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成为艾柯爷爷那样有趣的灵魂吧!

禁|止|转|载:该博客内的同人(包括站内转|载)
授|权|后|可|转|载:该博客内的资料整理

Lofter用来发表正经(?)文章
微博用来写日常(id:@吞星怪)

【美苏】S.O.S. 06

警告:

可能踩雷,请注意看警告↓

伊利亚是一个刚刚从红/灯/区逃出来的CHUJI,苏洛收养了他。

每一节的题目是推荐配套食用的BGM。

陷入迷茫和卡文中……

下一章


06


A - side: U&I - Diamond Eyes


那张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合约似乎给了伊利亚一剂强心剂,他再次恢复孩子的状态,会像每一个爱逞强的男孩那样想要刻意隐藏自己的幼稚却又不得其法,这反而让苏洛松了一口气。他清楚,那纸合约从法律层面来说不值一提,有太多破绽可寻,然而伊利亚不需要保障,他只需要一片遮蔽眼睛的叶子,足够让他看不清现实就好。

但苏洛不能看不清现实。

他私下回了一趟福利院。医生告诉他,伊利亚在福利院时曾有过一场斗殴,几个男孩侮辱他是“俄国妓女生下的杂种”,原本寡言的男孩突然暴怒,把那个挑衅他的大孩子揍倒在地。他不接受其他人的劝说,甚至迁怒想要劝架的社工,因为无差别地攻击他人,男孩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直到医生给他注射了镇定剂之后才安静下来。因此在体检时,医生判定他有轻微的躁狂症。

苏洛雇来一个私家侦探调查男孩和母亲的过往,侦探便顺着男孩的俄国身份查到了他的父亲。那个男人没有死,也不像苏洛猜测的那样是个罪犯,他仍然在俄罗斯,是个政府官员,过着殷实安定的生活,生活从未像那对可怜的母子那样坎坷。他有一栋在莫斯科郊外的别墅,有恩爱的妻子和一对儿女,至于伊利亚,则是他早年犯下的一个错误。这个男孩,因为私生子的身份从未得到过父亲的爱,而母亲为了保护儿子对他撒了谎。十四年来,伊利亚一直以为父亲在他出生前就因为车祸去世了,他没有父亲不是任何人的过错,而是因为命运在他们的人生中设置了绊脚石。

没有任何犹豫,苏洛订了去俄罗斯的机票。私家侦探给他提供的资料告诉他,这位俄罗斯官员每周二晚上都回去同一家酒吧喝一杯,他循着踪迹去,轻易在吧台前找到了那个男人。

俄罗斯的酒吧里和美国的酒吧没什么两样:昏暗的灯光、无趣的吧台;酒保穿着同样的黑白制服;酒掺过水;或站或坐的客人都带着微醺的笑意。苏洛走进去,在他身旁坐下,要一杯加冰的威士忌。两个男人打个照面,互相点点头,两杯过后,苏洛随口向他提起自己刚刚收养了一个男孩,一头金发、蓝眼睛,像个小天使。他像个幸福的傻气父亲一样把养子的照片拿出来给陌生男人看,语气里带着微微的醉意。

“你看,这个孩子多可爱。大家都说虽然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眼睛却长得一模一样。”

俄罗斯男人在看到照片之后笑容凝固了,他端详男孩的五官许久,才勉强挤出一个笑。“的确和你有点相似。”

“福利院的社工告诉我,这个男孩有俄国血统,所以我想,我应该来这里看看——看看什么样的国家竟然能生出这样可爱的孩子。”

“那个孩子跟你一起来了?”男人急切地问。

“没有,没有,他在美国。现在是寒假,他去参加冬令营了。”

“他在美国?你是美国人?”

“哈,你真幽默,”苏洛装作喝醉了一样大笑起来,“你没听出我的俄语不太标准么?”

俄国官员沉默好一阵,才说:“我也曾经有这样一个儿子,如果他还活着,估计就像他这么大了。”

“他夭折了么?”

男人点点头,把照片推回去。

“抱歉,我不该问这样的事。请你喝杯酒吧。”

苏洛叫来酒保,给他们一人添了一杯新酒。男人举起杯子正要喝下时,苏洛制止了他。

“敬命运。”

他盯着俄国人的眼睛,将酒一饮而尽,然后放下酒杯走出了那间酒吧。

他再也不想来这个国家了,到处都是雪,雪覆盖了一切,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这些白色的、无辜的、单纯的凝结晶体。它们掩盖一切平庸与罪恶,一视同仁地降落在每一个人肩头,似乎这样就能让这个世界显得干净一点。离开莫斯科时,他在机场看到了脏雪,融化在污水中,因为无数次的踩踏与淤泥融为一体。苏洛因为这样落魄的雪笑出声来——看啊,你总会有跌落泥尘的一天。


伊利亚对他去俄罗斯的真实目的毫不知情,只以为自己的监护人是去出差了,因此苏洛一回到家他就围在他身旁急急地问道:

“你去红场了么?去冬宫了么?”

“没有,时间太紧了,我去开完会就得赶回来。”

“你至少应该去红场走走……”伊利亚低下头,用手指去磨蹭那个俄罗斯套娃,那是苏洛在机场时匆匆买下的纪念品。

苏洛听说过这种“红场情结”。他的俄文老师,一位俄罗斯老妇人告诉他,她在和丈夫订婚那天去了红场,在黄昏明暗不定的光线里,他们看着克里姆林宫的影子映在红场上,雪中的黑色云杉投下重重诡影,而亚历山大罗夫花园被覆盖在厚重的雪堆下,像敦实、宽厚的牧农老神。俄罗斯的一切都在这里,在波克罗夫大教堂金色的尖顶上、在卫兵黑色的军靴下、在新人献给列宁墓的鲜花里……看到这一切,他们就像所有的俄罗斯人一样固执又无来由地觉得自己会得到幸福。这样的情结从苏联时期的那一代开始,一直延续到伊利亚这个年纪的孩子身上,由一条看不见的红线串联起来:红场、阅兵式、苦寒的大地、卑微而顽强地活着的人民……

“你真的应该去红场走走……”伊利亚重复道。

“如果有机会,下次我一定会去的。”苏洛捏捏他的脸,又说:“下次带你一起去好么?”

“可以么?”

“为什么不可以?”

伊利亚低下头半天没说话,终于开口时,他嘟囔起来:“我以为你不会想跟我一起去……”

“为什么?”

“我以为你会想要离我远点,因为我总是提那样的要求。”

“啊哈,看来你还有点自觉。”苏洛用食指顶住他的眉心,像戳一只成熟的柿子一样轻轻用力,“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就不应该胡思乱想,应该干点什么,你知道么?”

“什么?”

“看多几部老电影!”苏洛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肩,把他拉近自己,“你看过《荒野大镖客》了么?没有?《碧血金沙》?《虎豹小霸王》?都没有?天啊,快过来,我必须给你补补课!”

他把男孩摁在电视机前,等到快枪手终于要在黄沙滚滚里和他的对手决斗时,男孩睡着了。枪声不断响起,快枪手的第一枪击碎了燃烧瓶,第二枪击中了敌人的马,第三枪击碎了敌人的头盖骨,他赢了,他能活下来了,但是男孩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

——幸好他一无所知。



B - side: Phantasmagoria - Smooth Current


女孩走过伊利亚的位置,摆动的手臂不小心碰掉了他的橡皮擦,还没等他弯腰去捡,女孩已经伸手一捞把橡皮擦捡起又放到了他的桌上。

“谢谢。”

“不客气。”

女孩说完这句话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他的桌子旁看着他,“我们还没有互相认识过,对吧?”

“应该吧……”

除了自己的两个好友外,伊利亚几乎和其他的同学都没有交集,尽管他能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但他从来没有主动和他们说过话。比如眼前这个叫做盖比的女孩,他知道她在科学课上格外活跃,除此之外便一无所知。

“那么我们现在互相认识一下吧。我是盖比,盖比瑞拉·泰勒。”

“我是伊利亚·科里亚金。”

女孩转身在他前桌的空位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传单。“来加入我们的自然科学社吧,还差一个人我们就能参加今年的科技节大赛了。”

伊利亚没碰那张传单,而是问:“为什么找我?”

女孩耸耸肩,说:“不是针对你,我打算给班上所有人都发传单,但是从擅长科学的人开始会比较好,我认为。”

“我不感兴趣,谢谢你。”他想要把传单递回去,但盖比挥挥手,示意他留着。

“拿着吧,如果你改变心意了,可以来我们的社团活动室看看……”她伸出手指着传单下方被画着红色横线的一行字,“这里是地址。”

女孩走掉了,伊利亚只扫了那张传单一眼便把它塞回抽屉。伊利亚没有参加任何一个社团,因为放学后他只想回家,尽管苏洛一直希望他能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加入棒球队或者篮球队,但他更乐意和苏洛待在一起。科技节听上去很有趣,但这没有改变什么,他待会就会把这张传单扔掉。

但是这天苏洛没有按时出现在校门口,伊利亚收到他的信息,会议延迟了,他会晚到半小时。伊利亚正对着手机里的信息发呆,叫做盖比的女孩突然跑过他身旁,看到他坐在那里后便倒退几步回到他旁边,朝他打招呼:“嘿,科里亚金,来看看我们的社团活动么?”

这下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自然科学社是一个迷你社团,包括盖比在内只有四个人,刚刚达到能组建一个学生社团的最低人数要求。他们的活动室窄得和杂物间没什么两样,因为里面摆满了昆虫标本和玻璃仪器,走路必须小心翼翼。盖比领着他进门,不断提醒他注意衣角,直到她走到最里面推开窗,这间房间才得以透透气。

“其他人还没有到,但我可以先给你介绍一下。”女孩从桌子底下拎出一个工具箱,翻出各种大小扳手和螺丝摆在桌面上。“我们想要在科技节上组装一个火山喷发模拟器,演示火山喷发的过程,但是现在只有四个人,达不到参赛要求。”

她给他看他们画的结构图,又后知后觉地问:“你不会泄密吧?这可是我们的最高机密。”看到伊利亚摇摇头之后又自言自语地说道:“也是,我记得你什么社团也没参加。”

然后女孩自顾自地讲起那个火山喷发模拟器,好像他已经答应了要加入一样,这八成是个阴谋,因为等到其他的成员出现,女孩便迫不及待地宣布她终于找到了最后一个队员。那三个孩子一起欢呼起来,团团围在一起,七嘴八舌地开始介绍他们的构想,这让伊利亚毫无拒绝的余地。伊利亚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加入了这个社团,苏洛听到这个消息时高兴得像他们已经获得了科技节冠军一样。他提议他改天可以请社团里的朋友来家里吃一顿饭。

“这样对增进友谊很有帮助,而且我们家的地下室空得很,你们可以用来做实验室。”

“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友谊’。”伊利亚这样纠正道,但苏洛毫不在意地笑着,好像男孩的话只是幼稚的玩笑。

“话可别说得太早,小男孩。”

他没有拒绝苏洛的提议,做客那天,孩子们扛着实验器材一起来,像一个个丰收的矮人。晚餐让他们乐不思蜀,几乎忘记还有火山喷发模拟器这件事,好在盖比还算清醒,她跳起来把男孩子们的头统统敲了一遍,命令道:“是时候开始工作了!”

他们在苏洛家的地下室敲敲打打半个月,终于把火山喷发模拟器做了出来。模拟实验时,他们请苏洛来参观,用红血浆模拟的岩浆从发泡塑料制成的火山内部喷发出来,下面则是一个用玻璃缸包裹起来的透明展示窗。模拟成功极了,连苏洛也这么觉得,但是科技节上,岩浆堵塞,他们只好临时拆掉一颗螺丝,结果岩浆突然爆发,把围在周围的人都溅了一身红。

回家的路上,盖比推着她的单车,伊利亚一言不发地走在旁边。他们两个看起来就像刚刚从西班牙的番茄大战回来,狼狈极了,就连一向神采奕奕的盖比也恹恹不振。

“我们会吸取教训的。”她最终这么总结道。

伊利亚点点头。

“谢谢你愿意加入我们,伊利亚。”

“不客气,”顿了顿,伊利亚继续说,“以后我也能继续待在你们的社团里么?”

女孩却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露出狡黠的笑。

“我不是说了么?‘谢谢你愿意加入我们’,你早就是我们的社员啦。”

说完这句话,她跨上单车,飞快地消失在了街尾。


评论 ( 18 )
热度 ( 84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