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S.O.S. 03

警告:

可能踩雷,请注意看警告↓

伊利亚是一个刚刚从红/灯/区逃出来的CHUJI,苏洛收养了他。

每一节的题目是推荐配套食用的BGM。

下一章


03


A - side: Dancing in the Moonlight - Toploader


苏洛在晚上七点回家时,伊利亚正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灯没开,电视开着,苏洛认出那上面正在播放的昨晚他们没有看完的电影——《星球大战:新希望》。这个名字让苏洛扬起嘴角,“新希望”,一个好兆头。

“伊利亚,你吃过午饭了么?”

苏洛拎着一盒披萨进来,顺手把灯打开,听到声音的男孩转向他,默默点了点头。会议耗了他一整天,他只能订了外卖送到家里去,好在男孩似乎对于一个人待在家已经十分熟悉,接到他的电话时没说什么,只是问,他能不能把昨晚的电影看完。

“当然可以,现在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柜子里还有其他几部电影,不过都有点老,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知道了,谢谢你……”男孩对于该怎么称呼他仍十分生疏,苏洛在电话里听到他刚想要说“先生”,到了嘴边又生生咽下去,这让苏洛的喉咙里涌起一阵笑意。伊利亚听到那阵笑声,在电话里嘟囔起来:“我不是故意的……”他猜男孩已经涨红了脸,因为他在说出这句话后便仓促地用一声“再见”结束了通话,这让苏洛更加难以克制大笑的欲望。

“今晚恐怕我们要吃披萨了,好在我知道一件不错的披萨店。”苏洛把披萨盒摆到地毯上,抬头看看屏幕,发现电影再次进行到了韩·索罗在酒吧里杀死格里多的段落,正好是他们昨晚停下的地方,而一旁放着的其他DVD盒子显示伊利亚已经把《星球大战》的正传都看完了。“你都看完了?喜欢么?”

“嗯。”伊利亚一边吃着披萨一边点头。

“最喜欢里面的哪个人物?”

“R2。”

“你最喜欢的竟然是一个甚至不会说通用语的机器人?我还以为你最喜欢的会是韩呢,或者至少是卢克吧。”

伊利亚低下头,让苏洛没法看清他的表情。“韩……也挺好的。”

他这么说着,但是当韩·索罗再次出现在屏幕上时,苏洛注意到伊利亚的目光立刻紧紧跟了上去。

“我猜你的意思是——非常好,对吧?”

“我没有这么说……”伊利亚嘟囔起来,“反正我最喜欢的是R2。”

“好吧好吧,知道了。”

电影结束时,他们正好把那个披萨解决掉。苏洛看着他伊利亚身上的睡衣,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看来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伊利亚好奇地转过头去看他,苏洛则用眼神示意他身上的衣服,然后他又看着伊利亚,露出一个饶有兴致的笑。“明天我们得去出去一会儿。”

“我们?”

“对,我们。”



B - side: Cold Kind Hand - The Paper Kites


“我们去哪?”

自从伊利亚坐上车子的那一刻开始,他就问过这个问题不下五次,然而每一次苏洛都以笑容敷衍过去,似乎在暗示要给他一个惊喜。但伊利亚想不出来他们有哪里可去——影院?广场?餐厅?学校?

最后这一个猜测让他一愣。学校?他从没去过学校。更小的时候,妈妈用一本附带图片的菜谱充当他的识字图册,教他一个个认识二十六个字母。那时候他已经没法摆脱自己的俄语背景,但是陌生的环境却逼迫他吸收新的语言,因此他学起英文尤其吃力,很难将俄语和英文分开。每天,他磕磕巴巴地指着那些字母读,经常把西里尔字母和英文字母混做一团,开口说话带着奇怪的口音,常常把英文单词拆散夹杂在俄文词语里,就连妈妈也很难听懂他说的话。后来妈妈出门时,常常把他交给隔壁的奶奶照看,老人家总嫌家里太安静,永远开着电视,永远播着没玩没了的肥皂剧。在那间狭窄、阴湿的公寓里,他们是彼此唯一的陪伴,于是伴着肥皂剧的声音,寂寞的老妇人跟他絮絮叨叨地说起话来,伊利亚则用夹带着俄语口音的英语回应,他们漫不经心地自说自话,揣摩对方的意思,不带恶意地胡言乱语,就在这种奇怪又滑稽的氛围里,伊利亚渐渐学会了这个国家的语言。

但他从来没有去过学校,一天也没有。他是一个偷渡客,没有居住证,没有钱,没有上学的资格。他曾经跟在一个背着书包的男孩后面到学校去,混在孩子里上了一节体育课。很幸运,他混进一个由整个年级的学生混合起来的篮球课里,因此没有人认出他不是学校里的学生。男孩们凑在一起打篮球,他表现不错,投进了几个漂亮的三分球,和男孩们互相击掌好几次,就像要好的玩伴一样,直到有人说:“嘿,我们好像没有见过你,你是新转来的么?”

他支支吾吾地撒了个谎,然后在下课后悄悄溜掉了。后来他再也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但偶尔在街上看到和他同龄的男孩背着书包时,他会想,如果他也能买到一个像样的书包,他会毫不犹豫地混到学校里,直到他们把他赶出去。

于是伊利亚出声问道:“你要带我去学校么?”

苏洛转过身看着男孩,说:“我会的,但不是今天,我们先得给你买些衣服,无论你怎么想,我是再也受不了这件外套了。”

伊利亚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卡其布外套,试图找出它的问题到底在哪。在他看来,这件衣服有一个非常大的优点——口袋很多,这让他能藏下更多的东西。猜猜看他在左胸的口袋里藏了什么?一枚硬币。那是昨晚他在自己的床底下找到的,肯定是苏洛不小心落下的,但伊利亚不打算把它交出去,也许它能充当一个幸运符,给他带来点好运气。

好运气马上来了。苏洛停下车之后,带着他进了一个六层楼的商场,并且宣布他可以给自己挑一些喜欢的玩具。这难倒伊利亚了。14岁的男孩应该玩什么玩具?他能不能买一盒乐高?他看见电视上的男孩会玩那个,但当他看清标签上的价格后立刻把盒子放了回去。

“这可能不太适合我的年纪。”他这么对苏洛说。

“乐高适合9岁到99岁的人。”苏洛这么对他说,把那盒乐高塞进他的手里。

他们又到童装那层去。按理来说,伊利亚的年纪不应该穿童装,但因为营养不良,他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因此他们还是到了卖童装的楼层。苏洛一直在挑剔,伊利亚却觉得他目之所及的所有衣服都非常好看,他惋惜地看着苏洛把一件又一件衣服从衣架上取下,对着他比了比后又摇摇头放回衣架上。幸运的是,在伊利亚的肚子开始咕咕叫前,苏洛终于找到了他心目中的合格童装。结账时,苏洛看着售货员小姐,突然竖起一只手指示意她等一等,然后笑着凑近她,低声问道:“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男孩的内裤么?给十岁左右的男孩穿的。”

售货员小姐因为他的动作脸色涨红,声音也支吾起来:“我们这里没有,但是……”

“但是……?”

“但是我可以请其他的售货员帮您从别的地方拿过来,和这些衣服一起结账,可以么?”

“当然没问题,你太好心了。”

伊利亚目瞪口呆。

抱着那袋衣服回家时,他有些不开心,并且想起昨天他坐到苏洛腿上时,苏洛的表情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是伊利亚自己的脸涨得通红。他咬住下唇,决定开始做些观察。


伊利亚一直在观察他——他的新监护人。他甚至开始写观察日记了。

他在自己的房间抽屉里找到一本笔记本,第一页被潦草地记着一些数字,看起来似乎是这间房间的大小,其他的页面则是空白的,于是他把用过的那一页撕掉,又找来一支铅笔,就这样开始他的记录。

苏洛上班的时候,他跑到主卧的卫生间里,记下洗手台上的瓶瓶罐罐。他拿起每一个瓶子,仔细瞧上面的单词,摇晃一下,然后挤一点出来闻一闻。苏洛的东西比妈妈的化妆品加起来还多,有一些他甚至没法靠标签上的名字弄清它们的用处,只好照着原样把它们的名字记下来。他走到苏洛的衣帽间。那个房间比他和妈妈的卫生间还要大上两倍,里面整齐地码放着外套、裤子、衬衫、领带、鞋子,就像一个华丽的男装橱窗。伊利亚数了数衣服的数量,又把它们的颜色一一记录下来。有些颜色十分相似,只是深浅明暗或布料纹路的区别,他不明白苏洛为什么要重复买如此相似的衣服。他是不是热衷于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整齐划一的锡兵,好让别人不会把他和其他人混淆?伊利亚马上摇摇头自我否认——真的有人会把苏洛认错么?他长得够标致了,如果他说自己是个电影明星,伊利亚也会毫不怀疑地相信。

伊利亚暗暗猜测苏洛的喜好,在房子里窥探他的一切。他希望自己能在苏洛的床底找到点被藏起来的桃色杂志或光碟,但什么也没有,苏洛没有在床底放任何东西。抽屉里都是普通的东西:书、纸张、笔、口香糖、证件照、还没用过的安全套、贺年卡和邀请函、其他国家的硬币……没有他想要找的东西,没有。而那个上锁的柜子,他试过所有能找到的钥匙,没有一把合适。至于苏洛的电脑,他根本猜不出开机密码。

伊利亚最终转向他的光碟柜子,发现里面大部分是老电影,甚至有一部1960年的西部片,盒子上面的颜色都有些磨损了。对着这些老电影,伊利亚只能在他的笔记本上记下这个词:怀旧。还有一个问号。

尽管苏洛并不是个讳莫如深的人,伊利亚却觉得他难以捉摸——他擅长保守秘密,还擅长制造秘密。这两者像交握的手一样结合起来,比结石更加难以消化,他必须想个办法破解他,否则就将是死局。

餐桌上,伊利亚这么对他的监护人说道:“我想跟你交换一个秘密。”

他的监护人挑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你也告诉我一个你的。”

“好啊。”

“我偷偷混进一个学校上过一节体育课,差点被那个学校的人发现。”

“嗯……让我想想……”苏洛用手指点着额角,装作苦思冥想的模样,伊利亚能看出他在假装,是因为他根本没有费力去掩饰眼睛里的笑意。“我偷偷办好了你的入学手续,而且没有被你发现。”

伊利亚愣住了。在他的对面,苏洛正拿起酒杯,笑容里有些得意洋洋,又有些沾沾自喜,一瞬间,他觉得苏洛的眼神像刚刚偷到鸡的狐狸,而他在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之前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不公平!”他喊道。

“哪里不公平?”

“这不算个秘密!”

“是的,就在刚刚,它失效了。但在那之前,它就是一个秘密。”

“这不是……”

“伊利亚?”苏洛打断他,“明天我们得再去出去一会儿。”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连个像样的书包都还没有呢。”


评论(24)
热度(91)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