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S.O.S. 07

警告:

可能踩雷,请注意看警告↓

伊利亚是一个刚刚从红/灯/区逃出来的CHUJI,苏洛收养了他。

每一节的题目是推荐配套食用的BGM。

下一章


07


A - side: Haunted Days - Trembling Blue Stars


“13,坏运气。”

伊利亚嘟囔起来。他脸色糟糕,因为睡眠不足,眼睛底下的眼袋都微微发青,看起来像落到煤灰堆里的小麻雀,这让苏洛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但伊利亚不乐意了,他抓住苏洛的手,把它塞回被子里。不过看在苏洛在一晚上给他添了那么多麻烦的份上,他的确有资格这么做,因此苏洛只能悻悻地收回了手,让它安安分分地待在被子下。

凭心而论,苏洛并不是故意让自己的被监护人担忧的,这一切都是不可抗力,他怎么能预料到他会在自己的起居室里绊倒还扭伤了脚踝呢?伊利亚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动静,跑出来时正好看到苏洛面朝下栽倒在地上,他立刻以为自己的监护人受了重伤,不顾苏洛的阻拦便叫来了救护车。坐在救护车里前往医院时,男孩一直抓着他的手,时不时安慰他“一定会没事的”,结果医生接诊后,发现这只是一起轻微的扭伤,甚至不需要上医院,用冰敷法就能解决。听到医生的话,伊利亚的脸立刻涨得通红,就连一旁的护士也忍不住安慰这个孩子:“没事的,你爸爸马上就能回家了,高兴点?”而苏洛几乎克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这让男孩更加窘迫,一直红着脸到家,直到看到墙上的日历后,他才恍然大悟又闷闷不乐地说道:“原来今天是黑色星期五……难怪,13,坏运气。”

也许对于伊利亚来说,黑色星期五只不过是个符号,但对苏洛来说,数字13和星期五组合起来就意味着坏运气。这对组合对基督徒来说一直是噩运的代表,但苏洛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信仰上帝的人。从小开始,他们家就很少上教堂,也鲜少与教区里的牧师先生交流,因此他一直认为黑色星期五对他们来说只是个流传已久的谣言,直到他13岁那年在黑色星期五摔伤了脚。从那时起开始,只要遇上黑色星期五,他就一定会遇上什么让人不快的事。去年,他的车被路上冒出的大头钉扎破了轮胎,为了等道路救援,他不得不在高速公路旁等了一小时;前年,他在黑色星期五分手,走出餐厅后发现前方发生连环追尾事件,堵塞的车辆一直塞到他的嗓子眼;大前年,他做好的PPT莫名其妙地丢失,为了赶上第二天的会议,他不得不连夜赶制……虽然这都不是什么临头大难,但这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发生,他不得不怀疑上帝是不是在他出生时给他添加了这样一条出厂设置:“黑色星期五灾难体质。”

现在,这个体质的直接后果就是,苏洛不需要早起给伊利亚做早餐了。男孩宣布在他的监护人痊愈之前由他包揽早餐,苏洛每天早上只要躺在床上等着伊利亚把早餐端到他面前就好,这样的好事让他几乎怀疑他的“黑色星期五灾难体质”是不是反转成了“黑色星期五幸运体质”。除此以外,伊利亚还负责准备晚餐、洗盘子、收拾房间、剪草坪、每天给后院里的小鸟投食器添加玉米粒,但很快,苏洛发现男孩准备的早餐只有煎鸡蛋和三明治,晚餐从来都是土豆泥、肉饼、黑麦面包,就连罗宋汤也很少出现在餐桌上。苏洛怀念自己丰富多彩的晚餐,怀念自己加冰的威士忌,怀念炖牛肉,但男孩把他的提议统统否决,理由是:“那些菜做起来太费事了。”

终于在某天的晚饭后,苏洛决心要给他的男孩上一节厨艺速成课。

“伊利亚,来这里,我想教你一件事。”

伊利亚正在水池边洗盘子,满手都是泡沫,连头也没回。“我在洗盘子!”

“先别管那些盘子了!”

男孩这才放下盘子走到他跟前。

“我们的冰箱里有什么?”

“番茄、意大利面、猪肉、花椰菜、鸡胸肉,还有很多很多土豆。”

“告诉我,你能用这些材料做一顿什么样的晚餐?”

男孩想了一阵,说:“猪肉饼、沙拉、土豆泥。”

苏洛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抽痛。“除了这三样呢?”

男孩又想了一阵。“鸡肉饼、蔬菜沙拉、炸土豆。”

“没有肉酱面这个选项么?”

男孩这次沉思好一会儿,最后说道:“肉饼比较方便。”

“每天都吃同样的食物多无趣啊。”

“但是这样比较方便。”

苏洛只好亲身示范肉酱面的做法并不比肉饼复杂,只是需要一点耐性去适应。伊利亚一言不发地看着,等苏洛将一碟热腾腾的意式肉酱面捧到桌上后,他抬起头说:“所以,你不喜欢我做的晚餐。”

苏洛没料到男孩会这么想,赶紧说:“我只是想要多教你一些做菜的技巧。”

“因为你不喜欢我做的晚餐。”

“当然不是,你做得很好,但是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吃一顿肉酱面。”

他不敢相信,他开始朝一个14岁的男孩撒娇了,但男孩还是眉头紧皱,嘴里嘟囔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是不喜欢我做的晚餐”,他该怎么办?他只好继续撒娇道:“你明晚能做肉酱面么,为了我?”

“不能!”

男孩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留下一堆还浸在泡沫里的碗和碟子,苏洛看看它们,挣扎一般朝男孩喊道:“伊利亚,我还没教你该怎么用洗碗机呢!”

回应他的只有男孩“砰”的一声关上门的响声。



B - side: Apologize - OneRepublic


如果用天气来比喻心情,伊利亚会把自己今天的心情评定为:“阴,有小雨”。

自从苏洛受伤之后,他开始搭乘校车上学,那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因为其他的孩子常常会要求你换一个座位,好和自己的朋友坐在一起,于是他常常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好让自己不再像个偷食的鸭子一样被赶来赶去。

下着小雨,校车没有坐满,他孤零零坐在最后一排,而其他的孩子都坐在前面,和伙伴们说着、笑着。校车停下来,门打开,新上来的人一路走到底,坐到了他的旁边。“嘿,伊利亚,看起来你不太开心?”

——盖比。

“你什么时候开始坐校车上学了?”

盖比往常都是自己骑单车上下学,他从来没有在校车上见过她。

“只是今天而已,我的单车坏了。”女孩歪歪头,仔细瞧他脸上的表情,“你的表情真可怕,和你爸爸吵架了么?”

“他不是我爸爸。”伊利亚一字一顿地说。

“不是么?有什么差别?要我说,他可比我爸爸好多了,我已经快一年没在家里见到他了,妈妈也很少在家。如果你不想要,把他让给我吧,我很乐意和你换一个爸爸。”

伊利亚听出她语气中的调侃意味,但没用,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开口这么说道:“不,我绝对不答应。”

——他和我签了协议,他只能有我这一个被监护人。

“你真的很喜欢他,”盖比这么盖棺定论道,“所以,你们吵架了么?”

“没有……”

“别骗人了,快告诉我。”

“我没有骗你,我们没有吵架,就是……他嫌弃我做的肉饼……”

盖比瞪着他,似乎在消化这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又似乎在因为这个诡异的理由而诧异。

“所以?”

“他想让我做肉酱面,意大利人的东西……他就是不喜欢我做的东西……我怎么做他都不喜欢……”

女孩把书包垫在膝头,把手臂支在书包上托着下巴,看着她的伙伴。“所以,你做的很难吃?”

“没有,他都吃了快一个星期了……”

“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你们家就在吃肉饼?如果我是你爸爸,说不定已经把你扔出去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家不是一直是苏洛先生做饭么?”

“他扭伤了脚,所以现在我在做饭。”

“哈,哈哈哈。”

女孩发出几声干巴巴的笑,引来伊利亚不满的瞪视,她把男孩的脸推过去,说:“别这么瞪着我,如果你想让我告诉你该怎么办,就别这么瞪着我。”

“我该怎么办?”

“回家道歉,给他做一份肉酱面。”

“我为什么要道歉?”

“让我想想……嗯……因为强迫他吃了一周无聊的俄罗斯肉饼?因为乱发脾气?因为完全不照顾病人的想法?随便找一个理由吧,随便哪一个都行,我看腻你这张臭脸了,快回家和他和好。”盖比命令道,还用手指用力戳了戳伊利亚的额头。“小心他被别人抢走了!”

伊利亚没有说话,这让盖比又不满地戳了他好几下,在还是没得到回应之后,她放弃了自己迟钝的同伴,把书包甩到旁边的座位后靠在椅背开始闭目养神。伊利亚的手搭上手表,手指不停敲击起表盘,发出轻微的响声,但没有人听到,因为这些细微的声响都掩盖在校车发动机的轰轰声响里。


伊利亚一回到家就急急跑回自己的房间,从自己的床垫下抽出那本观察日记,翻到几天前的记录。半分钟后,他发出一声懊恼的声音,把观察日记塞回原处,匆匆跑到厨房。

冰箱里没有番茄了,他翻遍了整个冰箱,之前那些怎么也用不完的番茄不知何时消失无踪。伊利亚对着打开的冰箱发呆了一阵,然后跑出了家门。



A - side - plus: I Call It Love - Lionel Richie


苏洛拎着伊利亚最爱吃的披萨推开了家门。他下定决心,今天就要和伊利亚和解,彻底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冷战。苏洛暗暗责怪自己没有早一点和男孩道歉,反而放任他胡思乱想,他没有嫌弃伊利亚的意思,但男孩无疑会错了意。然而没有人在家,男孩消失了,书包被扔在床上,而不像平时那样被挂在门后。他拄着拐杖下楼,正准备给伊利亚的手机打个电话时,门被推开,男孩抱着一个纸袋跑进门,看见苏洛随手放在桌上的披萨盒时突然大喊了一声:“不许动!”

正拿着手机的苏洛猛地抬起头。“怎么了?”

“不许开那盒披萨!”

“为什么?”

“我……我准备要做肉酱面了!不许吃那盒披萨!”

苏洛拿着手机的手慢慢垂下,嘴角不由自主地一点点上扬,最后演变成一个明目张胆的笑。

“真的么,伊利亚?”

“当然了……”

还没等男孩费力地把那个袋子放到料理台上,苏洛拄着拐杖走过来说:“我也来帮忙吧。”

“你不许帮忙,去那边坐着。”

男孩故意颐指气使,推着他让他坐到餐桌前的椅子上去,苏洛只好举起双手示意弃权。男孩在厨房里团团转,一阵捣鼓后,把一碟肉酱面端到苏洛面前,殷切地看着他:“尝尝。”

苏洛尝了一口。面还有些硬,肉酱倒是味道不错,番茄烂熟如软泥,肉剁得细碎,红红火火地均匀铺满面团。他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把面推到伊利亚面前,说:“你也尝尝。”

男孩尝了一口,立刻皱起眉。“面太硬了。”

他立刻要把面端回厨房重做,但苏洛拦下他,让他坐在旁边看着自己把那份不够完美的意式肉酱面吃完了。“我向你道歉,伊利亚,我没有嫌弃你做的晚餐,我不该那么说。”

伊利亚摇摇头。“是我的错,我不该朝你发脾气的。盖比还说,如果有人让她吃一个星期的肉饼,她会把那个人扔出门……是我的错,所以今晚我要和你一起吃肉酱面。”他把一份不完美肉酱面端到自己面前吃完了,然后给苏洛看吃空的碗。“喏。”

苏洛彻底笑了起来。


这天晚上,伊利亚抱着枕头爬上苏洛的床,宣布道:“我要和你一起睡,免得你半夜再把自己摔伤。”

“不行,”苏洛看了一眼男孩,“我怕你晚上会把我踢下床。”

“我不会的!”

“万一呢?”

男孩咬住下唇。“那……你可以把我扔出门……”

“伊利亚?”

苏洛喊他的名字,伊利亚闻言抬头看着他的监护人,用眼神问道:怎么了?

“你必须知道,我不会把你扔出门的,永远不会。”

男孩愣了两秒,然后拽住苏洛的手,点了点头。他的监护人帮他把枕头放在自己的枕头旁边,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两下。

“睡觉吧,伊利亚。”

“嗯。”

男孩这么回应道。

评论(22)
热度(87)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