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污师学徒,
无证驾驶的司机,
中二病的践行者,
刑侦剧、怪力乱神、历史故事的狂热传教者。

【美苏】猫之二重唱

·《三件礼物》番外,继续小朋友美苏

·《猫之二重唱》是一首非常经典的儿童合唱曲目,虽然十分魔性,但真的是正儿八经的经典曲目^^

·推荐看这两个视频→猫之二重唱-现场版猫之二重唱-纪录片版,由巴黎木十字儿童合唱团的Hyacinthe de Moulins和Régis Mengus演唱,这个番外的脑洞就是来自这里。两个小男孩正好一个金发一个黑发,一个正经一个调皮,非常适合脑补美苏

·感谢微博上的妹子给我看的视频,我现在沉迷小朋友无法自拔


猫之二重唱


“喵喵喵。”

“喵?”

“喵喵!”

“喵?”

“喵——”

“Napoleon,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说,帮我把那本《X战警》递过来。”

“我怎么可能听懂?”

Napoleon耸耸肩,“是你同意用猫语说话的。喵喵喵——你要认输?”

“才不要。喵喵。”

自从上周在镇上的音乐会演唱过那首《猫之二重唱》之后,他们就开始用猫叫对话了。这首由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创作的曲子虽然没有一句歌词,但要在把握音调的同时把猫叫融入里面并不轻松,更别提在那么多人面前演唱忍住笑意了,因此音乐会前,Illya紧张得双手颤抖,站在他身旁的Napoleon握住他的手希望能帮他放松下来,碰到他的一瞬间却被他冰冷的手吓了一跳。他抬头看看天上灿烂的阳光,再看看Illya苍白的手,忍不住皱起眉来。

“你的手好冰。”

“嗯……”Illya捏紧Napoleon的手,抿住双唇。

“别紧张,你唱得超好的!”黑发的小男孩用温热的手搓着他的手指,往他的手心哈气,“如果你唱不好,别人肯定也唱不好。”

“嗯……”Illya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子,似乎完全听不进别人的话。

Napoleon沉默下来。他咬着唇,看着朋友的脸正在一点点失去血色。“Illya?”

“嗯?”

“喵喵喵?”

“你在说什么?”

“喵?”黑发男孩歪歪头,朝他眨眼:你听不懂么?

“听不懂。”Illya摇摇头。

“喵。”男孩把他的手翻过来,用手指在他掌心写道:我突然好想吃起司汉堡。然后他拍拍自己的肚皮,示意自己饿了,Illya笑了笑,说:“馋猫Solo。”

“喵。”男孩继续写道:你不想吃么?

Illya转转眼珠子,感觉自己的胃袋正在一点点变空。“想。”

“喵喵喵!”“那我们待会一起去吃吧”他写道。

“好啊,我还要喝奶昔。”

“喵!”Napoleon高举双手欢呼起来。


演出顺利结束后,他们的父母带着他们去附近的汉堡屋给他们一人点了一个起司汉堡,Illya正嚼着菜叶,Napoleon突然推推他,说:“从现在开始,我们用喵喵喵对话吧。”

“为什么?”金发男孩嘴里含着青菜,含糊不清地问。

“因为很好玩啊。”

“不好玩。”

“试试看?喵喵喵?”Napoleon用肩膀撞撞他,指着他的奶昔说:“喵?”

“你想喝?”他把奶昔推过去。

“喵!”Napoleon竖起大拇指,拿起他的奶昔咬住吸管。

“好像挺有趣的。”

“对吧?”黑发男孩又撞他一下,“现在开始,我们要用喵喵喵说话了!”

“好吧。喵喵喵?”Illya指着他的苹果汁,又指指自己,“喵?”

“喵。”他把苹果汁推过去,看着Illya喝过之后露出一个微笑:“喵。”

——他在说:很好喝。

“喵喵。”这是Napoleon的回应:我也这么觉得。


这年的万圣节,他们约定在学校的门口碰面后再沿路讨要糖果,但是因为听不懂彼此的猫语,他们指手画脚好一阵也没能猜出对方要扮成什么。等到夜幕降临,他们在学校相遇了,看清对方扮相的下一秒他们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他们是两只穿着西装的猫,一只黑一只白,就连领结也是同一个款式。

“你怎么跟我穿的一样啊!”话音刚落Napoleon就意识到自己说了“喵”之外的话,于是急忙捂住嘴。

Illya笑得直不起腰,等他直起身,就不停戳着Napoleon头上的猫耳取笑他:“喵哈哈!喵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也不是猫语,我听到了。”Napoleon想叉起腰,但手上的猫爪手套让他的手不断从腰上滑下去。Illya终于止住笑声,他整整自己的领结、清清嗓子,做了一个“走么”的手势:“喵?”

“喵!”Napoleon低吼一声:走就走。

他们拎着父母交给他们的布袋一路走走跑跑到了市中心,街上游荡着各种“万圣节亡灵”,他们路过一个楚巴卡和两个黑武士,又迎面撞上一个正义领主和一个命运博士。广场上,扮成女巫的歌手唱着《This Is Halloween》,他们打赌猜女歌手的眼睛是蓝色还是灰绿,想要挤进围观的人群里面却失败了,于是这个赌不了了之。在等Illya去买万圣节限量甜筒的时候,Napoleon摘下猫脸面具休息,一个蝙蝠女孩路过往他手里塞了几块糖:“我喜欢你的面具。”等Illya回来,他攥着那几块糖朝金发男孩欢呼:“你看!一个女孩给我的!”他的朋友撇撇嘴,把手里的另一个甜筒往身后藏去:“那你就别吃这个了。”

他们终于吃完甜筒,肯走向大街小巷加入“不给糖就捣蛋”的行列,但总是中途被屋主摆在屋前又丑又滑稽的南瓜灯吸引。Illya带来一台小相机,正好用来拍下所有引他们发笑的丑南瓜和丑雕塑。一个歪鼻子咧嘴的小矮人是他们的最爱,他们在那座花园雕塑前笑得太久,以至于终于停下时完全忘了还有讨要糖果这件事。最终他们带着半空的布袋回家,分别前还不忘用猫叫嘲笑对方的糖果数量。

这个猫语游戏一直到这年的十二月才逐渐结束。临近圣诞节,他们开始排练要在平安夜礼拜上唱的歌。让他们松一口气又一阵可惜的是,这一年唱诗班决定才用双领唱,于是作为唱诗班里最出色的两个男孩,Napoleon和Illya一起站在前面带领后面的孩子唱起这一年的《奇异恩典》。唱歌让他们逐渐忘记要用猫语说话,Napoleon尤其投入,去年他因为重感冒与领唱位置失之交臂,因此这一年一入冬就急急忙忙套上厚毛衣和手套保暖,当然,他也没忘记围上Illya送他的红围巾。这条围巾现在是他的最爱,在妈妈的强烈抗议下,他才会偶尔摘下它来戴上外祖母给他织的围巾。有时候Illya会劝他换别的围巾来戴,但一旦金发男孩这么说,他就会护住自己脖子上的红围巾喊道:“你已经把它送给我了,那我想什么时候的戴都可以!”

平安夜当晚,Napoleon站在Illya旁边,看着他被烛光熏得通红的脸,笑得几乎要飘起来。“我也是领唱了,Illya。”

他的朋友瞟他一眼。“哦。”

“是不是感到很荣幸?”

“是啊,”男孩随口答道,小心翼翼地护住自己手上的烛火,不让靠过来的Napoleon碰到,“超级荣幸。”

Napoleon撅嘴抱怨朋友的敷衍,但看到他护住烛火的动作后还是笑着接受了这个答案。

“Illya。”

“嗯?”被叫到的男孩转过头去看他的同伴。

“喵喵喵,”Napoleon歪嘴笑起来,“你猜我在说什么?”

金发男孩皱着眉、瞪着他、绞尽脑汁,最终放弃地扭回头。“我怎么会知道。”

“那你就慢慢猜好了。”

Napoleon也扭回头,他知道Illya瞪了他一眼,但他已经决定不去掩饰嘴角的笑了。


评论 ( 19 )
热度 ( 68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