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进攻性信息投放记录 02

·博多豚骨拉面paro(赛博朋克ver. )

·科技树都是乱长的,完全没有考据

·请大家给我多一点温暖多一点问候!


02

Visit and Search

登临检查


伊利亚从新博多港爬上来,像蛇蜕皮一样剥去身上的光学迷彩,将自己湿漉漉的暴露在饱含盐分的空气中。

他已经尽量远离爆炸中心了,但爆炸带来的冲击还是把他摁在地上,让他的心肺紧贴大地,仿佛有鼓在腹腔中轰鸣。记忆中断了一小会儿,等再次苏醒,他直愣愣地从地上爬起来,茫然地望着远处海面上燃烧的小轿车。人们因为爆炸逐渐从四周聚拢过来,有人注意到他,询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伊利亚摇了摇头,推开那个人的手往外走。他的鼓膜破了,耳中嗡嗡直响,血从耳道流出来,滴在他的衣服上。

他径直往前走,找到了那栋被几家小型印刷厂包围的写字楼。私家侦探的事务所位于二楼,写字楼的侧立面竖着一个不甚醒目的黄色灯箱,上面用英文和日语写出一串短字符:德文尼事务所。

这不是私家侦探的名字,他依稀记得自己在其他地方读过他的报告,知道他换用过更多伪造的姓氏和名字,但无论如何,他拥有韦恩企业的思想盒,这就是人们求助他的原因。

再次醒来时,伊利亚睡在床铺里。这是私家侦探给他提供的安全屋,窄小而温暖,和那间冰冷乏味的办公室不同,家具都是真材实料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只能模拟自然光的台灯,到达太阳升起的时辰后,它就逐渐散发出微弱而柔和的光线,把他一点点从被褪黑素包裹的睡眠中唤醒。

他听见房间外已经有人在走动,私家侦探穿着他的拖鞋在短绒地毯上,然后他的房门被扣了两下。

“醒了么?”德文尼在门外问,他以沉默作为回应,私家侦探没有继续打扰,只是温和地提醒道:“你换下来的衣服送去清洗了,新衣服在沙发上;如果要用早餐,就到餐厅里来。”

他立刻下了床,浴室里的自动喷洒设备将他熨烫得干干净净,不合身的新衣服在沙发上等着他:男装,样式是几年前的旧款,但布料还算舒服。苏洛在餐桌旁等他,对面摆着面包、煎蛋和一份复合维生素果汁。他不喜欢复合果汁,那玩意儿让他口腔里直泛酸,但私家侦探坚持要他喝下去。

“待会我的朋友会来帮你做身体检查,”德文尼用手托着脸,看他笨拙地使用餐具,“你的耳膜破了,还有一只手在脱臼,下巴那个伤也在流血。”

伊利亚的肺部也不太舒服,恐怕是那场爆炸送给他的另一个馈赠,但他没有出声。

“我今早简单地检索了一下你的身份,但是赛博空间里什么也没有,”私家侦探笑了笑,“你没有登记身份识别号码么?”

伊利亚依旧不说话。他当然没有识别号码,但他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

“看来我不光要找到你的母亲,还得找到‘你’才行。你也不记得自己的姓氏了,对么?”

他摇摇头。“对,只有名字了。”

“你妈妈的样子呢?如果你记得她的样貌特征,我可以用三维绘图软件还原出来。”

他试图在脑海中描摹母亲的模样,却只能想起她柔软白皙的手指、绿色的裙摆、脖颈间油润的香脂味,还有她金色的头发,打着卷儿从鬓角挽上去,在耳后落下来,再垂到肩上。

“妈妈的头发……是金色的。”他低喃着,母亲的裙裾在他手上溜走。

德文尼平静地看着他从回忆中恢复成茫然的状态,并没有多作评价。“吃完你的早餐吧,盖比已经在路上了。”


盖比是谁?

身材娇小的盖比在时针指向一刻时到达。她的褐色头发扎在脑后,身上穿着卡其色的连体工作服,上半身脱下扎在腰间,底下是白色背心,外面披了一件宽大的飞行员夹克。伊利亚觉得她像个车间女工,而不像医生。

“你又穿你男朋友的衣服了?”德文尼一见到她就笑,盖比撇撇嘴用“我喜欢,你管不着”来反击,但也立刻脱下了那件夹克放在一旁。

“我的确管不着,不过你可以穿点别的衣服。好姑娘,你看起来像是刚从车底下钻出来的修理工。”

“我就是刚从车底下钻出来的!”盖比在私家侦探鼻子底下挥舞她沾着黑色机油的手指,“多亏了你,我的瓦特堡-奥贝尔全毁了。”

私家侦探退后两步表示让步。“我再次向您致歉,希望您已经收到我通过荷兰通用银行表达的歉意了。”

姑娘哼了一声。“的确收到了。”她不再和德文尼科插打诨,转身去拿她放在桌上的医疗箱,然后放在伊利亚面前的茶几上。

“你就是我要检查的对象吧?”她朝伊利亚笑了笑,“多少岁了?”

私家侦探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十六岁吧……我猜。”

而伊利亚有些在意她手上的机油。“你真的是医生么?”

她注意到伊利亚的目光,立刻在毛巾上擦干了自己的手,用酒精消毒过后,她戴上一次性塑胶手套。

“我有从医执照,足够我给你做检查和治疗了。另外,我的内外科手术微件是龟田公司出品的,你不用担心。”她让伊利亚在沙发上躺下,转身取出一只黑色的检测仪戴在眼睛上。转身时,伊利亚看见蓝色的手术微件在她耳后闪烁,接着她俯身压了下来。

“别眨眼,伊利亚。”

从检测仪里射出的强光刺入伊利亚的眼睛,她扒开他的眼皮固定住他,凑近观察他的眼球运动。蚁眼式影响增强器的镜面反光里,他能看见自己惊悚的眼神,一旁则是抱着双臂的德文尼。强光移到另一只眼,三秒钟后,眼睛的检测结束了。接着她扫描了伊利亚的全身。

“肺部有出血,要开刀,”她从医疗箱里拿出一只针管,撕开半透明的包装,“我得把你的知觉关闭,你要到拟感里去,还是留在这里?”

伊利亚选择留下来,于是盖比给他导入了麻醉,然后将他的视觉限制在天花板上,免得他看见自己胸口被切开的过程会恶心作呕。伊利亚通过余光看见德文尼离开了,接着盖比划开了他的胸口。他没留下什么感觉,在手术过程中睡着了,麻醉剂让他又麻又痒,像浮在半空。手术结束后胸口只留下一条肉色的细痕,可吸收性缝合线里添加了加速愈合的药剂,在渗入肌肉组织的同时就进行修复。伊利亚的手腕被复位了,下巴上的创口也开始结痂。盖比给他的侧颈上了一张玫红色的真皮贴,里面是减缓疼痛、发炎和并发症的药剂。德文尼在这时适时地出现,拿回了伊利亚来时穿的旧皮革外套。伊利亚根本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套着那件旧外套,也许只是从别人的晾衣杆上随手拿的罢了。

“你和盖比一起到外面逛逛吧,顺便吃午餐和晚餐,”德文尼让他穿上外套,“我得开始工作了。”

伊利亚以为盖比会反对,但姑娘耸耸肩答应了。“反正钱算在你账上。”

“我已经把信用点打到你账上了。你可能还要带他去买些日用品。”私家侦探的态度像在照顾邻居家的孩子,这让伊利亚有些反胃。他讨厌别人把他当孩子,但没说什么,只是跟在盖比身后出门了。


德文尼的事务所位于新区和旧区的交界,因此他们坐有轨电车到新城里。伊利亚此前只在拟感节目中了解过新博多——作为自由贸易港崛起的新城,东急公司以此为交通枢纽铺建了贯穿九州的铁路后,大批的跨国公司、投资者、网络牛仔和移民涌入这里,在这块土地上建起铺满镜面外壳的写字楼、弧形穹顶的拟感剧院、横穿居民楼的高空有轨线路、如同空中花园一般的购物中心。

盖比一路上嚼着泡泡糖,顺手在街上给他买了一顶帽子和一双新鞋。女孩把他领到闹市区,走路的时候,新皮鞋在他脚下咯吱咯吱的响。他抬头看街景,灰扑扑的天空下是亢奋的霓虹灯群,全息投影的篮球明星在高楼大厦和低矮民房之间投射三分球,运动品牌的标志环绕在他的手腕四周,像一具光学镣铐。小馆子里有叽叽喳喳的人群,耳垂上吊着金属电阻的女孩戴着牛仔帽走过他们身边,随后服务员给他们端上用梅森杯呈装的泰式奶茶。

盖比吃饱之后放松起来,她给伊利亚普及“德文尼”这个名字的由来。

“是烟的名字。他以前喜欢抽的烟叫德文尼,是一家津巴布韦的小公司生产的,后来那家公司被收购,德文尼停产,他怕再也抽不到,于是命令‘超人’联络了全亚洲还有存货的供货商向他供货。”

“他喜欢抽烟?”私家侦探不像是有烟瘾的人,他的牙齿白净,手上也没有烟熏出来的痕迹,而且在安全屋里根本没有香烟的影子。

“他没有烟瘾,但是有时候必须来一根。”盖比点点自己的右眼,“他的右眼有问题,你有注意到么?”

伊利亚注意到了。德文尼的左眼是蓝色的,右眼却是绿的,但伊利亚看不出哪一只是更换过的。

“他心情不好的话会冲那只眼睛发脾气,会用眼罩把那只眼睛盖起来。”姑娘一边打哈欠一边说,“如果你看见他戴上了眼罩,就别去招惹他。”

伊利亚点点头,有些犹豫地开口:“你刚刚说的‘超人’……是什么?”

盖比咬着吸管笑了起来。她打量伊利亚几秒,凑近了他。“告诉你也没关系,但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这件事,”他的名字被她的唇缓慢地吐出,“伊利亚。”

“五年前,大都会的数据库遭到网络蠕虫入侵,被感染的公司防火墙失效了三十分钟,你知道这件事吧?”

伊利亚当然知道。这个事件被称为“毁灭日丑闻”,遭到网络蠕虫攻击的跨国企业中,韦恩企业损失最小,但“毁灭日”结束后,“超人”的思想盒从韦恩企业设在大都会的保险箱里失踪了。

在伊利亚出生的那个年代,韦恩企业曾是跨国公司的最佳样板:从军工企业发家,在漫长的积累和发展中逐渐将触须延伸至金融、医疗、水利、交通等各个领域,成为足以与国家抗衡的经济实体。在伊利亚出生的二十年前,韦恩企业建立了自己的自由贸易港——哥谭。依托企业强大的经济实力,这个建立在近地面轨道的人造都市在五年内发展成庞大的城市群体,无数淘金者进入那里定居,融入哥谭的血液,成为哥谭向外输出信息、金钱、文化的一枚细胞。

“超人”就是在那时候诞生的。它是韦恩企业制造的A.I.,在韦恩的数据子宫池中诞生,拥有军工业级的运算能力,成长速度惊人,在两年内就击败了“将军佐德”,成为近乎数据神明的人工智能,至今也没有哪个A.I.能复制它的成功。然而,在伊利亚五岁那年,托马斯·韦恩和玛莎·韦恩的意外身亡、继承人小布鲁斯·韦恩的神秘失踪,使得韦恩企业迅速衰落,企业的资产遭到分割和重组,哥谭也随之失控。在伊利亚十岁那年,韦恩企业已经完全失去对哥谭的控制,原先天堂般的自由贸易港成为诈骗犯、强盗、数据窃贼聚集的罪恶都市。“超人”则由于运营成本过高,被从数据网络整个挖除,转移到了思想盒里。“毁灭日”时,“超人”的思想盒失窃,落入了一个数据窃贼的手里。出于某些原因,德文尼获得了它的合法所有权,而这也正是伊利亚求助于他的原因——没有“超人”无法破解的防火墙,没有“超人”无法取得的数据。

盖比的手摁在伊利亚的手上,似乎要在他的手背上碾死什么东西。“德文尼是个三流的网络牛仔,但‘超人’是神明。”伊利亚盯着她动作的嘴唇,“你不用担心他翻不出你的身份,你要担心的是,你会不会想要他替你翻出的那个身份。”

伊利亚的眼睛眨动了一下。



评论(9)
热度(59)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