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污师学徒。

微博:@吞星怪

【同人文】请勿转载;【资料】【随笔】【整理合集】请注明出处后转载

【美苏】软腹

送给 @琰 姑娘画的小刺猬太!可!爱!辣!

Illya是一只小刺猬

突然发现正好是哼哼的生日诶,就当做生贺吧



软腹


“嘿,Illya?”
一只手指伸进来,示好地靠近。小刺猬蜷缩在窝里,埋在一团棉花下。它丝毫不肯理会那只指头,任由它尴尬地戳在半空,不知所措、进退两难。它生气了,非常,因此竭尽全力把自己缩在一身刺下,完全遮住柔软的肚皮,阻止任何人的靠近。
Napoleon Solo苦恼地缩回手指,挠挠头,看着自己的小刺猬在突如其来的脾气指使下怒气冲冲地全身戒备。刚刚他们还和和睦睦地待在一起,Illya——他的刺猬——难得地把自己的小肚皮露出来,并愿意躺在他手心接受他的按摩。那是Illya表示友好的方式,因为肚皮是刺猬最柔软的地方,也是它们唯一的弱点。这些不足巴掌大的小东西看起来能被一脚踩死,但却有一身坚不可摧的硬刺,当它们决定把整个世界都排除在外时,身上的刺能保护它们安然度过难关,于是当Illya露出长着肉粉色绒毛的肚子时,它无疑是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了Solo,这对Illya来说是完全的信任,而Solo曾一度认为这只能是痴心妄想。
Solo饲养这只叫做Illya的非洲迷你刺猬已经两年了。他是在家门前的草坪上捡到他的,一开始还以为是邻居家孩子的宠物,结果左右问了一遭得到的却都是否认的回答,Solo不是同心情泛滥的老好人,却也不忍心放任一只小动物在自家门前忍饥挨饿。他知道刺猬控制体温的能力很差,如果不能保持温暖很容易被冻死,而纽约秋天的晚上气温吓人,他只好把它捡回了家。
一开始Illya非常抵触自己,陌生的环境让它竖起全身的警惕,躲在角落里不肯出来,如果Solo伸手过去,还会咬伤他的手。都说刺猬性格温和安静,Illya却似乎是个异类,它敏感易怒,像老鼠夹一样难以接近,连喂食时Solo都只能把食物放在一米外,让它自己慢慢靠近。这样的僵局持续了两个月,Illya才渐渐接受了他。偶尔,它会在白天爬出窝来,迈着小小的腿巡视Solo的房子,像只傲慢的雄狮在标记领地。但Illya热衷冒险的那段时间,却是Solo最辛苦的一段时间。每次回到家,Solo总要翻箱倒柜寻找他的小刺猬,免得它在哪里睡着了饿肚子。Illya总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抱枕底下、茶杯里头、马桶后面、盆栽土里……直到现在,Solo都会在往沙发上坐下前察看他的刺猬是不是藏在哪里,以免给他们俩都带来惨痛的回忆。好在经过那段时候后,Illya便失去了不走寻常路的兴趣,它给自己找了一个除了窝之外的休息地——Solo的沙发。
Illya喜欢那个沙发,放在窗边,却不会受到西晒,只有暖暖的晨光能照到那里,带来敲到好处的温度。它怕冷,也怕热,因此对温度格外挑剔,沙发的位置刚刚好,适合吃完午饭后来一个舒舒服服的小睡。Solo发现它的这个习惯后,便给它买了一只巨大的抱枕,毛绒绒的、软绵绵的,躺下去时能深陷在棉花里,带来适当的黑暗,这让它感觉安全又舒适,加上这个抱枕连颜色都是它喜欢的草绿色,诱人得不可思议,于是看到它的第一天,Illya就开心地爬上去睡了一觉。梦里,它躺在鸢尾花丛中,有风,有阳光,有树荫,一切都刚刚好,醒来后,为了表示感谢,它决定向那个人类露出自己的肚皮。那是它最重要的地方,那个人类最好认真对待,否则让它失望了,它会用尖牙给他教训!幸运的是,Solo通过了测试,他有一双巧手,能让Illya心甘情愿地完全摊开在他的掌心,舒服得四肢大张。通过这个考验后,Illya时不时会愿意躺在他手里让他挠挠自己脆弱的肚皮,大部分时候,它会放肆地张开嘴打哈欠,露出自己粉红色的小舌头,但是这次,Illya生气了,非常生气,而Solo完全摸不着头脑。
就在刚刚,Illya爬上他的手掌,朝他露出自己的肚子,示意他替自己挠痒痒。这渐渐变成了他们之间的心照不宣,只要Illya爬上他的手臂,Solo便摊开手掌让它躺上去,翻出肚皮。这次Solo一如既往地小心翼翼地伺候它,让它完全放松在自己怀里,四肢张开、双眼微闭,但是突然,Illya从他的掌心里弹了起来,开始“唧唧”大叫。
“怎么了?”
Solo紧张地翻看他的小刺猬,以为自己不小心弄疼了它,但Illya却迅速从滚下他的手掌,爬到自己的大靠垫上。它不许他靠近,甚至竖起刺来。这样剑拔弩张的场面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已经十分少见,Illya渐渐放松戒心,很少再全副武装,它的刺在Solo手下变的柔软,摸起来像茂盛的草坪。Solo用手指顺着它脑袋上的绒毛往后移动,它的刺便像摩西分开海洋一样层层伏下,慢慢的,它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像猫一样。
但Illya现在在朝他尖叫,它步步退后,滚下沙发跑回了自己阴暗的窝里。Solo几次试图抓住它,都被它躲开,竖起的刺还让Solo留下了几个难忘的伤口,Solo没办法了,只好试试看面包虫——Illya最喜欢的食物。
“Illya?”他柔声叫着小刺猬的名字,把面包虫拎到它的头上,“你看,你最喜欢的面包虫。”
小刺猬挪动了一下,但身子还是埋在棉花里不肯出来。
“Illya,你不想吃么?Illya?”Solo把面包虫洒在它身边,忍着痛戳了戳它坚硬的刺,“Illya,我错啦,原谅我好么?”
Illya不动,但传出细细的叫声,Solo便待在原地不动,静静等待着,终于,小刺猬抬起一点身体,叼住一条面包虫把它咬进了嘴里。它呼噜噜地挨个吃掉落在它身边的虫子,又在棉花里埋下身子,Solo只好又故技重施,用面包虫讨好他的小刺猬。他的刺猬接受了进贡,却一边吃,一边抽动鼻子,黑溜溜的眼睛里带着委屈,好像无理取闹的不是它,而是Solo。
难道是自己真的不小心弄疼了它?Solo仔细回忆起自己的动作,却没发现什么端倪,他只好把这当做Illya的又一次奇怪的爆发。
那天,Illya到底还是在面包虫的收买下原谅了Solo。发泄过脾气后,它全身疲惫,最后趴在Solo的手掌里沉沉睡去,梦里还在不甘心地抽动鼻翼,好像在责怪Solo的粗心大意。Solo把它的大靠枕带到自己枕边,让它跟自己睡在一起,免得它醒来再次生气。
第二天一早,Solo在睡梦中昏昏沉沉醒来,摸到了一只手。
如果是他从宴会回来的夜晚,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问题是,他昨天并没有参加什么宴会,更没有带姑娘回来,睡在他床上的只有——
“Illya?!”
“嗯……”
这个声音让Solo瞬间清醒过来。他猛地起身,看见一个男孩正睡在他身边,长手长脚的霸占了大半张被子。他看起来才十五六岁,五官的线条都是柔软的,鼻尖像剥去外皮、露出嫩白的小巧菱角,而那头稻金色的头发则和让他想起他的小刺猬。
“Illya?”
Solo试探地问,而男孩发出一声闷哼后把脑袋埋进手臂里:“好亮……”
Solo这才想起刺猬怕光。他急忙把窗帘拉上,然后再次小心翼翼地靠近男孩:“Illya?”
“好吵……”男孩翻了个身,把自己半个身子都挪到岌岌可危的床边,随着拖到地上的被子的拉扯,他跌下床,发出“砰”的一声。
“唔!”
这下他清醒了,而Solo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挠着乱蓬蓬的金发,瞪大双眼四处张望。
“人类!”他指着Solo,突然低头看到随着自己一起滑到地上的大抱枕,又像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一样见到什么就说什么:“抱枕!”
“你好啊,Illya,能跟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么?”
Solo觉得太阳穴在抽搐,如果他闭上眼,是不是会从天而降一把巨大的锤子砸晕他,告诉他这只是一个荒唐的梦?
Illya支吾起来,他和Solo一样惊讶,但又似乎对这样的突发事件早有意料,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苦思冥想好一阵,终于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我本来就是这样的!”
“不好意思,你能重复一遍么?”
“我本来就可以变成人类的,”Illya的表情理直气壮,甚至带着些责怪的意味,“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你是一个妖精?调换儿?彼得·潘?”
Solo更加头疼了,他揉着自己的鼻根,试图给眼前这不合常理的诡异事件找一个合理的解释,但男孩却他一字一句地说:“我就是一只刺猬。不是什么彼得·潘,更不是妖精。”他盘腿坐在地上,抱起双臂,“我就是Illya。”
Solo投降认输,他没法从男孩嘴里再撬出些什么了,只好放弃。尽管他的刺猬突然变成了一个男孩,但到底还是他的刺猬,大体上,没有太大改变。Illya还是保持着刺猬的习惯,一觉睡到大中午才起来觅食。食物包括五分熟的牛肉、燕麦、水果、面包虫,人类的食物里他格外喜欢冰淇淋,总是吃得手脚冰凉也不知道停下,这让Solo常常嘀咕他明明怕冷,还总是不知道好好保温。偶尔Illya也会变回刺猬的样子让Solo替他挠挠肚皮,尽管经过上次的事件后Solo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但Illya似乎并不在意,摊开在他手上的模样一如既往,但这反倒让Solo更加耿耿于怀,终于有一次,他趁Illya挠过肚皮正精神放松时,试探着问了一句:“你上次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呢,Illya?”
“你在说什么……”男孩半睁着眼趴在他那个绿色的大靠枕上,似乎完全没听进他的话。每次挠过肚皮后他就像醉酒的人类一样全身酥软、大脑混沌,只想倒头就睡。
“上次,我替你挠肚皮的时候你生气了,还用刺扎我。”
“哦……”他翻了个身,大着舌头说,“都怪你挠得太舒服了……”
什么?
Solo没反应过来。
他的小刺猬说,他生气的原因,是因为太舒服了?
Solo愣了几秒,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他俯下身,确认Illya已经睡着后将手轻轻贴上他的下身——
男孩双腿间的器官只楞着,羞怯地半抬起头,正渗出稀薄的液体。
Solo弹起来,彻底愣在了原地。Illya熟睡着,双颊的颜色像正在成熟的果实,嫩白底下翻出浅薄的粉,剔透像花瓣色彩,又像奶中混入红茶。他正在梦里呢喃着什么,Solo已经完全听不清了,他只知道,Illya生气的确是有原因的,而那个原因,却连Illya本人也说不清。


评论 ( 18 )
热度 ( 127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