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成为艾柯爷爷那样有趣的灵魂吧!

禁|止|转|载:该博客内的同人(包括站内转|载)
授|权|后|可|转|载:该博客内的资料整理

Lofter用来发表正经(?)文章
微博用来写日常(id:@吞星怪)

【美苏】S.O.S. 05

警告:

可能踩雷,请注意看警告↓

伊利亚是一个刚刚从红/灯/区逃出来的CHUJI,苏洛收养了他。

每一节的题目是推荐配套食用的BGM。

正式说一遍,全篇没有儿童车,现在没有,以后也没有。

非常非常需要评论,请大家告诉我伊利亚有没有OOC。

下一章


05


A - side: Patience - Take That


“接下来我们谈谈伊利亚的行为表现吧。”

苏洛一向不喜欢家长会,那让他想起他乏味的中学生活,因此他总是刻意隐藏家长会的时间,谎称父母出差,没有时间出席。然而现在,他坐在教室办公室里,拿着一张张成绩单,恨不得把每一丝细节都扣出来问个清楚。

“伊利亚的成绩非常好,而且十分稳定,虽然学期初时有些跟不上,但他调整得非常快,现在已经是年纪里的优等生。但是他在课堂上不太活跃,常常是老师们主动提问他时才会发言。我观察到,他有一两个朋友,和这两个朋友非常要好,但是很少和其他同学交流,在小组合作时有些不适应。苏洛先生,您作为家长,我希望您能多多鼓励他和其他的孩子们交流。”

他拿着伊利亚的表现评定表,盯着那上面的评语,琢磨了好一阵才开口:

“伊利亚是个内向的孩子,我不希望给他太大的压力。对他们这样的孩子来说,也许一两个朋友就已经足够,不过当然了,我会和他谈谈的,和其他的孩子多多交流毕竟不是什么坏事。”

苏洛仍然不适应家长会,他对自己的中学时光没有什么怀恋之情,那时候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参加聚会,因此家长会之后,他和父母常常会有一场不愉快的谈话。现在轮到他作为家长时,他不想逼伊利亚坐在椅子上听他念叨一个小时的大道理,他只想带他出去走走。公司年会就在一周之后,他决定带这个男孩去年会上转转,多接触一些人,但是伊利亚却不喜欢这个主意。

“我能不能不去?”

出发前的一个小时里,他问了这句话五次,直到上车前,他仍然没有放弃挣扎。

“不行,”苏洛空出一只手来捏捏他的脸,“别担心,你穿这件衣服很好看,其他的孩子肯定会很羡慕你的。”

伊利亚不再说话,而是低下头摆弄起他的表带,苏洛看见他头发里的漩被包围在中央,像花心一样。他似乎又回到刚刚从福利院出来的样子,脸色灰白,一言不发地缩在椅子上,就像在猎人枪下等死的羚羊,这让苏洛倍感担忧。

在红灯前停下,苏洛开口说道:“伊利亚,你不想跟我去年会,是因为你害怕陌生人,还是因为你认为那里不值得去?”

“因为会有很多陌生人。”

“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还记得么?要多尝试新的东西,不要光靠猜测就否定一切。那里会有其他的孩子,你可以试着跟他们相处,如果你觉得不开心了,我们就马上回家,好么?”

伊利亚终于点点头,说:“好吧,如果你想让我去,我会去的。”


对苏洛来说,年会是他的猎艳场,他会在那里找个跟他同样感到无聊的姑娘,然后溜出年会找个地方干点成年人适合干的事。今年却大不相同,带着他的男孩在身边估计会让他显得像个慈爱的爸爸,被引到身边来的姑娘十有八九会一边感叹“多可爱的孩子啊”,一边失望地溜掉。

于是今年他没存什么发生艳遇的心,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漂亮的女孩们像盲目的蛾子撞上车灯一样撞上来,在知道身旁的孩子是他的养子之后更是又钦慕又惊讶地夸赞道:“你们真的没有血缘关系么?这孩子的眼睛多像你啊。”

她们围在他周围,蹲下身向伊利亚打招呼,又一一比对起他们的长相。

“这孩子的眼睛是蓝色的,多好看啊,多像你。”

“看他的鼻子多好看,你们真的非常有父子相。”

“这孩子长大了一定会像你一样英俊。”

苏洛可没料到领养一个孩子能给他突然增加那么多魅力,尽管他知道这些话里有一半都带有夸大成分,但显然,姑娘们都觉得带着孩子在身旁的苏洛显得沉稳又可靠,完全没有轻浮的模样。离开之前,她们给苏洛留下了电话,显然暗示他们应该在孩子不在的时候来个约会。

终于送走兴奋的姑娘们,苏洛正想给自己那杯酒,一直藏在他身后的伊利亚突然拉住了他。“我想回去了,我不舒服。”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男孩低着头,眉头皱得抵在眼睛上。“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我讨厌这里。”



B - side: Duvet - Bôa


一回到家,伊利亚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把自己关在浴室里,当苏洛敲门询问时他大喊道:“我在洗澡!”

“但里面根本没有水声。”

“我马上就会洗澡!”

“好吧,如果那能让你舒服一点的话。”

他承认,洗澡这个决定是完全错误的。从浴室里出来后,他根本记不清自己究竟有没有涂过沐浴露,也根本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刷牙。暖烘烘的热水让他记得更清楚苏洛在年会上的样子,自从那些女士围上来开始他就再也没有看过他一眼。他只盯着那些女孩们,而站在一旁的自己仿佛是一个道具,被他们无数次提起只是为了充当套近乎和献殷勤的人偶。

一瞬间,伊利亚不知道该恨谁,不知道自己在因为谁生气。下一秒,他发现自己在迁怒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如果可以,他希望把自己掏空,塞进一团机械核心,将自己改造成苏洛会喜欢的模样。他所知的一切都教导他去爱这个男人,他每一天都希望自己能往那个男人身边更靠拢一点,但差距就像他们的年龄,始终横亘在那里,他站在悬崖边想跨过去,但是他两手空空、一无所有,拿什么越过去?

“我该给你什么?”伊利亚又回到那天晚上,他躺在黑暗里,像躺在坟地,喉咙被塞进涤纶制的棉花,水分都被吸干,“为什么你要给我那么多,又什么也不想要?你想要的我都没有,我到底该给你什么?我什么也没有……”

他两手空空、一无所有,只凭着一股莽意跑到苏洛的房间。血气涌上脸颊,他的眼睛都要被烧成一团黑火。苏洛似乎被他的模样吓到了,愣愣地看着他,叫他的名字:“伊利亚?”

他拿出那张全优生的奖状,说:“那天你问我想要什么奖励,我现在想好了。”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我么?”

“如果我可以给你的话。”

“你可以的,你可以!”伊利亚把那张奖状塞进他手里,好像这是一张入场的凭证。

“那么,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和你做。”

苏洛僵住了。几秒之后,他踉跄地从床上站起,用手捂住了额头。

“我不能给你这个……”他沙哑地说着,踱着步,“我不可能……天啊,你不应该这样……”

“可是你想要和她们做,她们能给你的,我也可以,为什么不行?”

“你应该和喜欢的人做这样的事,不该这样随随便便地对待自己。”

“我喜欢你,而且你对我很好,我没有随随便便。”

苏洛的表情看起来像生吞下了一瓶苦酒。他满脸苍白,蹲下身来握住伊利亚的双臂。“听我说,喜欢上对自己有善意的人很正常,你还太小了,把‘喜欢’和‘爱’混在了一起,再长大一些你就会明白,你只是像爱自己的父亲那样爱我,这和爱情不一样。”

“那你告诉我,这和爱情有什么不一样。”

苏洛哑口无言。他坐回床上,而伊利亚静静等着,等着他的审判。

突然,苏洛说:“你只想要给我回报,对么?”

“对。”他这么说,几乎没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已经把自己的心理暴露无遗。

“那么如果我说,你能给我其他的东西,你愿不愿意替换现在……这个?”

“我认为……可以。”

“我想要你每年都拿全优生,怎么样?”苏洛拿起了那张全优生的奖状,递给他。

“那我到什么时候才能爱你?”

“等你到21岁以后,如果那时候你还这么想,我们再谈。”

伊利亚拿着那张奖状,低着头琢磨上面的字母,琢磨苏洛说的每一句话,然后把下面这句话一字一字地说了出来:

“我要和你订一个合约,你要把刚刚说的话都写下来。”


评论 ( 43 )
热度 ( 84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