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进攻性信息投放记录 01

·博多豚骨拉面paro(赛博朋克ver. )

·之前一直跟各个基友说我要写博多豚骨拉面paro,结果囤着囤着突然迷上了赛博朋克,于是决定合起来一起搞一个,尽量日更,希望大家给我多一点温暖多一点问候!

·温馨提示:女装是paro的一部分,不爽不要吃(σ՞ਊ՞)σ


Offensive Information Delivery Recording

进攻性信息投放记录


01

Disease and Nonbattle Injury Casualty

疾病和非战斗负伤减员


拿破仑·苏洛记得那天下着雨,因为他记得自己带着一把新伞出了门。回来时雨已经停了,空气中的焦油味、油烟味、附近印刷厂的油墨味和新博多港传来的咸腥味混在一起,再加上空气中的湿气,让他的右眼阵阵发痒。

雨天让他的右眼不适。五年前,他在一次工作中出了差错,代价是他的整只右眼。医生替他更换眼睛,但器官银行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瞳色完全相同的眼珠,因此他的右眼变成了绿色,在光下时会变蓝,蓝的深浅取决于光线的强弱。

更换眼珠的第一年很难熬。他一向很自恋,把自己的身体当圣杯一般宝贝,更换眼睛让他感觉自己的一部分被拆卸了,像港口那些被废弃的邮轮,在巨型钢锯的尖叫中被肢解,呻吟着倒下。他花了一周时间躺在诊所里,接受修复和修复后的调试,忍受随后而来的艰难适应期。他时不时会产生幻肢痛,感觉自己已经痊愈的视网膜在烧灼,一年后这种幻肢痛才逐渐消退,又偶尔在雨天卷土重来。为了隔断这种痛感,苏洛自行调制了一种卷烟,在特制烟草中加入薄荷叶,抽起来像是在鼻腔中揉碎了一把鲜嫩多汁的青草。

他走到楼下时,烟刚好烧得只剩烟屁股。踩碎两汪水盈盈的蜡黄月亮后,他将烟碾灭在随身烟盒中,抬抬眼皮,楼上的事务所却亮着灯。那是他的事务所,钥匙只有一把,就在外套内袋中,而他一向有随手锁门的习惯。

不速之客在他靠近楼梯时立刻暴露了自己,似乎根本没有打算隐藏——一个女孩,防毒面具遮住了整张脸,身上套着过大的旧皮革外套,下身是高中校服一般的红格子百褶裙,脚上的泥黄色运动长靴沾满水,在地板上踩出一个个湿漉漉的马蹄状鞋印,那头浸湿的金色长发无精打采地搭在肩上,不住往下淌水。

“晚上好,小姐,有什么事情么?”苏洛没有上楼,而是站在楼梯下发问。他手中的雨伞里藏着刀,身上还有另一件武器,就算眼前的不速之客真的来势汹汹,他也不算毫无防备。但女孩脱掉防毒面具,露出一张年轻的脸,约莫只有十六七岁。她的颧骨上有浅浅的淤青,下巴上贴着一张已经渗出血色的创可贴。

“不是‘小姐’,”“她”的声音低沉,有些沙哑,属于男孩变声期的声音,苏洛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我叫伊利亚,我要委托你帮我找一个人。”


苏洛请那位刚从水里被捞出来的男孩进入他的办公室。理论上来说,这里是待客室,他不在这里办公,也不在这里存放任何可能泄露的资料,但他在这里接待客人,处理一切不想在安全屋处理的事,所以要说这里是办公室也没什么不可。伊利亚有些拘谨,似乎是担心身上的水会打湿沙发,但苏洛表示无所谓,反正房间的清扫程序会在凌晨将所有设置还原。无论这里打翻过茶水还是出现过尸体,一旦清扫程序启动,一切都会复原到预先设置的模样。

“冷么?”

他没等男孩回答,而是径直唤醒房间的A.I.,把温度调高到25度,浑身湿透的男孩顿时打了个哆嗦,像融化的冰一样微颤起来。苏洛把茶递过去,他接过嗫了一口,青白的嘴唇才渐渐恢复血色。

“那么,我们可以开始正事了?”苏洛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盘算着要在收费中加入30%的加班费。

“我要请你帮我找一个人,”伊利亚一只手捏着茶杯,另一只发白的手攥成拳摆在膝盖上,“我的母亲。”

“您的母亲……”苏洛重复道,“那么,跟我说说她吧。”

苏洛将双膝放松,清空脑袋,准备好记录男孩接下来要说的话。很多私家侦探用A.I.记录客户的资料,将数据存储在数据银行的保险箱中,但苏洛不信任任何存储载体。他自己就是个窃贼,了解市面上所有的保险箱暗门,因此坚持不使用任何设备存储客户信息,只用脑子记忆。他有个好记性,做到分毫不差对他来说不成问题。

但男孩摇了摇头。“我做不到。”他抬起眼睛看向苏洛,瞳孔微微颤抖,在那双蓝色的瞳仁外侧,红血丝像寄生生物一样附着在眼白上。苏洛见过这样的眼睛,他们都出现在死里逃生的人身上。

“我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伊利亚攥紧他那双手,苏洛猜他是从博多港爬上来的,否则没法解释他的手指为什么会泡得起皱,“我只记得我要找到她。她在等我,她在找我……”他突然抬头看着苏洛,“你能帮我么?”

苏洛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男孩的故事也许不是瞎编的,但这件差事恐怕没什么赚头。他不缺钱,每个月靠数据倒卖和拟感构造就已经收入颇丰,但他不打算做慈善家,毕竟吃力不讨好的事没人喜欢。他刚要拒绝,男孩就拿出了一张信用芯片,黑色的底面,上面有三个金属色的三棱柱形状——由三菱公司向高端客户发放的信用芯片,里面存储的信用点最低从百万起算。

“拿着。只要你能帮我找到母亲,这张卡都归你。”伊利亚把信用芯片推给他。

房间的A.I.扫描了信用芯片,读出的数目让苏洛也不禁咋舌。A.I.反馈的另一条信息显示:这张信用芯片的主人是三菱公司的一位高级总监,显然不属于眼前的男孩。但苏洛扫了一眼平板上的显示的信用点数,干脆地了扫掉了A.I.的警告。然后他换上另一副面孔,朝男孩露出职业性微笑。

“那么,我们成交了。”

但伊利亚还坐在沙发上,警惕地看着他。“这就算是……成交了?没有其他的问题了?”

“没错,成交了。”

苏洛把信用芯片还给他。他已经命令A.I.通过绿色线路将芯片中的40%的点数转到了他的账户中,开户行位于哥斯达黎加的一个信息避风港,无论如何不会查到他头上。

男孩还是坐立不安,苏洛这才想起另一件事。“我猜您还需要一个安全的住处吧?”

伊利亚立刻点点头,裹紧了身上的皮革外套。

“那就跟我来吧。”

苏洛打开门,等男孩走出房间后,他挥手中断房间的灯光,让A.I.唤醒了清扫程序。

砖块一个个翻转、墙纸滑落、灯具被收回墙体中,天花板滑出的清扫用机械臂轻巧地拎起茶几上的两对茶杯,随后沙发和茶几变回闪烁的光线,消失。这个房间中的所有摆设都是投影,经过房间内置的投影仪投射而出,再经过固化和细节喷洒,就变成了钢色茶几、绒面的布艺沙发和白色立柜。紫外线照射仪开始消毒整个房间,苏洛点亮房间的节能模式,然后在男孩眼前关上了门。

“来吧。”他再次说道。


评论(5)
热度(78)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