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S.O.S. 09

警告:

可能踩雷,请注意看警告↓

伊利亚是一个刚刚从红/灯/区逃出来的CHUJI,苏洛收养了他。

每一节的题目是推荐配套食用的BGM。

下一章


09


A - side: I Can't Tell You Why - Eagles


尴尬的晚餐并不少见,苏洛之所以胆敢这么说,是因为他对此经验丰富。在他的大脑内部大概有一个探测仪,经过经年累月地调试,一旦主客落座,他便能从开场白里侦测出此后这一晚上的气氛,而当那个长着一头卷发的男孩穿着黑色的匡威踩在他们家的玄关时,他就预料到这不会是个令人愉快的周五夜晚。

伊利亚领着那个男孩进门,只说了一句:“威尔,这是苏洛,我的监护人。苏洛,这是威尔,我的朋友。”他的男孩往常就沉默寡言,在餐桌上也不打算做些什么调节气氛的举措,只是任由沉默在餐桌上蔓延,由一个人游走到另一个人。叫做威尔的男孩坐立不安,苏洛也浑身不自在,只有伊利亚行动自如,就像平常一样高效地进食,就像是在完成什么任务。终于,苏洛决定开口。

“威尔,我听说你的家就住在隔壁那条街?”

“对,不远,就在那间黄色屋顶的面包店附近。”

“伊利亚应该早点请你来家里玩的。”

听到这句话,伊利亚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威尔有些羞赧地笑笑,说:“谢谢你,苏洛先生。”

“伊利亚说你的爸爸是外交官?”

“嗯……他在领事馆工作,但他是个商业顾问,不是外交官。”

“你一定去过很多国家吧?”

“挺多的,三年前我们才从马其顿搬回来,那之前在喀麦隆待了两年,更早的时候我们在南非、伊斯坦布尔、大马士革待过,那之前我们基本上都在南欧和北非,好像还去过黑山,但那时候我太小了……”

“真棒,那一定非常刺激。”

男孩羞涩地笑笑,餐桌却又变得沉默下来,苏洛竭力开口再次问道:“今晚你们有什么打算么?”

“我们想借用你的投影仪,苏洛先生,”威尔举起一个DVD盒,“我带了一部电影来,《与狼共舞》。”

这个名字让苏洛心理的痉挛稍微舒缓。那也是他小时候喜欢的电影,他看过不下五次,总是憧憬自己也能拥有一匹小马,但他的父母所能做的,就是在周末集市时给他买一顶牛仔帽,然后告诉他,现在他是一个合格的牛仔了。苏洛看着眼前的男孩,感觉他的眉眼都异常熟悉,如果他没有看走眼,这个男孩几乎就像一个少年版的他,只不过他的头发没那么卷,脸颊也没那么容易红罢了。

“正好,我待会约了一个朋友,让你们两个待在家没问题吧?”

威尔迅速答应他们会好好看家,而伊利亚甚至没有说话,苏洛却似乎得到首肯一样很快起身,离开了餐桌旁。五分钟后,他穿戴整齐下楼时,两个男孩还坐在餐桌前,慢悠悠地解决那一盘海鲜烩面,他们没有说话,但伊利亚穿着拖鞋的脚晃着,时不时会踢倒威尔,而威尔完全没有躲闪。苏洛捕捉到伊利亚的拖鞋是蓝条纹那双,仍然是他刚刚来到苏洛家时选择的那双,上面带着一只白熊,而威尔穿着另一双灰色条纹的,上面的棕熊好像一只正在求偶的动物,正朝白熊发出呼唤。苏洛突然意识到今晚选择做海鲜烩面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纠缠在一起的面条并不是什么好的隐喻,而浓稠黏腻的白酱更让人浮想联翩,但他不愿再多想,也没有再说一句话——他选择套上外套出门。



B - side: Beautiful Things - 西原健一郎


威尔太奇怪了。伊利亚以为像他这样的棒球队男孩把周末时光耗费在球场上,至少,他也该跟一帮朋友拿着游戏手柄坐在电脑前,但威尔不是。他擅长所有的运动,甚至懂得很多奇怪的体育项目,但他没有太多朋友,威尔就像绝缘体一样,跟所有人都保持适度距离,就连伊利亚有时候都为打断他的发呆感到负罪。然而他远远谈不上孤僻,他对任何人都十分友好,任何人都因此对他抱有善意,但仅此而已,他很少更进一步。因此当他们开始一起散步回家时,伊利亚怀疑过他找上自己的目的,对此威尔却只是耸耸肩,回答道:“因为你似乎也觉得很无聊。”

这是又一个莫名其妙靠近他的人。在被苏洛收养之前,伊利亚坚信世界上的一切都需要等价交换,但既然他们因为无聊凑在一起,就算是某种生物本能的驱使。因为无聊,他们常常在放学后去街上闲逛一会儿,但威尔从来没有试图拉着他逃课,这就是他和苏洛的不同之处。伊利亚毫无理由地坚信,如果自己身边的这个男孩是一个少年时的苏洛,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从课堂上骗出去,就为了带着他去看一场拙劣的弗拉明戈。这个习惯很糟,他总是忍不住拿威尔和苏洛做对比,猜测如果是苏洛他会怎么做,但无论他模拟出多么真实的场景,苏洛都不会是待在他身边的那个男孩,他很早就过了那个能在街道上发疯的年纪,而伊利亚还在摸索如何才能在街道上发疯。

他和威尔去闲逛,因为无所事事,便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街边的护栏上、联排公寓的台阶上、海边的草坪上。然后威尔会告诉他自己跟着父母去过哪些国家,见过什么人,遇见什么事,还告诉他自己在十岁时跟着爸爸去捉鱼,结果用鱼叉扎到自己的脚的糗事。作为一个外交人员的孩子,他知道不少自救措施,甚至知道被绑架时应该如何自保。“可惜我还没遇到过能用上这些知识的机会呢。”他这么说时,伊利亚弄不清楚他话中的情绪到底是庆幸还是遗憾。

可惜伊利亚没有什么可以和他分享,他不愿意把自己的故事暴露出来,否则只会招来苍蝇和同情,于是他只告诉威尔自己是在福利院被苏洛收养的,然后威尔便善良地对此闭口不提。作为交换,他教威尔怎么吹口哨,那是他的一个客人教给他的,逃出东区时,他已经会用口哨吹一首《重回黑暗》(Back in Black)了。教会威尔这首歌花了他不少时间,以至于到后来他怀疑威尔是不是故意学不会,好骗自己留下来陪他。

他们当然也去过威尔的家,但比起伊利亚,威尔似乎才是浑身不适的那个。对于家而说,那栋房子太冷清了,采光不好、气氛沉重,容易让人郁郁寡欢,即使已经在那里生活两年,威尔还是觉得房子里尽是灰尘的味道,他宁可走到洛杉矶的海滩上晒一整天太阳。而对伊利亚来说,他迟迟没有请威尔到苏洛的家里来坐坐,尽管威尔每天都会送他回到那里——那个家里有一道屏障,让伊利亚不自觉地想要排斥其他人入内。于是他们避开自己的家,走上街头,四处闲逛。

神奇的是,如果他开始在事后回忆他们前几日去了哪里,他会失去记忆,只记得碎片化的景象——融化到手指上的冰淇淋、沾到裤子上的草屑、被踩脏的帆布鞋、刺眼的阳光、滚烫的石子路……他们分享同一只耳机,用同一个手柄射击屏幕上的僵尸,在同一片草地上完成同样的作业,又走同一条路回家。日子突然变得慢吞吞的,就像巨大的鲶鱼口中吐出的气泡,伊利亚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像一个普通的男孩,然而讽刺的时,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普通的男孩”,但是他们扮演得很好,而且越来越入戏、越来越顺手,他们快要成功了!

伊利亚这才突然想到,也许这才是威尔和他会凑在一起的原因——他们都很无聊,而且迫切地想要回归一个真正“无聊”的角色,因此只好像两块磁铁一样被吸合到一起。

他没有理由再把威尔和苏洛对比了,因为某种程度上,他和威尔是同位体,而苏洛是他们共同的背面,站在他们的前面等着他们——伊利亚决定带威尔回家坐坐,那道屏障消失了,他们需要坐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舞台,回到一个真正“无聊”的角色。


评论(6)
热度(62)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