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污师学徒,
无证驾驶的司机,
中二病的践行者,
刑侦剧、怪力乱神、历史故事的狂热传教者。

【美苏】三件礼物

·本来想今天更新骨科,但是突然好想看小朋友美苏,于是写了这个小短打,只好周三再更骨科了

·召唤喜欢小朋友的 @○ddd冬眠中 


三件礼物


Napoleon捧着一只蛐蛐去找Illya。

秋天刚刚降临,他的小皮鞋在落叶上踩出脆响,没有被棉袜包裹住的大腿感到阵阵凉意,但天气晴朗、天高云淡,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他捧着那只蛐蛐跑过小巷,到达Illya的家门口时他看见俄国小男孩正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身上裹着一件有些旧的棕色外套。

“太慢了!”男孩呵斥道。

“我给你带了个礼物,”Napoleon摊开半个手掌,向他的小伙伴展示那只鸣叫的小虫。他在家里的草丛找到的,夏天过去后这些小虫便渐渐消失无踪,他找了几天才终于捉到一只,“你看,很漂亮吧?”

Illya抽了一口气,伸手把蛐蛐接过来。“好大一只。”他用白皙的食指轻轻触碰小虫的棕黑色身躯,又把手掌举到耳边听它发出的声音。“叫声也很响亮。”

“对啊,我找了好几天呢。”Napoleon骄傲地挺起胸膛。

他是在去年夏天知道Illya喜欢蛐蛐的。那时男孩刚从俄罗斯移民过来,带着一口古怪的口音,加上比同龄的孩子都高出半个头,没有人愿意接近他。Napoleon对于这个陌生的孩子很感兴趣,却找不到理由接近他,直到他所在的唱诗班排练时,他发现Illya出现在新加入的孩子里,于是他牢牢地抓住了这个机会。

他和Illya发展出一段奇怪又牢不可破的友谊。他们是最常吵架的朋友,几乎对每一件事都有不同的观点,有时候甚至会互相作对,但一旦有人试图挑拨他们,他们马上会反应过来一致对外。就像Napoleon说的那样:“只有我能欺负Illya!”

——当然,事后他们因为这句话打了一架就是题外话了。

去年夏天时,Napoleon在学校里抓到一只蛐蛐,抱着几分恶作剧的心理,他把这只小虫子塞进了Illya的置物柜里,并用蜡笔在柜门上留下一句话:“Napoleon到此一游。”他一心想要看到俄国男孩惊恐的表情,结果放学时他却看见Illya站在柜子前,捧着那只蛐蛐满脸欢喜。

“Napoleon,是你送给我的?”俄国男孩一边抚摸着那只棕黑色的虫子一边说。

“对啊。”Napoleon摸不着头脑。

“谢谢你,”男孩微微一笑,“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蛐蛐?”

“呃……我猜的!”Napoleon一阵失望,但看到Illya的笑脸时又觉得格外满足。他立刻把恶作剧失败的沮丧抛到脑后,转而去拉朋友的袖子:“等下去我家玩吧,我家院子里有很多蛐蛐!”

“好啊。”

那个夏天,他们花了大把的时间在小镇的大小公园里,他们一起抓了数不清的蛐蛐,但Napoleon还是没能知道为什么他的朋友这么喜欢蛐蛐。暑假时,他们在Napoleon家的后院里搭了一个树屋,Napoleon把自己珍藏的漫画书都搬到里面,Illya则带来一箱零食,到太阳最猛烈的时候,他们便躲到树屋里一边看漫画一边闲聊。当他们一起翻看一本《蜘蛛侠》时,Illya突然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蛐蛐么?”

这个问题让Napoleon猝不及防。他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却总是忘记问出口。“为什么?”

“因为他们会唱歌,我也会。”

“就因为这个?”Napoleon用肩膀撞了他一下,“明明我也会唱歌,而且我唱得比你更好。”

Illya用肩膀还击。“我唱得更好。”

他不甘心地撞回去。“要不要试试看?”

Illya给他又一记撞击。“试试看什么?”

他也毫不客气地回礼。“试试看今年谁能在平安夜当上领唱?”

“好啊,”金发男孩伸出拳头,“就这么定了?”

Napoleon也伸出拳头和他轻碰。“就这么定了。”

他们趴回漫画书前,翻过两页后,Illya突然问:“我还能来你家抓蛐蛐吧?”

他的朋友用肩膀撞了他一下作为回应。“当然了。”


平安夜很快到来,Illya成为了领唱。当晚,唱诗班的男孩都穿上白袍、手持蜡烛、整整齐齐地站在一起,而Illya站在最前面,带领着男孩们唱起《奇异恩典》,在温暖的烛光下,他看起来就像个降临人间的小天使。而Napoleon坐在下面的人群里,悄悄用纸巾揩去自己的鼻涕,尽力让自己的喷嚏声不会干扰到Illya的歌声。他在音乐会的前一个月患上了重感冒,不仅失去竞争领唱的机会,还一连几天只能躺在床上休息。在他昏昏沉沉的那几天Illya来探望过他,给他带来一盒糖果,可惜那时他因为药效昏睡不醒,只能听妈妈转告Illya的话:“希望你快点好起来,下个月就是音乐会了。”

平安夜,Napoleon裹上厚厚的围巾,被父母领着去教堂做礼拜。以往的这个时候,他会是那群唱诗班男孩中的一个,现在却只能坐在下面,看着伙伴们高唱《奇异恩典》。Illya的金发在灯光下泛着光芒,因为紧张脸颊上带着酡红,随着他开始唱歌,整个教堂都安静下来,他的声音高亮、中气十足,仿佛在黑暗的殿堂里划亮火柴、点亮烛光,让漆黑一团的房间焕然一新、熠熠生辉。他注意到了坐在下面的Napoleon,于是用蓝眼睛直盯着他,就好像在为他一个人歌唱一样。被注视着的Napoleon感觉自己脸颊发烫,原本还嫌不够厚的围巾现在是一个束缚,正在把他一点点闷死。

礼拜结束后,Illya在教堂后面追上了他,递给他一个盒子。“你的礼物。”

“我……我要送你的礼物忘在家里了……”

Illya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快拆开看看。”

里面装着一条红围巾,织法拙劣、针脚不齐,但边角绣着的牛仔帽却精致可爱,正好Napoleon最喜欢的东西。他迫不及待地摘下妈妈给他围上的大围巾套上这条。“太酷了!”

“你喜欢?”Illya拎着Napoleon拆下的纸盒,手指正捏在盒子边缘。

“我超——喜欢!”

“那就好。”现在他的手指不自觉地开始扣弄盒子上的包装纸。

“这是你自己织的?”Napoleon把围巾贴近自己的脸在上面磨蹭。

Illya跺着脚下的雪。“嗯……嗯……对啊……但是牛仔帽是妈妈帮我绣上去的……”

“酷毙了!”

“这是为了谢谢你夏天的时候送我蛐蛐,”他把纸盒塞到Napoleon怀里,“我要回去了……”

“好啊……对了,圣诞节快乐!”

已经转身跑开几步的Illya听到这句话后转身朝他挥挥手,喊道:“你也是,圣诞快乐。”

“Illya——圣诞快乐——”Napoleon在他身后蹦跶起来,奋力朝已经跑远的伙伴挥动手臂,不管他能不能看到自己。


他戴着那条红围巾坐上回家的车、坐上开学的校车、坐上升学考试的考场、坐上最后一次参加儿童唱诗班排练的座椅,直到这条围巾被修补过数十次、终于寿终正寝之后,他才终于找到勇气告诉Illya关于那个恶作剧的真相。

他的俄国男孩表情很精彩。“那……那不是个礼物?”

“不是。”

“是个恶作剧?”

“是。”

Illya深呼吸几次,终于没有举起拳头。“……我愿意接受你的道歉,你现在最好快点抓住机会。”

“好啊,”Napoleon拉着他的手臂将他引到自己身边,随后将手掌贴上他的后脑勺,“为表歉意,请接受我的吻作为礼物吧。”


评论 ( 11 )
热度 ( 100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