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苏】以牙还牙的办法

继续小朋友美苏

 @○ddd冬眠中 迫害喜欢小朋友的圈圈抬抬^^


以牙还牙的办法


一只手抓住了他,冰冰凉凉的,Napoleon差点大叫起来。

“Illya!你在干什么?”男孩正借着戴在额上的旷工灯看一本恐怖小说,睡在他隔壁的男孩用手拉住他,扁着嘴,欲言又止。睡袋里一片黑暗,但白炽灯把他面前的书页照成白大褂的颜色,在夜里格外刺眼。

“怎么了?”Napoleon把矿工灯调暗,让灯光不会刺痛同伴的眼。

“我想出去上厕所。”

“去吧,我在帐篷里守着。”

金发的男孩摇摇头,牙齿咬住下唇。“你跟我一起去。”顿了顿,他又说:“我没有灯。”

“那我把灯借你?”Napoleon取下头上的灯递给他,但Illya的手把他抓得更紧了。

“不行,你要跟我一起去。”

Napoleon的眼珠转了一圈。“怎么,你怕黑?”

“我不怕。”

“那你自己去吧。”

“不行,”Illya拉着Napoleon,“你跟我一起去。”

他把Napoleon拽到帐篷外面才松手,男孩只好穿上外套、拎着矿工灯陪他一起去五十米外的公共厕所。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其他来露营的孩子多半已经进入梦乡,只有他们踩过草地的沙沙声打断四处的蛙鸣。黑发的男孩提着灯走在前面,Illya拉着他的手跟着,时不时拽住他让他慢一点。

“没想到你也会怕黑。”Napoleon轻声笑着把矿工灯戴回头上,回过身倒退着走。

“我不怕黑……唔!”Illya突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趴在了地上。发现他摔倒的Napoleon赶紧跑过来蹲在他身边。

“你没事吧?”

金发男孩眨眨眼,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听到同伴的声音才缓缓摇摇头站起来。“我没事……”

“怎么回事?”Napoleon在Illya摔倒的地方四处踩了踩,“是什么东西绊到了你么?这里没有石头啊……”

“没有……我没有绊到……”Illya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却发现米色的睡衣已经沾上一小块泥渍,男孩用手指拼命搓着那个棕色斑点,却发现只是让污斑越扩越大。他耷下肩叹气道:“我们走吧。”

“不行,”Napoleon抱起双臂,学着他爸爸生气时的动作,“在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之前我们要待在这里。”

听到这句话的Illya板起了脸。他也想抱起双臂,但当他发现Napoleon也是同样的动作时,他马上放下手臂把它们背到身后。“Napoleon Solo,我们走。”

“不行,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Napoleon摘下额上的矿工灯递给他的同伴,“或者你自己走。”

他们僵持起来。Illya不耐烦地捏着自己的手指,思考如果在这里和Napoleon打一架会不会把睡衣弄得更脏,而站在他对面的黑发男孩满不在乎,脸上甚至带着一丝笑意。坏种,Illya咬住下唇,这家伙就是个坏种。他鼻子出气、嘴巴抿起。“Napoleon?”他最后一次发问。

黑发男孩摇摇自己的手指。“不。”

Illya夺过他手里的矿工灯往前走去,但只听见“啊”的一声,他再次摔倒在地。

“到底怎么回事,Illya?”Napoleon把他拉起来,替他拍干净膝盖上的灰尘,“你就像晚上的麻雀一样……”看到朋友咬着下唇,Napoleon恍然大悟,“你有夜盲症么,Illya?”

小男孩抿着唇瞪着他,然后又撅起嘴别过头,仿佛他们在举办憋气比赛一样。Napoleon侧过身歪过头,把脸凑到他脸前。“原来唱诗班的小天使在夜里看不见。”

“你在说什么?”男孩轻声嘟囔着。

“你不知道么?来礼拜的阿姨们都叫你‘小天使’,连我妈妈也说:‘你看Illya多可爱啊,就像油画上的小天使。’”他用手指去戳Illya因为扁嘴而鼓起的脸颊,“嘿小天使,你看不见的话我给你引路吧,”他拉住他,用矿工灯照亮前面的路,“走吧,别尿裤子了。”

“我不会尿裤子!”

“好吧,你再不快点我就要尿裤子了。”

Illya的手被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他不由自主地弯曲了一下拇指,感到那只手掌里带着微微的汗意。抬起头,握着他手的人正笑着,露出一排贝壳颜色的牙齿。“你的手好冷。”

“废话真多。”

他们牵着手走到五十米外的公共厕所,Napoleon挽着Illya的手臂,这次他的朋友终于没有再摔倒。等他们手拉手走回帐篷后,Illya用睡袋卷住自己滚到一旁,试图把自己的脸藏起来,但是Napoleon硬要把他们的睡袋连成一个大睡袋——这个睡袋是学校宣布要来露营之后他们一起买的,连接起来后就能变成一个双人睡袋。

“我们可以一起看《噩梦营》!”他举起看到一半的小说,“或者《金刚狼》!”

“我只想睡觉。”金发男孩把脸藏在睡袋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把睡袋连起来再睡!”

Illya没能赢过Napoleon,最后只能和他挤在同一个睡袋里。“如果你晚上还要起来上厕所就推醒我。”Napoleon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拉起连接睡袋的拉链,Illya终于忍不住锤了他一拳。

“你好吵,”男孩侧过身背对他,“我要睡觉了。”

“好吧,”Napoleon把矿工灯关掉,“晚安Illya。”

他躺进睡袋、闭上眼睛,听到身边传来了一句“晚安,Napoleon”。


露营旅行的第三天,他们迎来试胆游戏。傍晚,老师们带着他们来到森林中一个一座小木屋前,宣布他们将被随机分成两两一组进行游戏。抽中红签的人将会蒙住眼睛,由抽中蓝签同伴领着他们穿过这座“闹鬼的房子”,顺利到达出口的孩子会得到一枚勇者勋章和一份小礼物。

孩子们沸腾起来,几个男孩高声讨论着自己从年长的哥哥那里听来的消息,一个缺了门牙的男孩则忙着吓唬身旁的女孩,说这个破破烂烂的木屋曾住着一个守林人,但是一天夜晚,狼人袭击了他,还把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开膛破肚杀死,守林人一家死后阴魂不散,一直被困在木屋里。“据说那个守林人总是拿着一把斧头四处游荡,寻找杀害他们一家的狼人。那个小男孩总是拖着一只死狗找可以和他玩的人,但总是会被自己掉出肚子外的肠子绊倒。那个女人呢?她拿着平底锅,一只眼珠掉出眼眶外,每遇到一个人就会问:‘你想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么?’但是她的锅里装着什么?一团一团的蛆!”

几个女孩尖叫起来,但很快,另一个高个男孩走过来打了一下缺门牙男孩的头。“谁会信你?这就是个破房子而已。我哥哥去年来过,他说一点也不可怕。”

当孩子们叽叽喳喳讨论时,Napoleon看着手里的蓝签皱起了眉——他没能和Illya分到一组,而是和其他几个男孩一起被混到了隔壁班的抽签名单里。他和一个姓White的女孩一组,Napoleon和她说过几次话,但完全不了解她是怎么样的女孩。而Illya拿着红签,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他的试胆游戏搭档已经跑过来站在他身边。

“嘿Illya,”叫做Gaby的女孩手里拿着蓝签和一个眼罩,“待会你要把眼罩戴上。”

“嘿,Gaby,”Napoleon朝她打招呼,“Illya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牛仔,我不会把小天使弄丢的。”女孩对他眨眨眼,比出一个大拇指,而Illya在她身旁紧紧皱起眉,似乎对“小天使”这个称呼十分不满。

“Illya,我就排在你后面那一组,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大声叫我的名字。”Napoleon又拍拍他的肩。

男孩瞪他一眼。“能发生什么事,牛仔?”他刻意加重最后那个词,好像要咬碎什么一样用力。


Illya听到风声,他猜那是鼓风机的声音。因为蒙住了眼睛,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靠声音来猜测情况。他握着Gaby的手,女孩的手又小又软,正在不停发汗,他不禁发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女孩答道,“刚刚好像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是老师们假扮的鬼吧。”

“也对,”他听到女孩笑了一下,“我们快点走吧。”

他们走过一个客厅,Gaby牵着他让他绕开已经露出海绵的沙发、缺了一只扶手的摇椅、砸在地上的油灯碎片。Illya听到她抽抽鼻子说:“这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什么味道?”

“像在熬猪油……但是很腥……”顿了顿,他听到Gaby说道:“我们去厨房看看吧,走到厨房是加分项。”

“加分项?”

“你没有听老师说么?厨房、杂物间、客厅、浴室都是加分项,里面放着加分砝码,如果能拿到三个砝码就能多拿一份礼物,听说是一个小工具包。我们已经拿到了一个砝码,再拿到两个就能拿礼物了!”女孩扯着他的手,“我们走吧!”

厨房里一股受潮炭火味,伴着那股猪油味和一股腥味。当他们走到炉灶前,Gaby刚伸手去拿放在平底锅上的砝码,旁边的炉灶“咻”的一声窜出了火焰。他们被吓得直后退,一阵软肉被踩碎的声音响起,Gaby尖叫了起来。

“怎么了!”Illya抓紧她的手,听见Gaby正在竭力呼吸好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我踩中了一个东西……”他听到她轻声说着,随后是那阵黏糊糊的声音,“好像是一团肉……噢……还有一只假眼珠……”

Gaby的声音停了,但她的呼吸声逐渐加快,直到变成抽噎一般的抽气声。

“Gaby?”

女孩没有回应,Illya只感觉自己的手被她狠狠捏紧,接着,一个嘶哑的声音从一旁响起:“你们想要留下来……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餐么?”

他听到女孩的尖叫,接着她拉着他飞奔起来,直到他的鼻腔因为过快的呼吸开始疼痛他们才停下。Gaby断断续续地说:“守林人的妻子……”

“没关系……没事的……那肯定是假的……”

他们互相安慰着,突然,Gaby拖着他开始狂奔,在一个拐角蹲下后,Gaby示意他安静。“守林人拿着斧头过去了。”沉重的脚步身在身边响起,伴随着阵阵响动,屋顶落下木屑和沙子砸在他们脸上。等那阵脚步身走远,Gaby拉着他弯腰前进。他们像战壕里的士兵一样紧贴墙壁、保持安静,女孩贴着他的耳边说:“你待在卧室外面等我,我去找砝码,好么?”

“好。”

Gaby进卧室了,Illya一个人站在门外,女孩吩咐他贴墙站着,这样别人就不能从背后吓他了。他照女孩说的做,靠着墙、捏紧拳头、深呼吸,他听见远处的沉重脚步声、玻璃窗破碎、老旧的木质楼梯嘎吱作响、顽童在嬉笑、斧头劈碎木柴、菜刀在砧板上笃笃响、狼人的嘶吼、女人的尖叫、孩子的抽泣声……

他听见自己小声地问:“Gaby?”

没有回应。

孩童的笑声忽近忽远,拐角响起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他赶紧把自己贴到墙上、捂住耳朵。“Gaby?”

没有回应。

一个孩子在角落笑着,他能听见,伴随着一阵啪嗒啪嗒的声音,还有被拖拽的声音,孩子的鬼魂向他靠近。“你能陪我玩么?”死狗被拖拽过地上的碎木块发出沙沙声音,“你能陪我玩么?”一个声音问道。

Illya发现自己在颤抖,他悄悄掀开眼罩一角,看见一双沾血的小鞋子在靠近,垂在一旁的是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肠子。这太逼真了,这太过分了,他想要喊女孩的名字,却不敢发出声音;想要跑,却被恐惧紧紧摁在原地。一双手突然带着他狂奔起来,把孩子的鬼魂远远甩在身后,Illya张开嘴呼吸,像是要把肺里的所有空气抽干那样用力奔跑。他们跑出鬼屋,跑到阳光底下,然后一同喘息起来。

“Gaby……”他刚张开嘴就感到嘴角被亲了一下。手里被塞进一个东西,然后耳边响起跑远的脚步声,等他摘下眼罩,周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Illya拿着砝码找到老师,Gaby正站在一旁等他。“你好慢,我等你好一会儿了。”女孩这么说道。

“Gaby,是你带我跑出来的么?”

女孩撅起嘴。“明明是你扔下我先跑掉的。”

“可是我等了你好久……”

“算啦,没关系,”Gaby甩甩头,“我们去老师那里拿礼物吧,我肚子都饿了。”


晚上,Napoleon带着勇气勋章和两份工具包回到他们的帐篷。“White不想要这个礼物,所以送给我了。”男孩挥挥他手里的工具包这么说道。

Illya没理他,把自己缩在睡袋里。

“Illya,你和Gaby玩得怎么样?有没有被吓到?我和White看见了守林人,还遇到了一只狼人……”Napoleon还在喋喋不休,他转过身,瞪着那张不停开合的嘴。

“你好吵。”他听到自己轻声嘟囔。

“什么?”

他飞快地凑过去,亲了一下自己聒噪的同伴,Napoleon立刻噤了声。

“Illya?”

他滚到一旁把用睡袋把自己裹起来。“我只是在以牙还牙!”

他这么说道。

评论 ( 22 )
热度 ( 77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