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S.O.S. 04

警告:

可能踩雷,请注意看警告↓

伊利亚是一个刚刚从红/灯/区逃出来的CHUJI,苏洛收养了他。

每一节的题目是推荐配套食用的BGM。

希望今天能双更

下一章


04


A - side: Devotion - Hurts


苏洛睡眼惺忪地等着他的被监护人给他端上一杯热牛奶。平常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被子里享受睡醒前的最后一个美梦,但伊利亚早早把他叫起来,并宣布这是他上学的第一天,他不能迟到。于是苏洛比往常提前了一个小时起床。坐在餐桌前时,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今天准备早餐的是伊利亚。

男孩做了鸡蛋三明治,被煎得生脆的鸡蛋夹在烤过的吐司片里,咬起来发出倏倏的声响,面包屑随之掉下来。苏洛喜欢在吐司里涂上厚厚一层黄油,并怂恿他的被监护人试一试。很明显,男孩之前没什么机会这样“滥用”黄油,因此这个提议显得无比诱人,他学着苏洛的样子在吐司一侧涂上黄油,放下黄油刀的时候还显得有些负罪。发现这个微小的表情让苏洛弯起嘴角,随即他抓过旁边的胡椒罐,说:“来,拿着这个,往鸡蛋上面撒一点。”

“这是什么?”

“这是胡椒研磨瓶。”苏洛干脆不再问伊利亚的意见,直接掀开他的吐司片撒上胡椒。说实话,苏洛很少在鸡蛋上撒胡椒,但是伊利亚不可能知道这点,而且,这个男孩发现新东西的样子总是特别有趣。

男孩拿起那个撒过胡椒的三明治咬了一口,咀嚼几下之后,苏洛看见他的眉头发皱、嘴巴用力地抿起来。“好辣,”他这么说着,却没有停止咀嚼,“但是味道还不错。”

苏洛开始怀疑是不是无论塞给他什么食物,他都会附和自己的意见。他憋住笑,把牛奶推到男孩面前。

“那就快点吃吧,待会我送你去学校。”


伊利亚的学校对面是一个公园,苏洛发现伊利亚下车前盯着那里看了很久。

“放学之后你可以去那里转转,那里有一片很可爱的树林,等你以后有了小女友,那里是个不错的散步地点。”苏洛想伸手揉揉伊利亚的头发,但这次男孩侧过身躲开了,并且低声嘟囔道:

“什么小女友啊……”

他坐在车里,没有马上下去,而是透过车窗看着背着书包来来往往的男孩女孩们。苏洛发现他的手搭在门把上,却始终没有拉开,很快,他转过头来看着苏洛。“你希望我当一个乖孩子,对么?”

苏洛因为这个问题愣了一下。“当然,但是如果能让你开心,偶尔当个坏孩子也不错。”

这个回答让伊利亚皱起眉头来。“所以我应该怎么做?”

“遵守规矩,如果规矩违背了你的原则,绕过去,做你认为该做的事。”

“我听不懂。”

“那就先遵守规矩吧,遇到问题的时候就来找我,我会帮你的。”

“好。”

他下车了,走进校门前回头看了一眼,看见苏洛的车还停在那里,便向他挥挥手,然后指指自己的腕表,示意他上班要迟到了。苏洛嗤的一声笑出来,当他拉起手刹时,发现伊利亚还站在那里。

“这样你也会迟到的,小男孩。”他喃喃自语道。

他驶向一个反方向的目的地,车子停下时,一名骑警正骑着马路过车旁,向他抬了抬警帽。“苏洛先生,早上好。”

“早上好,墨菲。”

“来找帕克警官?”

“答对了。”

他来找这位警官是为了带走一个遗物盒,顺便带走一份调查报告。

两个月前,东区发生的枪击案让那个叫伊利亚的男孩失去了母亲,这件案子的案情很简单,却牵扯到非法偷渡,因此苏洛不得不拜托自己的警察朋友才要到了那位母亲的遗物。他顺便复印了一份调查报告,上面被黑色油性笔划去不少信息,剩下的信息残缺不全。当苏洛抬头看看他的警察朋友时,帕克警官耸耸肩表示无可奉告。

那个遗物盒比一个鞋盒大不了多少,涉案的手枪已经被收缴,剩下的只有一些照片和俄文证件。苏洛在里面找到一本菜谱,里面花花绿绿地写着俄文标注,还用绿色的笔芯圈出了一个个字母,拼凑起来正好是二十六个英文字母。菜谱的最后一页夹着一张纸条,上面潦草地用俄文写着罗宋汤的做法。一旁,一个歪歪扭扭的红色字体写着:“伊利亚喜欢用牛尾骨炖的。”隔一段空白,那个同样的红色字体写道:“一定一定要配米饭!”下面,一个细细的黑色字体回应道:“妈妈知道啦。”



B - side: I'd Rather Dance With You - Kings of Convenience


伊利亚晚上回家时,在餐桌上发现了罗宋汤和米饭。粘稠和红色汤体上放着一团酸奶油,旁边是炒过的米饭,苏洛示意他尝尝看。

他记得刚从俄罗斯来的时候,妈妈曾把罗宋汤的菜谱记在一张纸条上。那份菜谱相比正宗的罗宋汤做法有些微的改动,因为伊利亚喜欢番茄的味道,因此会减少甜菜根的分量,替换成番茄;同时减少洋葱和胡椒的分量,加入更多的柠檬汁,因此按这份菜谱做出来的罗宋汤又酸又甜,更适合孩子的口味。但很多俄罗斯人会不赞同这种做法,因为总有人会认为甜菜根才是罗宋汤的灵魂。伊利亚不介意,妈妈也不介意,但来到美国之后,妈妈很少再有机会做这道汤,即使罗宋汤偶尔出现在饭桌上,也会用更便宜的猪肉代替牛肉。

伊利亚喝了一口苏洛做出的罗宋汤,惊讶地发现它的味道和妈妈做出的相差无几。

“你怎么会知道应该怎么做罗宋汤?”他问道。

“只要谷歌一下,谁都能做出罗宋汤。”苏洛故意要卖个关子,并且在下一句就把话题转开。“你在学校怎么样?”

“很好。”

“喜欢待在学校么?”

“很喜欢。”

他撒谎了。他害怕学校。一整天,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话,也没有任何人来到他的桌子前想要认识这个新加入的孩子。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能听见别人在背后议论他,那比他的客人们更让他害怕。

之前他以为自己拥有了像样的书包之后就能拥有走进学校的勇气,但根本没那么简单。那个漂亮的书包不能当他的铠甲,相反,它让他如芒在背。即使知道自己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干净又整齐,他仍然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哪里不得体,他是不是配得上这身衣服,他是不是会让苏洛失望?他想过和别的孩子们交朋友,但其他的孩子都彼此熟识,只有他和别人格格不入,如果他加入其中一个团体,也许会破坏那个团体的平衡,这让他束手束脚,只能坐以待毙。因此当看到苏洛在放学后来接他时,他几乎是跑着逃离了学校。关上车门时,他重重地把其他孩子的笑声关在外面,不去看旁边那个漂亮的小公园,也不去看苏洛,而是抱着那个书包缩在椅子上。

苏洛似乎没有看出他的心事,又或许只是不想揭穿,他载着他回家,只是问他今晚想不想吃点家乡菜,伊利亚几乎没听清他的监护人在说什么,只能胡乱点点头。

伊利亚吃完罗宋汤和米饭,没吃黑麦面包就回了房间。他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鞋盒大小的纸盒子,里面全是妈妈留下的照片,还有那本被他们充当识字图册的菜谱。他翻开那本菜谱,发现里面夹着那张写着罗宋汤菜谱的纸条。这是张旧纸条了,边缘早就翘起,上面沾着油渍和烟灰,背面还写有不知道是谁的电话号码,但是右下角的一条新笔迹却十分显眼。用黑色笔芯写下的,有花体的笔触,收尾带着圆滑的勾起,就写在那句“妈妈知道啦”下面——

“苏洛也知道啦。”


伊利亚跑进苏洛的房间,手里抓着那张纸条。

“你……你找到了它们?”他吞咽着唾液,“你找到了妈妈留下来的东西?”

“警察局今天通知我去领回来的。”苏洛坐在床上,拍拍他身旁的位置,示意他也坐到床上来,但是伊利亚没有坐过去,而是站在床边,把那张纸条递给他。

“是你写上去的?”

“是啊,希望你不会生气。”

伊利亚急急地摇摇头,想要把那张纸条塞进苏洛手里。“您能拿着它么,先生?”

“但这是你妈妈留下的……”

伊利亚又摇摇头。“您拿着他吧。”

苏洛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绽开一个笑容。“你希望我以后再做罗宋汤给你喝,对么?”

伊利亚点点头,眼眶发烫,手指也用力捏紧了纸条。“拿着它吧,先生,求您了。”

男孩不由自主地用了敬语,但苏洛这次没有忙着纠正他,而是把他揽进了怀里。他的一只手放在伊利亚的脑后,把他的头轻柔地摁在自己的肩上,另一只手揽住伊利亚的肩,捏着他的手臂,嘴里安慰道:“嘘——没关系,我收下它,我当然会收下它的。好孩子,没事了。”

男孩的声音被闷在苏洛的肩膀里。“我没哭……”

“我知道,我知道。”

“我真的没哭——”

“苏洛知道啦,小男孩。”

伊利亚把自己推离苏洛的身边,刻意扬起头让他看清自己脸上没有泪痕。靠在男人肩上时,他已经悄悄把眼泪抿掉了,决心不让他的监护人发现他撒过谎,但下一秒,苏洛的话又抓住了他。

“在学校不开心了么?”

“没有。”

“好吧,但是我有一个交朋友的诀窍想告诉你,都帮我个忙,听完它,好么?”

伊利亚点点头,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上体育课的时候,和其他男孩一起打一场篮球,然后你就会认识他们了,是不是很简单?”

“我做过这样的事。”

他溜进过一所学校,和男孩子们混在一起打篮球,几乎没有人怀疑他是不是这所学校里的孩子。

“太好了,看来我不用担心你了。”

“本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真的是这样就好了。”他的监护人用那张写着罗宋汤菜谱的纸条拍了拍他的头,说:“快去洗澡睡觉吧,明天别那么早醒。”

“为什么?”

“因为这样下去,我就该担心自己睡眠不足了,小男孩。”


评论(31)
热度(95)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