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不要夸大写作的意义了。写作这个行为本身并不能缓解任何情绪问题,不能解决你的任何烦恼和抑郁,对我来说甚至不能作为一种排解方式,只是一种单纯的表达手段而已。
写作和任何创作一样,都是一种挖掘自我内心的过程,它逼你去直面自己的深渊。因此即便写作能通过“表达”的方法让人感到舒缓,又会通过另一种方式把你的痛苦和挣扎反馈回来。你的痛苦还是在那里,它不会消解,需要你不断消化。甚至,它会让你加倍疼痛,因为内心痊愈的速度比不上你一遍遍撕开它的速度,然后你又继续一边撕扯自己一边用这种方式疗慰,周而复始周而复始。
这种不断吞吃自我的方式会赶走一部分人,但剩下那部分人走不了。对我来说、对他们来说,创作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你需要通过这种方式进行自我诠释和自我表达、你需要不停地对外界发出声音,甚至只是无谓地发出不会回响的声音也不会改变什么。这是你存在的方式——不是意义,你只是这样存在着、存在了,而且还要继续这样存在下去。








算是我想了很久的结论吧。
以前会觉得文字能给我归属感,现在也一样。只是现在我变得更复杂了,我需要表达想要表达的东西也更复杂了,想说的更多,就发现自己缺陷越多,自我撕扯就越厉害。
但总有一天会撕扯出一个像样的自己。

评论(3)
热度(18)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