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成为艾柯爷爷那样有趣的灵魂吧!

禁|止|转|载:该博客内的同人(包括站内转|载)
授|权|后|可|转|载:该博客内的资料整理

Lofter用来发表正经(?)文章
微博用来写日常(id:@吞星怪)

【美苏】Shhhhh 02

·怪奇物语paro

·唉我就想看看小朋友谈恋爱怎么就开始写什么悬疑剧了呢……要命……

·每章标题出自龙与地下城,本章的标题是法师10级的技能:“你打开了一道连接两个相近地点的次元裂缝。”


..━ ━ ━


秘法之门


我饿了。

食物的香气从地下室的上面传来,但我不能打开门走上去,我必须等。

身下这个黄色垫子是软的,昨晚那个男孩说它叫做睡袋,的确,这张垫子就像个信封一样,能把人装进去。我见过死人被装进类似的袋子里,但是这个想象会让我变得讨厌这张垫子,因此我立刻把它驱散了。

垫子里面传来呼噜噜的声音,有点像鼓风机——不是我,我已经醒了——我掀开垫子,是那只叫做R2的猫。奇怪的名字,我只听过收音机叫做这种名字,字母和数字组合在一起的,昨晚那个男孩告诉我这是个机器人的名字。

“R2-D2,你听说过么?“

当然没有。男孩似乎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又点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星球大战》。R2-D2是里面的机器人,我还有它的模型呢。”

他从旁边拿来一个机器人一样的小东西,只有巴掌大。这就是机器人么?

“这只是模型。R2-D2恐怕有……”他比划了一下,“有半个我那么高吧。”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给一只猫起一个机器人的名字。猫和机器人不是一种东西,对吧?

“但R2是我捡回来的,所以……我给它起什么名字都可以吧。其实我妈一直叫它喵喵,我爸……呃……我都不确定他还记不记得家里养了一只猫。“

男孩揉着猫咪的脑袋,猫咪喵了一声,似乎在应和他。我也想摸摸它,刚伸出手,它就立刻凑近我,还用脑袋拱了拱我的手。它真亲人,我见过的另一只猫咪只会冲我呲牙,我不想伤害它,不想让它痛苦,可“爸爸”说我必须杀了它,否则我就要被关进禁闭室——因此我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掐死了它……但现在这只猫咪在我掌心下发出愉悦的呼噜声,还不停摆着尾巴。

“噢,R2很喜欢你……”他把猫咪抱起来交到我怀里,“你想抱抱它么?”

那团暖烘烘的毛球被塞进我手里,一开始我以为它会很重,但抱住才发现它其实很轻,也许只是因为毛太蓬松才会显得那么大吧。

“苏洛——”上面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苏洛,是你在地下室里么?”

“是我!”男孩应道,“我待会就上去!”

“是我妈妈,我得走了。这是我的城堡,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

这个“城堡”只是一张桌子,上面铺着毯子把桌子罩住,让它变成一个帐篷。他把一个叫睡袋的垫子递给我,帮我铺好在这张桌子下面。

“别出声,好么?我把R2留下来陪你。”

毛球喵了一声,尾巴轻柔地拍在我的手背上,似乎在表示赞同。

“苏洛?”我试着发音,想要拉住他。这好像是他的名字。

“噢,你听到我的名字了。其实苏洛是我的中间名,不过没关系,我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你叫我苏洛就好。”

他站起来,朝我挥挥手。

“晚安。”

“晚安,苏洛。”

我听到开门声,记忆中还在跟我道晚安的苏洛现在似乎端着什么东西走了下来。

“嘿,早上好,你醒了么?”

毛球跃出睡袋,朝男孩跑过去。

“噢,R2,你醒了,我待会就喂你。他醒了么?”

我醒了,比R2醒得更早。

“噢,你也醒了。”

苏洛端着的盘子上装着几片面包,还有一杯牛奶。

“我给你做了点吐司,还有牛奶,脱脂的。你应该没有乳糖不耐吧?”

“乳糖不耐?”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试着重复,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读对了音。

“是某种喝了牛奶就会拉肚子的病,我爸爸说这是天生的。看,R2就有乳糖不耐症,猫咪都有,所以它们不能喝牛奶。”

我从来不知道这个病,但我应该没有,毕竟我没有拉过肚子。

我一手抓起面包,一手抓起牛奶。我太饿了,还很渴,不知道应该先吃哪个才好。迟疑一会后,我选择先咬一口面包,它是脆的,在我牙齿下咔吱咔吱响,上面似乎涂着什么香喷喷的东西,有一股特别好闻的香气。

“是黄油,我在面包上涂了黄油。是不是特别好吃?”苏洛在我面前盘腿坐下,抓起另一片面包,那片面包也在他牙齿下咔吱作响,一些焦黄色的碎屑落到了他的衣服上。

黄油是什么?

“嗯……黄油就是……一种油……噢对了,它们是用牛奶做的!”他指指我手中的那杯牛奶,“你闻闻,是不是都有一股很像很像的味道?”

的确是。原来是牛奶。它们真的很香,我又咬几口,那片面包很快吃完了,我将手伸向另一片,却突然想起来我是不是应该问问苏洛,我还能不能再吃一片。

“当然可以!你吃吧,如果你还饿的话我还可以再做几片给你。”

他将盘子往我面前推了推。可能是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吓到了他,他放下自己的面包,问:“你离家出走了么?”

我摇摇头。那个地方不是我的家,我是逃出来的。

“你穿着住院服,是因为你生病了?癌症?”

我不知道癌症是什么,但那身衣服从我有记忆时起就一直穿着。他们给我换过几次,但样式总是一样的。它在逃出来的时候已经被刮破弄脏了,所以苏洛昨晚给了我一套他自己的衣服。他说那是他的睡衣,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对我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只是袖子有点长。

“你惹了什么麻烦么?”他问个不停,“你昨晚……是怎么做到的?你真的有超能力?就像X战警那样?”

“X战警?”

“就是……就像你昨晚做的那样……咻——咻——然后我就打飞出去了!”他做了几个动作,“还是说你是个法师?”

“法师?”

“精灵法师!就像这样!”他从旁边抓过一本书展开在我眼前,上面有一个长着尖耳朵的金发怪人,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正举着手里的杖,那根杖发出光芒,将一个怪物击飞出去。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苏洛显得有些失望,他放下那本书,沉默了一会儿。

“那……你至少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也许我妈妈能帮你联系到你的爸妈把你接回家,或者,接回你走丢的某个……某个地方?“

“不。”

我绝不回去。我绝不会再回到那里。那个实验室……隔离水箱……电波声……滋滋滋……接着线的仪器……脑电波扫描仪……被掐死的猫……没有灯的禁闭室……不能翻身的床……只有白色的房间……不,我绝对不会再回去。

“不?为什么?”

“他们会……他们……”

我举起手,做出手枪的手势,对准我,然后转向他。

“你明白了么?”

苏洛睁大眼睛,盯着我的手。我看见他的喉结艰难地动了动。

“明白了……”

苏洛没有再问我的事情,他站起来,环顾四周一圈,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想参观一下我们家么?”

他们家?

“别担心,我妈妈她多半会待在自己的房间,做午饭时她才会出来。”

我还没回应,苏洛已经登登登跑上了楼梯。

“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外面看看情况。”

他让我站在楼梯下等他,没过一会儿,他从地下室的门探进身子,朝我招招手:“一切安全!快上来吧!”

一个更加光亮的世界出现在我眼前。桌子、椅子、沙发……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它们都被阳光晒得发亮。地板上铺着带花纹的毯子,光着脚踩上去能感觉到上面的纹路。苏洛脚上穿着拖鞋,让我不由得动了动自己光溜溜的脚趾。他似乎没注意到这点,领着我继续往前走。

“你还饿么?我家还有其他东西吃。或者你想不想喝点什么?冰箱里只有牛奶了,但是我可以给你榨点果汁……噢,对了,我得喝维他命水,妈妈说我有点维B不足。”

他从橱柜里拿出一个杯子,倒上水,把一片橙色的圆片扔进去,水突然开始沸腾,那片圆形的东西也随之冒出大量的气泡,就像要爆炸一般。

“那是什么!”我退后两步,伸出手想要把它推开,但苏洛抢先一步摁住了我的手。

“别紧张!别紧张!只是泡腾片而已!”

泡腾片是什么?是炸弹的一种?是毒药?

“是某种药片,丢进水里就会融化,咕噜咕噜,然后就变成了这个——”他拿起那杯水,现在水变成橙色,药片不见了,“——维他命水,喝起来有点像果汁。你想试试看么?挺好玩的,有时候我会直接含到嘴里,然后它们就会在你的嘴里咕噜咕噜的融化,感觉像在吃跳跳糖。”

跳跳糖又是什么?我半信半疑地接过他递来的泡腾片,不肯接过他给我倒的水。

“别怕,只是泡腾片而已。”他拿起那杯水喝了一口,“你试试?”

我示意他把水杯放到桌子上。这看起来可不太好玩,可能会有危险,说不定会爆炸……我挪近几步,闭着眼把泡腾片扔进了水杯里,瞬间,气泡开始在水中翻腾,药片沉底,气泡却不断滚到水上,咕噜咕噜作响。半分钟后,气泡渐渐平息,水已经被染成橙色。

“试一口?”

不,这肯定不好喝。

“试试看嘛。”他拿起自己的那杯喝光了,又把杯子翻转过来给我看,“你看,一点也不难喝的。”

我拿起杯子,闭气,抿了一口——既然是药,肯定不好吃——然而,我尝到了酸酸甜甜的味道,有点像糖果,但是舌头上有粉末的感觉。

“甜的?”

“对啊,是甜的。”

在我喝的时候苏洛一直盯着我看。难道我喝东西的样子很奇怪么?

“我喝完了。”

我把杯子递给他。

“好玩吧?”

我勉强点了点头。

苏洛带我上楼,走过其中一个房间门口时,他竖起一根手指示意我安静:“那是我妈妈的房间,小声点……”

我们溜进走廊最里面的那间房里,那是他的房间,房间中央的地板上摆着一个小方桌,上面放着一个圆盘一样的东西,旁边还有很多板状的玩具,地上放着好几只画笔和涂料管。

“那是我的千年隼模型。你喜欢玩模型么?“

模型是什么?

他没有解释,而是从地上拿起一个盒子,上面印着一个圆盘形的东西,也许是飞船。

“等我拼好,就会是这样!嗒哒!是不是很酷?”

“酷?”为什么一个圆盘子会显得很酷?

“酷毙了。千年隼,0.5级超光速,全星系飞得最快的垃圾,更重要的是,它的船长也叫做索罗!”苏洛抓起那个圆盘,“是不是很酷?”

也许吧。

我四处张望,发现柜子上面放着一排大大小小的相框。有端着枪的男人,有戴着草帽的女人,还有苏洛,正站在海滩上,手里抓着一只绿色的塑料铲子。

“那是我爸爸和妈妈。我爸年轻的时候是海军陆战队的,这是他年轻时候的照片,不过现在他已经到大使馆工作了,所以总是不在家。旁边那个是我妈妈,很漂亮吧?”

“很漂亮……”

我有些羡慕地看着那个女人,踮起脚想要凑近看她。我没有妈妈的记忆,一丁点也没有,只有“爸爸”,可他总是让我恐惧……

我艰难地将视线转到后面的那个相框上。单人的照片后是一个稍大一些的相框,上面有四个人,苏洛的爸爸妈妈站在后面,穿着整齐漂亮的衣服,他们前面站着两个男孩,其中一个是苏洛,另一个比苏洛更小,也更瘦弱,但他们长着一样的黑发,连五官也十分相似。

“他是……”

我把手指贴上去,指着那个男孩。

“那是……那是我弟弟,”苏洛用手指抹了抹那个小男孩的照片,似乎想要把上面薄薄的浮尘抹干净,“他在四岁的时候失踪了……你昨天出现的那个灌木丛,就是别人最后见到他的地方。我们找了他很久,最后,我妈妈因为这件事……她……她太伤心了……所以……”

我盯着那张照片,感觉苏洛的声音在逐渐消失。

不,不对,他没有失踪,不是失踪——我见过他。我认识他。

“威尔……”

我抓起那张照片,叫出了他的名字。

——我认识他。


评论
热度 ( 37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