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成为艾柯爷爷那样有趣的灵魂吧!

禁|止|转|载:该博客内的同人(包括站内转|载)
授|权|后|可|转|载:该博客内的资料整理

Lofter用来发表正经(?)文章
微博用来写日常(id:@吞星怪)

【美苏】进攻性信息投放记录 04

·赛博朋克AU(感觉越来越跟拉面没啥关系了……)

·越写越觉得这个故事里的美苏谈不成恋爱,根本没有谈恋爱的氛围啊,我在搞啥!

·接下来估计要难产几天_(:з」∠)_ 希望大家能来跟我说说话!


04

M. I. A.

于行动中失踪


他的记忆是全息的。从数据盒中提取出来后在赛博空间里只占据微小的空间,能被“超人”捧在手心里。

他十岁时进入了俄罗斯的跨国企业S. U. 公司,和很多来历不明的孩子一样,他们从不正当的渠道进入这个系统,作为契约杀手进行训练,两年后被投放到各个地区去,安装炸弹、投放毒药、偷窃资料……什么都做。他们像工具一样,坏了就换,雇主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死活,所谓的训练也是敷衍了事。对金融寡头而言,人口买卖易如反掌,但降低成本却必不可少。他们被破产的父母、亲戚或者“监护人”送入公司,从签订契约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死亡”,因此不会有人在意他们的去向,死亡也无人问津。公司的系统将他们的身份识别码封锁,抹去他们的姓名,新的名字由A. I. 从数据库中随机挑选,他分配到的名字是伊利亚,编号是Z36907251391。

“记忆在进入S. U. 的时候就被消除了,作为抵押物抵押在公司,将来契约结束,我们可以赎回那些记忆。”他口里吐出自己已经忘记的事,好像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但是根本没有契约结束的时候。大部分的契约杀手会死在开始任务的第一年,或者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他们总是会被杀死的,被任务目标、被意外、被疾病,或者被公司‘回收’。”

“你还记得自己的上一个任务么?”私家侦探和A. I. 漂浮在他旁边,他的只读式记忆在A. I. 的掌心循环播放。

伊利亚摇摇头,于是“超人”替他做了补充:“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失忆的。东京报道了一起车祸,死者是他的任务目标,目击者称当时车里还有另一个金色长发的女孩,但警方没有找到这个乘客的下落。几天后,他被S. U. 报告失踪。”

“我只记得自己从海里爬上来,记得妈妈还在等我。有人告诉我,你能帮我,所以我才会来新博多找你。”伊利亚说。

“是谁告诉你的?”德文尼的视线转过来盯着他。

“我不记得了。”

“你的任务目标,”“超人”的掌心出现一张陌生的面孔,“尼古拉·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曾经是俄罗斯外交官,七年前因为贪污和协助走私入狱,去年十月出狱。你对他有记忆么?”

伊利亚再次摇头。“没有。他应该不重要。资料库里有没有提到我的妈妈?”

“没有。”

A. I. 手中的图像熄灭了。它从旁边空白的空间里抓取出一串数据,轻轻一甩,那串数据就像串成项链的珍珠一样成形了。

“但是我找到了你的私人记忆。S. U. 没有将契约杀手的记忆储存在赛博空间里,而是下载到了微件中,离线存放。根据你的编号,我找到了你隶属的分公司,他们有一张清单,表明你的微件存放在筑波。”

伊利亚伸手想要,德文尼就从“超人”手中拿过那串项链投掷给他。

“卡尔正在调查这家分公司的情况。如果能拿到你的微件,就能找到你的妈妈了。”

但伊利亚只是将项链攥在手里,不说话。

“他们的防火墙不是问题,但是S. U. 已经下了回收命令,你们要小心点。”“超人”将一张白色的通知单投影在他们两人面前,伊利亚看着自己的照片在那上面闪动,捏紧了那串数据项链。私家侦探过去,让他放松。

“会把数据捏坏的。”他从伊利亚手里接过项链,将它抛回“超人”手里。


伊利亚睁着眼睛在房间里躺了一整夜,用今晚得到的数据来打磨自己生锈的记忆节点。这种感觉有些奇怪,像新瓶在适应旧酒。他无法考据这些记忆是不是自己原本就有的,如果其中一个环节出错,他就会变成另一个人、另一个身份,而现在是他在持有那份记忆,却感觉像是在拿着别人的东西。

他是谁?谁是他?

“我是伊利亚,”他在黑暗里轻声说,“伊利亚。”

然后他坐了起来,开始活动手腕、脚腕、颈椎、膝盖和双腿。他的神经反应速度经过特殊强化,四肢植入了碳素纤维人工韧带,身体还留有记忆,像警觉的鸟一样,只要听到响动就会立刻反应过来。

敲门声打断了他,私家侦探拿着他讨厌的复合维生素果汁进来,告诉他早餐时间到了。

“你不要考虑太多,”坐在他对面的私家侦探看穿了他的想法,“既然找到你的母亲是你交给我的工作,由我来处理。你好好地待在这里,这间房子的安保措施是我自己改装的,没有我允许,外面的人进不来。”

“嗯。”伊利亚含糊地回应,把面包塞到了自己嘴里。

他又在私家侦探的安全屋待了一晚,早上,他听到德文尼出门的声音,随后起床,穿上了袜子。他决定带上德文尼给他买的那顶棒球帽,又选了方便行动的短裤,外套还是那件旧皮革。

剪刀是他在浴室里找到的,他对着镜子将头发一刀剪平,然后剪得更短,直到变成小男孩的样子。戴上棒球帽后,他看起来完全变了样。他套上盖比买给他的红色皮靴,踩过那些落到地上的金发,走了出去。

门关着,伊利亚走过去刚拧开第一把锁,“超人”的脸就凭空出现了。

“请不要出门,”A. I. 启动了程序,将门再次锁上,“外面很危险。”

“不,我一定要出去。”

“我们已经在制定计划了,请不要着急。”

伊利亚没有理会它,想要再次将锁打开,但这次锁一动不动——A. I. 将它们锁死了。

“让开。”他试图命令A. I.,但A. I. 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于是伊利亚退后一步,叹了一口气。

他以右脚为轴心,使劲扭转身体,用左脚踹开了门。锁被力量扭曲,变成废物,“超人”的全息投影闪动一阵,只有短短的两秒时间,男孩已经冲了出去。


评论 ( 8 )
热度 ( 40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