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成为艾柯爷爷那样有趣的灵魂吧!

禁|止|转|载:该博客内的同人(包括站内转|载)
授|权|后|可|转|载:该博客内的资料整理

Lofter用来发表正经(?)文章
微博用来写日常(id:@吞星怪)

【美苏】Shhhhh 01

·怪奇物语paro(食我安利!!!

·每章的标题来自龙与地下城中的职业技能名称,本章的标题是游荡者25级的技能

·关于龙与地下城的描述可能出错,欢迎捉虫


.━ ━ ━ ━


风中鬼魅


“不知从何处传来了水滴砸在石头上的声音,滴答——滴答——

“你们在这个阴暗的走廊前进,余光似乎能瞥见某种黏糊糊的生物从角落窜过,但等你们仔细看时,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靠着圣武士手中的火炬,你们摸清方向,走进了一个大厅。这个空旷、潮湿的大厅里充满灰尘的气味,火盆中即将燃尽的火焰带来一丝光亮,一个人倒在地上,从他手中的法杖来看,他似乎是个法师……”

约翰坐在城主的位置上,他面前立着帷幕,只露出两只眼睛。

那块帷幕是用一块硬纸板做的,面对着我们的那一面上贴着一张佐罗的贴纸,旁边还有一些画,多半是马、套索、牛仔帽之类的。西部片是约翰的最爱,所以他给自己的牧师设计了一把特殊的武器——可以射击圣印和咒术的火铳。他给我们的解释是:他是厄拉西丝的牧师,崇尚法律与发明,使用这样一把武器才对得起他的信仰。出于对火铳和机械的好感,盖比选择支持他,毕竟她也对自己的法杖做了大量改动,而克拉克表示没意见,于是为了适应他的这把武器,我们不得不改动了规则。虽然这样很酷,不过对我来说,我的游荡者用匕首就好。

“新伙伴?”克拉克推了推他的黑框眼镜。

“也可能是敌人。”这是盖比,她总是那么谨慎。

“也许是朋友,也许是敌人,”约翰故作玄虚,“你们打算怎么做?”

“先把他叫醒吧。”克拉克说。

“你们上去,我在后面警戒,万一他是个敌人,至少我还能从后面射魔能弹。”盖比选择让自己的术士原地待命。

“你呢,苏洛?”

他们的视线聚焦到我身上。

“我?游荡者总是要负责开路的,伙计们。”我抓起骰子,准备进行一次侦查检定——“十八点!”

“游荡者用他身上那些奇怪的小道具四处敲击,很快,他检查完毕,周围没有陷阱。你们可以过去了,冒险者们。”

克拉克走上去想要叫醒那个昏迷的法师,没用,他要进行一次医疗检定才行,但克拉克总是忘记,因为他是个圣武士,他只在牧师缺席时充当治疗,所以关于治疗的规则总是记不清。

“进行一次医疗检定,克拉克。”约翰提示。

“噢……对……”他拿起骰子,“十六点。”

“克拉克将治愈之手放在法师的额头上,随着淡淡的光芒,那个法师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你们看见他的眼睛是蓝色的。随着他直起身子,那头金发下露出了一双尖耳朵,这是一个精灵法师。就像许多精灵一样,他的皮肤有些苍白,五官精致,漂亮得几乎性别难辨,但从他的喉结你们认出这是个男性精灵。‘噢……你们是谁?’他问道。”

“你是谁?”站在后面的盖比迫不及待地反问。

“‘我来自一个古老的精灵聚居地,我和我们的族人负责保管瑟翰妮的圣徽,这是从远古流传下来的圣物,拥有难以想象的魔力。一年前,大法师伊格袭击了我们的圣所,将圣徽夺走,我追踪到这里,想要从他手中抢回我们的圣物,却被他囚禁起来。两天前,伊格离开了大法师塔,我挣脱他的咒语,但只逃到了这里就晕了过去……’”

“我们相信他么?”盖比的声音明显带着不信任,她进行了一次洞察检定,却发现这个法师并没有撒谎。“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和他做同伴,对吧?”她继续问道。

“决定权在你们,冒险者们。”约翰眨眨眼睛,我看见他的眉毛挑高了。

“我有个问题,如果我们选择让这个法师当同伴,谁来扮演他?”我刚说完,就听见约翰清了清嗓子。

“当然是我了。”

“你当腻牧师了?”克拉克问。

“不,这只是剧情需要,伙计们。”

“可这儿有一个术士了,”盖比说,“一个出色的术士。”

“我说了,这只是剧情需要。”约翰耸耸肩。

“好吧,那么我们现在讨论一下,应不应该让这个法师加入。”克拉克又当了一次和事佬——他的一贯作风。

“我觉得没问题,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我一向喜欢新成员,尤其是精灵,毕竟他们可是我的近亲——我的游荡者是个半精灵,所以对精灵有好感很正常,对吧?

“我反对,这个法师来历不明,我也不想多管闲事,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有一个出色的术士了。”盖比重申,“如果有新成员加入,我希望是个战士或者游侠。”

“‘你呢,圣武士?’法师将视线转向站在一旁的武士。”约翰用法师的语气问。

“我……”

克拉克的视线在我和盖比身上来回转动,他明显在迟疑,我应该推他一把。一般情况下,我会赞同盖比的谨慎,但这次我有预感,这个精灵法师会给我们带来好运。

“克拉克,你是巴哈姆特的圣武士,是巴哈姆特的正义之盾,帮助这个精灵法师夺回瑟翰妮的圣物,难道不正是你们所崇尚的正义之举么?”我的游荡者有十八点的魅力值,不用投骰子我就知道自己肯定能说服他。

“噢,说得有道理……抱歉,盖比,我觉得我们应该帮助瑟翰妮的法师。我同意这个新成员加入。”

“恭喜你们,冒险者,你们有了一个新同伴!”

约翰宣布,盖比则在一旁发出了懊恼的声音。

“噢,我可警告过你们了,男孩们……”

“盖比,放心吧,艾梵德拉在向我微笑呢——幸运垂青大胆之人。记得么?”

盖比冲我翻了个白眼。


我们的探险小队被迫结束了冒险,约翰的爸爸威胁说如果我们再玩就要没收我们的全套地图和棋子。该死,为什么明天是周一?

克拉克和我同路,他家和我家中间只隔着三栋房子,所以总是一起骑车回家。我们是表亲,但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两个是双胞胎兄弟,拜托,克拉克和我差别可多了,不能因为我们都是黑色卷发就认定我们是兄弟吧?否则我和布鲁斯·威利斯肯定是父子。

“嘿,苏洛,你真的觉得我们应该救那个精灵法师么?”克拉克一边踩着踏板一边问。

“当然了,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的。再说,那个法师肯定是关键人物,否则约翰为什么会在那里安排一个法师?”

“嗯……有道理……”

我都看穿约翰的故事了,他就喜欢玩这些关于拯救啊、使命啊、正义啊之类的套路。如果是我,我就要编一个关于阴谋与诡计的故事,让冒险家们回到动荡不安的灰鹰城,安排一个亦正亦邪的法师做他们的向导,让他们去识破那些冠冕堂皇的谎言,拆穿陷阱,然后从邪恶的伪教宗手里拯救岌岌可危的女公爵。可惜每次我来当城主时,他们总是会抱怨我的故事无聊,抱怨一点战斗场景都没有,难道他们不觉得智斗才是最有趣的么?这也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当游荡者,而不是战士或者法师。

我和克拉克在枫树街分开,他往枫树街,我往樱桃街。在家门口停下时,我注意到那些灌木微微摇晃着,发出沙沙的声响。

“R2?是你么?”R2是我家的布偶猫,总是喜欢跑出门玩,“R2?”

我停好车,走过去拨开灌木丛往后院走去。我家后院连着一片草场,再往后是一小片树林,妈妈总是警告我不要到那里玩,她说有人在那里发现过蛇,但其实那里什么蛇也没有,那条所谓的蛇八成是我和盖比前年不小心落下的,她那一年万圣节想要扮成美杜莎,于是我们一起用塑胶假蛇做了一顶假发。

我才走了没几步,R2就窜了出来,绕着我脚边打转。我把它抱起来时,似乎瞥见远处的草丛后蹲着一个人。

“谁在那里?”

没有人回应。

“有人么?谁在那里?”

R2在我怀里喵喵叫,似乎想要跳下去,我没抱稳,它打了个滚,一落在地上就朝草丛后跑去,躲在草丛后的人似乎没预料到R2会朝自己跑来,被它一下子扑倒了。我听见一声闷哼,跑过去,看见一个R2正绕着一个男孩喵喵直叫。

“你是谁?”

刚问出口,一股力量就把我猛地向后推去,让我一下子跌到了地上。那个奇怪的男孩则从地上站起来,伸出手臂、张开手掌,用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我压在地上。

“你是谁!”

男孩没有回答,而是继续保持着那个动作。我开始感觉胸口疼痛,像是正被一个终结者用拳头狠狠摁在地上一样痛。

他穿着一件脏兮兮的住院服,头发被剃得紧贴头皮。借着路灯,隐约能看清他的头发是金色的。他似乎长了一双蓝眼,皮肤苍白,五官精致,几乎有些难以分辨他的性别——但他有喉结,我确认过了,他是个男孩。

“精灵法师……”我想起了被囚禁在大法师之塔里的那个精灵法师,“我的天……你是个精灵法师……”


评论 ( 12 )
热度 ( 47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