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进攻性信息投放记录 05

·赛博朋克AU

·达成成就:更新√

·未达成成就:苏洛的武器出场×


05

Bulling Through

强行突破


伊利亚在位于筑波的S.U. 公司外守了三天三夜,靠喝合成营养液果腹。写字楼整夜都亮着灯,即使员工全部离开也有守卫把守,他没办法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盯梢,因此必须离开时就支起微缩摄像头。他的微件保存在地下室,需要用密码打开,但他雇佣的牛仔还没有拿到密码。

傍晚,下班了,S.U. 的雇员从写字楼中鱼贯而出,每个人都像是另一个人的克隆体:黑西装、黑手袋、黑头发。红绿灯亮起时,这些“克隆体”分成不同的水流流向不同的方向,又在天桥、地下通道、停车场汇聚。

伊利亚吸瘪了手里的合成营养液,随手将袋子扔到旁边的地板上。营养液太难喝了,他甚至开始想念德文尼家的复合维生素果汁。他现在开始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从私家侦探那里逃出来了。直觉让他畏惧那个人,畏惧留下更多的把柄。当然,他付了钱,可以把这些工作都留给德文尼和他的A.I.,但他已经暴露了太多事情。没有记忆时他一无所知自然无所畏惧,但在拿回一部分记忆后,他再次变回了那个雇佣杀手,将独立工作奉为保命教条:合作伙伴可以靠收买、欺骗和威逼利诱取得,他们是可更换的资源,但搭档是另一个“你”,而这是决不允许的。

想起这些事他心烦意乱,他一脚把营养液的袋子踢远了,继续盯梢对面的写字楼。第一批下班的员工已经离开,街上的人流稍减。清洁工从后门走出来,将最后一袋垃圾扔进后街的垃圾回收站里,再过十分钟,清洁工也要下班了,他起身,趁这个时候到周围巡逻,摸清这栋写字楼和它周边的布局。

午夜,他返回藏身之处时,牛仔捎来了消息:密码到手了。


清洁工的制服不难到手,他掐准时间,抢在清洁工换班的时候出门。清洁工打开门时,他小步跑过街口,压低帽檐不让自己的脸被任何人看到;门缓缓阖上,他抢先一步握住门、拉开、侧身钻入;在工作间里随手推走一台抛光机,走过大堂,警卫只注意着门外而对他熟视无睹,于是他先在大堂巡逻了一圈,确认安全出口的位置后走入了电梯间。这时,大堂突然响起了警报,原本松懈的警卫突然抓着对讲机向四周散开,伊利亚赶紧按开停靠在一楼的电梯,把抛光机和自己一起塞了进去,摁压关门键——

一只戴着战术手套的手突然扒开了即将阖上的门,外力一旦介入,电梯门就迅速反应向两边退去。警卫。

“快出来!”

警卫粗鲁地朝他喊道,在他身后,大堂里已经开始有人群往外奔跑,伊利亚辨认出那声音是火警。

“快出来!”警卫又喊了一次,伸手就要把他拽出门,但伊利亚捏住他的手腕,让警卫的表情渐渐扭曲。

“你……你……”他艰难喘气,无望地抓住伊利亚的手试图挣扎。

他动过手术,双臂力量相当于一台3吨的小型起重器,就在刚刚,这个可怜人的手腕估计已经碎了。

“抱歉……”伊利亚嘟囔一声,提起拳头打晕那个警卫,把他扔出了电梯。所幸火警没有干扰电梯,伊利亚摁停电梯,将按钮面板拖出,输入了从牛仔那里拿到的密码。

他雇佣的牛仔只查出了通往地下室需要的电梯密码,而地下室的防盗门需要双重激活码,牛仔无计可施,因此让他随机应变,伊利亚原本的打算是利用地下室的守卫。

电梯平稳下降,停在了地下三层。门打开,一个脖子被划开的警卫倒在门外,已经断气了,从颈部蔓延开一滩鲜红血渍。伊利亚从外套下拿出匕首,跨过断气的警卫,一步一步靠近地下室入口。一路上,他看见了手臂和躯干分离的警卫在血泊里挣扎,肚子上有一个血窟窿的尸体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还有面朝下倒在地上、刀剑从后脑传出的安保人员……

一个警卫爬向他,两条腿在地板上带出两道血痕。他试图向伊利亚求救,但一开口,喉咙上的伤口就咕噜噜往外冒血泡。伊利亚看不下去,拧断了那个人的脖子。

他一路走到地下室入口,没有人阻挡他,能够阻挡他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而地下室的门敞开着。他走进去,灯管因为电压不足一闪一闪,但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在走廊里大开杀戒的人——德文尼。

私家侦探正站在陈列架前找着什么,看到他一点也不惊讶,只抬了抬眉毛。伊利亚注意到他藏在暗处的右手动了一下,一声细微的铆键咬合声后,他将什么东西收回了自己的袖口。

“哦,我还以为你会晚一点到。”

“你……”伊利亚看着他,艰难地吞咽了一下,“那些都是你做的?”

“嗯。我劝过他们,他们没听。”男人拿起一只半个巴掌大的碳黑盒子,向伊利亚摇了摇,“这是我的额外报酬。”然后他拉开另一只口袋的拉链,将什么东西向伊利亚丢来。

“这是你的微件。”

那个东西落在伊利亚手里,一只装戒指的纸盒,里面躺着一枚细小的蓝色微件,装在被密封的塑料袋里,上面贴着一张编号“Z36907251391”的标记,紧跟着的是一串说明和警告标语。

“在这里验货,然后我们离开这里。大堂很快就会一团乱了。”德文尼这么命令道。

“火警也是你做的手脚?”

“当然了。我让卡尔黑了一家无人机,往大楼的通风口扔了个炸弹。没造成多大的爆炸,但是消防队很快就会来了。”

伊利亚赶紧拿起那只微件,插入了自己耳后的接口,三重数据一齐向他袭来,在他眼前组成一排数字:Z36907251391。然后他看见了自己的母亲。

绿裙子的金发女郎,在摇篮边唱着摇篮曲。他的手朝她伸出,被她握住,她笑了,然后握着那只红通通的小手搓揉起来。

“困了么,宝宝?”她问。

她的笑纹开始在伊利亚眼前晃动——

摇篮和母亲的光影在他眼前坍塌——

数据猛然收缩、退出——

他拔出微件,花了三秒重新找回自己的重心。瞳孔聚焦,看见了私家侦探的脸:黑发,左眼是蓝色的,右眼是绿色。

“你还好么?”他空出一只手扶住伊利亚,“你看起来快晕过去 了。”

“我很好。”他推开德文尼想要往外走,但是德文尼抓住他的手臂搀扶住他,将他往外面带。

“跟我走。”

他们进入电梯,德文尼让他靠墙站稳,然后指挥电梯回到了一楼。大堂里到处是混乱,肮脏的地板上满是脚印、污水、被踩掉的鞋子。人群在这里打滑、跌倒,然后被另一群人踩踏而过;警卫和警察手忙脚乱、大呼小叫;消防员一个劲想要往里冲,但他们携带的泡沫喷射器让他们体积庞大而笨重,在人群中像碍事的石头一样被撞来撞去……德文尼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在哭声、尖叫和吼声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他们融入人群,消失了。


评论(9)
热度(41)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