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污师学徒,
无证驾驶的司机,
中二病的践行者,
刑侦剧、怪力乱神、历史故事的狂热传教者。

【美苏】伊利亚今天也不会穿裙子

·加强版小朋友paro,和之前的小朋友并不是一个世界

·梗来自舍友的真实经历,感谢逗比舍友给我提供了脑洞

·猜猜看伊利亚到底哪一天才会穿裙子^^


伊利亚今天也不会穿裙子


四岁的伊利亚·科里亚金有一个烦恼,这个烦恼的名字叫做“拿破仑·苏洛”。

他霸占了玩具城堡的顶端,用手托着自己的脸,思考应该用多少把扳手才能把这个城堡拆得七零八落、用多少把扫把才能把拿破仑·苏洛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扫而空,然而他的烦恼突然出现,而且砰的一声坐到他身旁来。

拿破仑·苏洛比他大三个月,有一头洋娃娃一样的黑色卷发,浅蓝色的眼珠让伊利亚想起挂画上的海王星,它是深蓝和浅蓝和混合体,还带一点点灰调。此时他圆圆的脸上还留着枕巾的印子,脸颊和手里的苹果一样红,他把那颗苹果递给伊利亚,露出一个八颗牙齿的笑。

“露西亚,早上好呀。”拿破仑和他打招呼。他总是把这个应该念做“露夏”*的名字念成“露西亚”,这让伊利亚想起自己还住在莫斯科时的邻居阿姨,想起她粗壮的腰和碎花布裙子,这让他皱起眉头,第无数次纠正拿破仑:

“是‘露夏’!”他推推坐在身边的男孩,看到他茫然的眼神后又颓然放弃,“算了……”

算了,反正这也不是他的名字。

伊利亚用手指磨蹭着苹果上面的纹路,暗暗自责。为什么他要给自己编这样一个女孩子的名字?这给他惹了麻烦,看看坐在他身边的这个家伙,天天缠着他,问道:

“露西亚,为什么你今天也没有穿裙子?”

男孩学着他的样子用手托住自己的下巴,侧过头打量他,“你穿裙子会很好看的,我还会帮你扎漂亮的辫子,就像我给盖比扎的那样……”

“我讨厌裙子,”伊利亚瞪了他一样,“也讨厌扎辫子。”

他挠了挠自己乱蓬蓬的脑袋,把那头金发拨弄得像起了静电的羊毛。因为讨厌剪头发,他的头发几乎和女孩子的一样长,一直垂到肩上,加上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许多大人都会把他认成女孩。在同妈妈一起上街时,时常能听到人们向他的妈妈说:“多可爱的小姑娘啊!”这让伊利亚怒不可遏。很显然,拿破仑也是认错性别的其中一个,更可笑的是,他总来弄不明白伊利亚说的“我不是女孩”是什么意思,只会歪着头、一脸委屈反驳道:“可是你长得很好看啊。”

美国人——伊利亚撅起嘴来——美国人都是傻子。自从离开俄罗斯来到美国后,他越发觉得周围的人都蠢得像冻僵的矮脚马,无论遇上什么事都笑个不停,在俄罗斯,这样笑的人都是傻子。上幼儿园的第一天,爸爸就告诉他不要随便告诉陌生人自己的名字,他牢牢记在了心里,于是当老师让他在全班面前介绍自己时,他随口编造了一个名字:“我是露夏·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

教室里鸦雀无声,所有的孩子都因为这个复杂而绕口的名字而张大了嘴、愣愣地看着他。伊利亚转过头瞪着领他进来的园长威佛利,害怕他会揭穿自己,但威佛利只是抬抬眉毛、拍拍他的肩膀说:“很好,很好,去找一个喜欢的位置坐下吧。”

他背着自己的书包,走到教室的最后面坐下,坐在他身旁的男孩戴着一顶牛仔帽,趴在桌上睁大眼睛打量他,于是他也瞪着那个男孩,等着他开口质疑自己,然而戴牛仔帽的男孩突然咧开嘴笑了:“你的眼睛也是蓝色的耶。”


戴牛仔帽的男孩叫拿破仑,是幼儿园里最受欢迎的孩子,因为他能剥出最光滑的鸡蛋,能叠出飞得最远的纸飞机,还会用乐高造出炮台。然而伊利亚偏偏觉得他是个大麻烦,这个麻烦的全称叫“拿破仑·苏洛和他那堆麻烦玩意儿”。从拿破仑向他介绍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这个男孩鬼话连篇。美国人怎么会给自己取一个法国皇帝的名字?伊利亚皱起眉头,打量在他面前笑得酒窝都露出来的拿破仑——这就是一个连名字也不能相信的家伙。

看,现在他又来了,还没有问过自己同不同意跟他分享城堡顶端就瓜分了他的王位,然后用那堆颠三倒四的想法折磨他。

“我帮你梳头发吧。”拿破仑挪动起来,跪坐到他身后,用手指代替梳子替他梳理那头乱发,把贴近额头的碎发编成辫子,再掖进马尾里。伊利亚堪堪过肩的头发扎起来后像收拢的画笔尖,有一个俏皮的弧度,拿破仑把绳结绑成蝴蝶状,好让它更加可爱。

“嗒哒,扎好了。”

“谢谢。”伊利亚嘟囔着,低下头去打量手里的苹果,似乎在猜测它是不是白雪公主手里那个藏着咒语的恶毒玩意儿,但拿破仑用肩膀撞撞他,说:“快吃吧,还有半小时才能吃早餐呢。”

——很明显,他又从厨房里偷苹果了。

幼儿园的食物永远不能满足拿破仑,他从各处搜刮来巧克力、杏仁饼、糖浆坚果、杯子蛋糕……伊利亚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神通,但他从来不会让自己饿着,而伊利亚来到这里之后,他还自愿地承担起了替伊利亚提供零食的责任。伊利亚经常能在午休时收到拿破仑从隔壁床偷偷塞过来的糖果;孩子们聚集在一起玩积木时,拿破仑不知从哪里钻出来,递给他一小块饼干,或是从蛋糕上揪下来的罐头草莓;午饭时,他能比其他孩子能得到更多的沙拉,就因为他长得像玛莎老师的小儿子……总而言之,拿破仑·苏洛总有办法,而对于这些零食,伊利亚没有任何拒绝的办法。

他看看手上的苹果,胃袋开始发出不满的响声,这逼迫他开始小口小口地啃咬。拿破仑露出欣慰的笑脸,说:“你也饿了对吧?”他没有回答,而是轻轻踢了他一脚,拿破仑笑嘻嘻地站起来,倏地一下跑开了。

伊利亚觉得他真是个麻烦。


午餐过后,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回到休息室午睡,孩子们都还在闹腾,甚至有一个孩子想要脱离队伍悄悄溜掉,被老师一下逮住塞回房间里。伊利亚爬上床时没有看到拿破仑,直到他已经拉高被子准备躺下时,男孩才从门口悄悄进来,摸索上床。

“你去了哪里?”

“嘘。”男孩用食指堵住自己的嘴唇,示意他把手伸过来。伊利亚把自己的手递给他,发现他在自己手心放了一颗裹着锡纸的巧克力。爱心形状的。

“我还有其他形状的。”男孩从自己的牛仔外套里翻出另外两颗巧克力,一颗星形的,一颗贝壳形的,他刚想伸手去拿颗星形的,拿破仑突然把手一拢,说:“这两个都是我的。”

伊利亚“哼”了一声,扭过身去,把被子拉高。他很快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梦里拿破仑一直在用水气球砸他,他急得团团转,想要找一个水池好跳进去躲避拿破仑,但是他找到的池子都已经干涸,没有一个能给他庇护。终于,他在城堡的顶端找到一个绿汪汪的水池,池子边坐着的小人鱼说:“如果想进池子,就要把你的辫子剪下来给我。”伊利亚讨厌剪头发,讨厌剪刀,但是拿破仑又在用水球砸他,他气得想回头和他打一架,突然有人推推他:“伊利亚?”

是玛莎老师的声音。

“亲爱的,起来上厕所吧。”

玛莎的话让伊利亚突然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在梦里想找水池是因为睡前喝了太多牛奶。玛莎拍拍他的背,让他去上厕所,伊利亚揉着眼站在小便池前,终于让那个梦从自己脑海中消散——他终于找到那个该死的“水池”了,而且不需要付出剪头发的代价。

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露西亚?”

他转过头去,拿破仑正站在厕所隔间门口,视线不断在他的脸和他的手之间转换。“你……你不是女孩子?”他嗫嚅着。

伊利亚一下涨红了脸。“你才是女孩子!”


*露夏:Lusia,是“Illya”这个名字的昵称之一。巧的是,在我想出“露夏·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 ”这个名字之后,才发现前苏联有一位生物学家正好叫做“伊利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Ilya Ivanovich Ivanov)。

评论 ( 15 )
热度 ( 118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