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进攻性信息投放记录 03

·博多豚骨拉面paro(赛博朋克ver. )

·写赛博朋克真爽诶(突然初恋.jpg

·希望明天一觉醒来有很多温暖很多爱(¦3[▓▓] 晚安


03

Out-and-in Search

往返搜索


苏洛把思想盒接上操作台,深吸一口气才将接口接入了自己耳后的插孔。一瞬间,他从座椅上被猛推进三维网格营造的赛博空间,高楼拔地而起,披着红披风的“超人”从数据天穹缓缓降落,浮在他眼前。

“嘿,卡尔。”苏洛向他打招呼。

“超人”的名字是“卡尔-艾尔”,韦恩企业制造它时使用了一种特殊的编码,编制出这个名字。没人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苏洛听某些老牛仔说,这也许是韦恩给自己留下的一道暗门。

A.I.的红斗篷在空中缓缓抖动,每运动一次,红色的像素块就翻动起来,泛出金属的光泽。“你好,苏洛。有人想要追查你在哥斯达黎加的那个账号,被防火墙挡住了。”

“多谢告知,但我今天来是为了别的事。我要找一个人。”

“好啊,说吧。”

“是我的新客户。十六七岁的男孩儿,没做过整容,没有统一身份识别号,没有信用记录,明网里什么也没有。我在几个监控录像里截取到他,他在波士顿、亚特兰大、莫斯科、横滨都出现过。”

几个图像弹出来,金色长发的男孩正面容冷漠地挤过人群。他穿得像崇拜摇滚明星的女高中生,各种样式的短裙和运动靴,经过发型和妆容的修饰,如果不主动暴露,没有人会把他当作男孩。

“超人”用眼睛扫描这几个画面,将图像一帧一帧截取分析。A.I.的影像定格了,苏洛知道它潜入到更深层的赛博空间去了,等影像再次闪动,他就知道它回来了。

“我扩大了搜索面积,重新筛选了数据,通过对比他的动作模式找到了这些。”

“超人”让另外一些图像弹出来,是更多的监控纪录:巴的摩尔、华盛顿、圣彼得堡、新西伯利亚、曼彻斯特……有时候他带着帽子,有时候做男装打扮,有时候低着头走路——这个男孩知道会有监控,并且在尽量避免自己被认出。

苏洛一个个扫视这些图像,眉头越来越皱。“他是什么人……雇佣武士么?”

“有可能,但现在还不知道。”“超人”也皱着眉,看起来不太开心,“看来要去一趟暗网了。”

进入暗网总是让卡尔不舒服,它喜欢做更正当的工作,可惜苏洛总是把自己摆在灰色地带。一旦触及到法律边缘,苏洛就更倾向于找其他的牛仔帮他打下手,自己躲在幕后。尽管他知道“超人”可以搞定一切,但它会反对苏洛的计划,试图把所有事情拉回正轨,但拿破仑·苏洛是拿破仑·苏洛,他得时不时打破规矩,免得自己无聊致死。

苏洛也接触过其他的A.I.。在过去,他刚刚开始了解这行时,市面上的大部分A.I.还没有这样鲜明的性格。那时候的企业喜欢制造一板一眼的管家式A.I.,它们会说“是”,它们会说“我明白了”,它们会说“您的决定是正确的”——它们会毕恭毕敬。但现在的A.I.不一样了,没有个性或怪癖的A.I.反而成了异类,管家式A.I.被驱逐到不需要大量运算工作的自动售货系统、自动清扫系统、自动制造系统中,更亲近人类的A.I.是那些会反驳、会嘲讽、会说“我对您无话可说”的家伙。苏洛有时候会觉得奇怪,人类制造A.I.,又把试图把它们改造成人类,让它们成为自己的帮手、恋人、朋友,却对自己真正的同类充满排斥与抗拒。好在,“超人”在大部分情况下是个得力助手,只要苏洛不让它干坏事,它一般会遵从指示。

“来吧,卡尔,带我去一趟暗网。”

苏洛让自己随着“超人”一起浮高,直到能够俯瞰新博多市中心的东急公司的方形数据高塔为止。然后A.I.浮到他身后,让他的数据存在附着到自己身上,随后它掉转方向,开始俯冲,一头扎入黑色的地下。

暗网是一个倒立的世界,与明网一一对应却并不相同。这里的数据更加庞杂、更加混乱,也更加隐秘。未经筛选和排序的垃圾堆叠成一座座数据金字塔,一台保坂电脑可能需要分析一周才能整理出所需数据。也有被分门别类整理、加密的跨国银行的数据保险库,这些数据库多半有防火墙,带反噬程序,鲁莽的一头撞上就会像撞上电网的松鼠一样瞬间死亡。有时会遇上数据洪流,大量的“鱼”夹杂在“水流”里,把不幸卷入的人冲散成一个个像素块;人不会死,但等像素块重组需要一定时间,而且这种感觉很诡异,像是被怪物吞下又排泄出来。

“超人”带着苏洛的数据存在一路猛冲,越过新博多港,来到俄罗斯的边境。

“我们需要一个入场码。”

苏洛从旁边的进出口公司偷了一个,让它带着他们从俄罗斯的冰墙缝隙钻过,进入俄国大地的数据荒原。“超人”带着他进入更深处的地下,到了一座数据工厂。苏洛看着“超人”的手、他自己的手从数据库里揪出那个金发男孩的数据,拎出来抖一抖,然后从太阳穴塞入他们体内的数据库中。接下来他们就顺着线索摸过去,线索蝌蚪游动得不快,但路线清晰,一路上泛着黏液状的淡蓝色,像蜗牛爬行过后留下的轨迹。两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终点,保险库里装着的小盒子就是伊利亚的数据库。有冰墙挡在他们面前,“超人”用眼睛扫描了一阵,随后给苏洛反馈了三道五个数列组成的密码,苏洛按照“超人”提示的顺序键入后,冰墙裂开一道缝,让数据蝌蚪游了进去。

然后他们拿到了那只盒子。


苏洛是在三神大道找到伊利亚的,盖比给他的操作台发了消息,让他去那里接伊利亚。

“我得去约会了。”盖比手里拎着新买的鞋子和化妆品,不跟他贴面,也不跟他客套,只留下这么一句就走了,完全是盖比的风格。

男孩站在一旁,苏洛看出他脚上的鞋子是新的,头上的帽子也是。

“很适合你。”

男孩动了动自己穿着红棕色皮鞋的脚,低声说了句“谢谢”。

“她带你去买衣服了么?”

男孩摇摇头。

“那我们现在去给你买几身新衣服。”

苏洛摘下伊利亚头上的那顶贝雷帽,男孩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他,但没有反抗。他随手从路边的小摊子上买了一顶棒球帽,戴到伊利亚头上,压低帽檐,然后领着他往最近的一个购物中心走。操作台还在分析那个数据盒子,但“超人”已经给他反馈了简报,现在苏洛的右眼有些痛,尤其是在这片霓虹灯刺激下。

伊利亚一直跟在他身后没说话,于是苏洛径直把他带到女装区,给他挑当季新品。

“喜欢格纹么?”

他漫不经心地从货架上取下一件黄色格纹的吊带裙,在伊利亚身上比划了一下,然后让店员取一件小码的过来。伊利亚乖乖拿着那件裙子进了试衣间,期间苏洛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用店员拿来的平板翻阅当季新品图片。他随手挑了几件让店员送过去,随后就打算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伊利亚从试衣间里出来,除了那件吊带,每一件衣服都很适合他。尽管苏洛看得出男孩已经开始拔高,肩膀明显宽于普通女孩,但他骨架不大,五官也精致,因此旁人只会觉得他是个高挑的少女,不会做过多联想。

他们迅速付款结账。店员把信用芯片递还给苏洛时笑着谄媚道:“您的女朋友身材真好。”

男孩急忙摆手,但苏洛懒得解释,于是干脆搂住伊利亚的肩膀回给她一个虚假的笑。“谢谢。”

他把伊利亚从购物中心带走,几乎是用塞的把他塞进自己那辆本田车里。男孩的肩膀撞到车窗上,吃痛一声,终于发出了一句抗议。

“你在干什么!”

苏洛启动本田车,不用自动驾驶,自己开车。他的一只手抓着方向盘,一只手扣动了一只打火机一样大的机器。

“别撒谎,我的枪就放在手刹下。”他知道伊利亚看见了,也看见了男孩想要挣扎,但无论男孩怎么努力扭动身体,都像是被无形的粘胶固定在了座位上。

“别费力了,我阻断了你颈部以下的神经。现在听我说话,”苏洛压低声音,让自己显得更加有威慑力,“‘编号Z36907251391,开始汇报’。”

伊利亚茫然地看着他,缓缓张开嘴巴,做出一个疑惑的表情。苏洛一时间感觉喉咙发痒,右眼也不太舒服。手刹下的枪看起来格外沉重。

“‘编号Z36907251391,开始汇报’。”

伊利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编号Z36907251391,开始汇报’!”

“这串编号是什么?”伊利亚睁大眼睛,“我不是机器人。”

本田车停在红灯前,苏洛盯着他数了五秒,终于放松下来。他再次拨动那只神经阻隔器,给伊利亚松绑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男孩质问道。

私家侦探一时间没说话,他的手指拍打着方向盘,于是男孩又问了一次,这次的声音比上次更尖锐。“告诉我!”

终于,苏洛决定开口了。

“听好,”他舔舔唇,“我们挖出你的身份了。”


评论(10)
热度(58)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