片?”

巴兰托主教向他描述过那幅童贞玛利亚——红衣蓝裙的圣母怀抱着仍是圣婴的基督,金光将他们笼罩,在圣母和圣婴的脑后均有浅金色的光环,那是他们神性的象征。因为年代久远,画上有修复的痕迹,但圣像是完整的,没有半点残缺。

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苏洛的能力——“你伪造了圣像?!”

苏洛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不,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我‘修复’了它。”

伊利亚想要发问,却被他打断:“但是,我找到的碎片只足以拼凑出圣像的一半,所以,我动了点脑子。”他敲敲自己的太阳穴。“想知道哪一半是我的想象么?”

见伊利亚没有回应,他继续说道:“——圣婴。圣婴是我的想象。也许原本的童贞玛利亚根本没有抱着圣婴,也许她手里拿着权杖,也许她拿着苹果,也许什么也没有。”

伊利亚怔怔地开口:“在大火中被烧毁的,正是那一半,被伪造的那一半……”

“对,在圣索菲亚的大火中被毁的,也是那一半。”

伊利亚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最后只能问道:“为什么?”

珍宝商耸耸肩,脸上的表情在伊利亚看来有些幸灾乐祸。“教士大人,要寻找真相的是您,不如您来告诉我?”

“你……”

“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也没有那么大好奇心,不过如果有人告诉我这样一件事,我可能会认为这幅画上藏着诅咒。”

“什么诅咒?”

“那就是您的事了。”

珍宝商人说完,转身离开了圣所,伊利亚赶紧跟在他身后。

“你去哪?”

“去找水井。我们的水袋已经见底了,离巴伦西亚还有一周的路程,如果再不补充水分,我们只能死在这里。”

他们从礼拜堂后面的小道往后院去,院子里有一个古水井,传说是摩西正是在这里遇见了自己未来的妻子,米甸祭司之女西坡拉。苏洛领着他走到水井边,旁边生着茂盛的荆棘——摩西看见荆棘在火中,却并未被烧毁,那是耶和华从燃烧着的荆棘中向他的仆人显现。

他们将水袋全部装满水后,伊利亚决定去图书馆看一看。据说这里曾保存着比七十士译本更古老的抄本,也许图书馆里还有被粗心落下的残卷。

他走进图书馆的塔楼,拾级而上,里面昏暗不透光,他从地上找到一根断掉的蜡烛,点燃之后手持着前进。

楼上的藏书室里,书架已经空了,地上扔着莎草纸、羊皮碎片、芦苇笔,伊利亚走进里面,举着蜡烛一排排扫视,但一无所获。

“我告诉过你,这里早就空了。”苏洛出现在他身后,说着风凉话。伊利亚没理他,走到另一间藏书室,但如珍宝商人所说,那里什么也没留下。

他走到这一层的最后一个房间,火炉里还有燃尽的灰,伊利亚捡起一根木柴在灰烬里拨弄,找到一片烧剩的羊皮纸,凑到烛焰旁看,上面用秀美的安色尔字体写着:“像荆棘被丢弃……”

他把这张纸片捏在手里,回到地面上。珍宝商人跟在他身后,在他准备离开图书馆时叫住了他:“嘿,等等。”

他拿过伊利亚手中快燃尽的蜡烛,后退一步,不知从哪里来的风吹灭了烛焰。

“你发现了么?”珍宝商问道。

伊利亚愣了几秒,突然反应过来:“这里有密道!”

他们急忙点燃蜡烛四处摸索,终于在墙上的壁画里发现了线索——“启蒙者”圣格里高利将右手伸向左边、左手伸向右边,但右手才是更为尊贵的。

伊利亚用手推了推圣像右边的墙,随着一声巨响,墙体后移,一条密道出现在他们眼前。拾级而下,下面是藏经室,架子已经被搬空,但地上仍散落着一些书页,原本是薄而纤细的莎草纸,因为年代久远已经互相粘合在一起。

伊利亚拿起那张书页,上面用科普特文写着这样一段话:“……诸能力这样开始造人:第一能力——善——造了骨魂;第二能力——预知——造了腱魂;第三能力——神性——造了肉魂;第四能力——主权——造了髓魂;第五能力——过度——造了血魂;第六能力——嫉妒——造了皮魂;第七能力——理解——造了发魂*……”

融化的蜡滴下来烫到了他的手指,他嘶了一声,苏洛立刻问道:“怎么了?”

“这是……这不是正典……”

“什么?”

“这是异端的书。”

苏洛愣了愣,问道:“怎么会是异端的书?”

伊利亚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从地上捡起书页,照着上面的文字念道:“耶稣说:‘那认识世界的人所寻到的是一具死尸,那寻见死尸的人要胜于这个世界*。’

“耶稣说:‘我已经把火丢在世上;看啊!我要看守着,直至火燃烧起来*。’

“从那首先的血里有爱洛斯出来,他乃是阴阳同体的,他的阳性是黑密勒利,出自光的火焰;与他一起的阴性是‘血之魂’,这乃是从先念的本质里出来的*……”

他抓着这些书页转过来,对苏洛说:“这些都是异端邪说,是诺斯底派的说法……”

“什么意思?”

“这些书早就应该被销毁了,可是这里还收藏着这么多……这里是异端的修道院,所以那幅圣像才会烧起来,是为了让这座修道院荒废……”

苏洛愣了一会儿,然后拔腿就走。

“你去哪里?!”伊利亚赶紧追上他。

“去巴伦西亚。”

他走出密室,走到院子里,开始将不必要的行李卸下来扔在地上。

“怎么回事?你在干什么?”他扯住苏洛。

珍宝商扯了扯嘴角。“我就知道不该带你来这里。如果我没猜错,巴兰托主教现在已经开始通缉我了。”

“不,我们可以回巴兰托向他解释……”

苏洛打断他:“解释什么?圣索菲亚里的‘异端’早就已经分散在各地,但巴兰托的主教需要的是一个承担罪名的罪人,而不是真相。更何况,我的确伪造了一部分圣像,是个再好不过的替罪羊。”

伊利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会恪守自己的承诺,等到达巴伦西亚,我就向巴兰托主教报告你是重要的证人,这样你就有时间去……做你自己的安排。”

苏洛的眉拧在了一起。“最好如此。”

天已经全黑,即使苏洛想要马上上路,但在黑夜中赶路并不明智,于是他们只能返回修道院内,等太阳升起再出发。

被废弃的修道院里没剩下什么可供取暖的柴火,他们分头寻找,好不容易凑齐一把木柴,用它生起火、烤起小麦饼、煮沸薄荷茶。

夜里的沙漠冷得渗人,伊利亚披着一条毯子,沉默地揪着麦饼,坐在他对面的苏洛也一样。火焰照亮他的一侧脸,又让他的另一侧脸蒙上阴影,伊利亚漫不经心地看着他浸在阴影中的那边脸,试图辨认此时他眼睛里的颜色。

伊利亚心情复杂。作为一个教士,他当然听过圣索菲亚的盛名,对它的藏书也又是惋惜又是向往,然后来到这里之后却发现这是个藏匿异端学说的修道院。他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

“教士大人。”苏洛突然出声,将他从走神中拉出来。

“什么?”

“我有一个问题,当时你为什么主动提出要帮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

伊利亚愣住了。他的确是为了真相而来,但除此之外,他也有自己的私心。苏洛在这件事中并不无辜,如果伊利亚决定放弃继续追查,就可以顺着巴兰托主教的意思让苏洛承担所有的责任,他却不愿意让巴兰托主教称心如意。他曾经听说过这位主教买卖圣职的传闻,也不赞同他为了打压贵族而罔顾真相的做法,因此无论如何他会继续追查,至于真相如何,似乎已经与此无关。但这些内情,他当然不会让苏洛知道。

“我说过了,大牧首派我过来,就是为了查明真相……”

“你在说谎。”苏洛毫不犹豫地打断他,等反应过来时,发现这个珍宝商人直盯着他的眼睛,像是已经看穿了他。

“你凭什么这么说……”

他再次打断他:“就凭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告诉我,你讲的不是实话。”

伊利亚愣了几秒,最后强装冷静说:“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的是谁,你自己清楚。”珍宝商挑挑眉,“不然,我们可以试试。”

“试什么?”

“试试看我接下来能不能猜到你在想什么。”

苏洛从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子抛给他,然后自己背过身去。“把它藏在手里,我来猜你藏在了哪只手。”

伊利亚用手握住那颗石子,让苏洛转回身。珍宝商一开始没说话,只是默默打量着他的神情,接着,他将手轻轻放在伊利亚的手背上,手指顺着上面突起的血管轻轻滑过,然后他拍了拍伊利亚的右手。

“这里。“珍宝商带着志在必得的表情宣布道。

伊利亚张开右手,里面果然藏着那枚石子。

“你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教士再次抓住石子,“我们再试一次!”

“好啊。”

这次,他又把石子藏在右手,赌苏洛不会猜同样的手,然而等苏洛转回身后,他甚至没犹豫多久便再次猜中了。

“再来一次!”

苏洛耸耸肩,表示愿意奉陪,而这次伊利亚将石子在左右手交换了几次还是难以决断,最后还是决定藏在右手。然后珍宝商人转过身,看着伊利亚的眼睛。

“我有一个发现。”

“什么?”

他强迫自己与他对视,尽力不泄露任何信息。

“你在发光。“

伊利亚因为这句话愣了一下,意识松懈下来,接着男人握住了他的右手。

“就在这。”

他的手指从他的指缝间钻进去,摸到那颗石子,把它拿出来。现在它躺在了苏洛的手中。伊利亚拿过它,用手指捏紧,喃喃自语道:“狡猾的骗子……”

“什么?”

伊利亚闭紧嘴巴不应答,苏洛就笑笑不再追问了。然后伊利亚背过身躺下,将那颗石子悄悄收进了怀里。








*按照引用顺序分别出自《约翰密传 15:15》、《多马福音 80》、《多马福音 10》和《论世界的起源 109:1》。均出自拿戈·玛第经集,诺斯底派的经书,公元四世纪时因为受到亚历山大城的亚他那修主教的影响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经书,因此持有者将它们抛弃或埋藏。与今日的观点不同,当时的神学家认为诺斯底派是异端,他们的经书是伪经,但今日“伪经“这一词不存在贬义,仅仅表明是属于托名伪作,学界普遍认为这些伪经对研究基督教历史也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评论(16)
热度(45)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