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S.O.S. 08

警告:

可能踩雷,请注意看警告↓

伊利亚是一个刚刚从红/灯/区逃出来的CHUJI,苏洛收养了他。

每一节的题目是推荐配套食用的BGM。

下一章


08


A - side: Gooey - Glass Animals


关于惊喜的定义是:惊讶、欢喜。二者缺一不可,就像往苏打水里加上酸柠檬片,如果没有小苏打、不存在气泡、没有柠檬酸味,那么就不存在那一口刺激口舌的饮料。然而拿破仑·苏洛所经历的惊喜却更为复杂,除了那口惊讶外,只有少量欢喜,更多的则像噎在喉头的二氧化碳气体——他感到担忧,没错,担忧。

第一,他发现伊利亚在这个夏天里长高了近五厘米;第二,他发现伊利亚也开始有追求者了。当他发现第二点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不是说女孩们都不喜欢书呆子的么?

“所以……你想和我谈谈么?”

伊利亚抬眼看他,好像他在说什么荒谬之事,一秒后,他果断拒绝了。

“不。”他的男孩摇摇头,“不用。”

“真的?我可以给你一点建议。”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苏洛,你就想把我推出去,好让自己落得轻松。”

“不,我只是想教你怎么用应对这种事。就算是拒绝别人,也有一种更好的办法能让你和那个女孩以后还能做朋友。”

“我不想和她做朋友,”男孩撅着嘴,“我不喜欢她。”

苏洛早就猜到了。

这天他回家时,女孩正把他堵在街旁。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通常比男孩高,但她并不比伊利亚高,从苏洛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她特意刷过的睫毛和脸上的腮红,还有头发上打着的卷。只看侧面,似乎是个值得一看的女孩,只有一点,她的腮红打得太高、睫毛刷得太浓,让她看起来像被沥青黏住脚的红头苍蝇,不但滑稽,还有些可怜。苏洛挑挑眉,发现自己开始对年轻姑娘如此挑剔,这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在附近的停车位停下,好继续瞧瞧这出好戏,然而伊利亚毫无兴致,只想尽快脱身了事。他的态度连苏洛都要摇摇头,而对面的姑娘表情惊讶又愤慨,指甲掐进手掌里,就在苏洛担心她会扇他一巴掌时,伊利亚突然抛下她径直往前走去,再也不想管她在他身后说什么了。苏洛赶紧发动汽车,想要跟上自己的男孩,车窗突然被咚咚咚地敲响了。一个胖脸大妈脸色不善地看着他,说:“你还没缴停车费呢,先生。”


“所以,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么?”

苏洛用叉子卷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视线盯着那些打滑的面条,看它们被一圈圈缠上银色的餐具,然后像一条死鱼一样被插起、提到空中,红色的酱汁从它们身上滑下,像被献祭的以撒。

“什么怎么回事?”

“你是怎么突然被一群女孩缠上了?”

他的伊利亚停下咀嚼的动作,表情变得愤愤不平,手里的叉子无意识地戳动白瓷盘,叮叮叮、叮叮叮。

“都怪你……”

“我?”

“我早就说过了,我不该穿你那件衣服的。”

“那件西装?”

“没错,那件尼加拉瓜蓝……”

“是尼加拉蓝。”

“没人在生日会上那么穿!”伊利亚把盘子一推,“大家都穿着T恤和牛仔裤,只有我穿着西装……”

“我也让你穿着牛仔裤和匡威了,不是么?所以你在怪我把你打扮得太好看了?”

伊利亚哽了一下,然后他理直气壮地点点头,说:“没错。”

——现在苏打汽水里抛入了一颗樱桃。红色的果实在气泡中翻滚、下沉,但始终没有沉底,它被不断升腾的气体推搡着,上升至上层,露出汽水表面,像颗悠悠球一样打转,滑溜溜的,像鱼一样狡猾。

“真让我惊讶,小男孩,”苏洛眨眨眼,“我现在不打算教你怎么好好拒绝别人了。”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能自己解决好。”

“你就想把我推出去,好让自己落得轻松,对么?”伊利亚站起来,把还没吃干净的盘子拿到水槽那里去,又走回餐桌前,“没那么简单,苏洛,我们有合约的。”

“当然了。”苏洛朝他眨眨眼,目送他大步走回楼上。


这件事在他的脑子里停留的时间越长,他越难分辨出自己到底对此有什么样的想法,又或者,他该有什么样的想法。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令人伤感,不是么?他没料到这件事来得这么快,按照他的想法,再过两年,也许是三年,伊利亚才会开始为围绕在身边的女孩苦恼,但是世事难料。即使是自己种的花,送出去时也多少会有些不舍,更何况那是他的男孩。

也许他该给伊利亚准备一件新西装——尼古拉蓝的,他穿这个颜色很好看——而不是让他穿着一件旧衣服。那是苏洛在他那个年纪时的西装。他坚持要给伊利亚准备一套正式一点的衣服,但男孩不愿意他破费,每当他想带他去裁缝店时,男孩都会死死扒住门框,因此苏洛只好退一步,将自己的西装送去改小了,就这样寥草地给男孩披上。意外的是,那件衣服很合身,像一个严丝合缝的拥抱,他难得对衣服赞不绝口,男孩也因此脸色鲜艳。

——也许他该给伊利亚准备一件新西装,同样是尼古拉蓝的,衬他的眼睛。这样伊利亚就会显得更加特别,而不是被混在那些邋遢的男孩里,被女孩们一眼扫过就略去。也许他该教他怎么和女孩相处、怎么逗女孩开心、怎么说话,以及,怎么拒绝。

又或许,他应该什么也不做,就这么等着……



B - side: Dream On - Depeche Mode


“你不能就这么捂着他。”

盖比坐着,把手肘支在腿上,把那一小盒牛奶吸得倏倏响。教室里一如既往地很吵,有人在说笑和打闹,走廊里还有篮球被一下下拍打在地的声音,但伊利亚的角落很安静。

“我可以,没什么不可以的。”

盖比把喝空的牛奶盒放到桌面,说:“苏洛先生……有三十岁了么?”

“他就是三十岁。”

“唔,真年轻,所以你不可能这样捂着他一辈子的。他以后说不定会结婚的。”

“那又怎样?”伊利亚用铅笔奋力地在草稿纸上画着辅助线,然后又用橡皮擦掉。

女孩正想开口说话,教室门口突然有人探进半个身子,挥手朝伊利亚喊道:“嘿!科里亚金!”

他们同时抬头看了一眼,然后伊利亚迅速站起身收拾好桌面上的东西,拎起了书包。盖比瞪大眼睛,张着嘴半天没闭上,她摊开自己的双手,喊道:“伊利亚!”

男孩看着她,等她说话。

“威尔·肖?”

“怎么了?”

“但是你甚至不肯让艾米丽·格兰特接近你家?为什么……威尔·肖?”

伊利亚扭头看背着包等在门口的另一个男孩,说:“他长得还不错。”

“他长得不是和……”盖比突然闭上了嘴,盯着伊利亚,“伊利亚,你在开玩笑吧?”

“我不开玩笑,盖比。我要走了。”他背上书包,走出教室。

他和威尔一起走出校门,男孩突然对伊利亚说:“我们要去对面的公园逛逛么?我带了滑板来。”

“听起来不错,好吧。”


学校对面的公园最出名的是那片小树林,秋天的时候,叶子变成红和黄,草地上铺满厚厚的、被风干的叶子,踩上去沙沙响。很多情侣喜欢去那里散步,拉着手随便说点什么,反正语言不重要。但不仅如此,林子前面是一片平地,人们在那里滑冰、练习极限单车、玩溜溜球,公园被平均地分成两半,互不干涉。伊利亚和威尔在那里找到幸运地一个空位,威尔把包交给伊利亚,就这样开始自己的练习。

上个周日前,他连威尔·肖是谁都不知道,他隐约知道他在隔壁班,但除此以外一无所知。威尔是自然科学社的一个编外成员,偶尔会来帮忙,但更多的时候他待在棒球队,和自然科学社的朋友们没有任何交集。伊利亚加入得晚,因此从来没有见过这位编外成员,但在盖比的生日会上,自然科学社的成员齐聚一堂,于是威尔也被叫来了。盖比正在唱生日歌,他坐在一旁拿着可乐,伊利亚正好坐在他身边,男孩看了他一眼,伊利亚也看了男孩一眼,在生日蜡烛昏暗的光里,他发现男孩有一双和苏洛一模一样的眼睛。偶尔,伊利亚会以为自己身边的男孩是一个小时候的苏洛,是一个不那么咄咄逼人、也不那么耀眼,甚至有些温吞的苏洛。他们坐在一起时常常无话可说,却没有人觉得尴尬或者乏味,只是懒洋洋地坐在一起,便一起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直到威尔开始哼歌,他们便一起搭上公车回家。

威尔的家离他和苏洛的家只有一条街的距离,于是他总是会先把伊利亚送到家再走回去。有时候伊利亚提出他们应该交换着送对方回家,但威尔不答应,他坚持认为应该先确保伊利亚到家,如果换做平时,伊利亚绝对会为此生气,但当威尔说“我喜欢送你回家”时,他放弃了反驳。伊利亚懵懵懂懂地想,是因为自己喜欢他么,还是单纯因为威尔和苏洛长得很像?最终,他决定不去思考这个问题,他想:这是个伪命题,接受他人的善意是很正常的。


他和威尔说再见时,苏洛已经到家了。在餐桌上,他的监护人欲言又止,等他终于决定开口,伊利亚抢先一步说:“他叫威尔,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个的话。”

“噢。”他的监护人点点头。“恭喜你又多了一个新朋友。”

“他不是我的新朋友。”

苏洛看着他,等着他说下一句。

“他可能会是我的男朋友。”

苏洛噎了一下,伊利亚顺手把自己的果汁推到他面前,但他没有接过去,甚至没有看那杯橙汁。

“伊利亚,你是认真的?”

“我不开玩笑。”

男孩这么说着,把果汁推得更近,苏洛狐疑地看他一眼,终于接过了那杯果汁。再开口时,他的声音已经完全平静,和往常的毫无二致。

“你需要和我谈谈么?也许我能给你点建议。”

“你还有这样的经验?”连伊利亚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变得阴沉下来,而苏洛耸耸肩,没回话。

“留着你的经验吧,我才不需要。”男孩站起来,把没吃完的碟子拿到水槽,又走回餐桌旁,“说实话,为什么你的经验还没能给你自己找回一个女朋友?”

“你忘了么?我们有合约的。”苏洛的的语气恢复了那种适度的轻佻,此时在伊利亚耳中格外刺耳。

“原来你还记得我们有一份合约。”

他走上楼,再一次把苏洛和脏盘子扔在了厨房。


评论(33)
热度(83)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