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S.O.S. 10

警告:

可能踩雷,请注意看警告↓

伊利亚是一个刚刚从红/灯/区逃出来的CHUJI,苏洛收养了他。

每一节的题目是推荐配套食用的BGM。


10


A - side: S.O.S. - Hurts


威尔在放学时跟着伊利亚一起回来的次数逐渐变多,这让苏洛觉得自己其实养了两个孩子。威尔很少吵闹,甚至不比盖比活跃,他和伊利亚最常做的事是坐在客厅里分享一部电影,然后他们会开始旷日持久地对一部电影发表评价。苏洛在家时听过一次他们的对话,有趣的是,这两个孩子所说的观点基本一致,却总是滔滔不绝地想要说服对方,这让苏洛很想往他们中间投掷一直炸开的河豚,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然而不能否认的时,他们十分合得来,几乎像一对双胞胎那样,他们开始对话时,苏洛常常会觉得自己毫无插话的余地,于是他干脆让自己变得忙起来,好给这两个孩子腾出空间。伊利亚对他的早出晚归没有异议,他似乎完全不在乎那张合约了,只在乎他回家后有没有记得锁上大门。这天,他又特意在外面逗留到深夜才回家,幸运的是,威尔已经回家了,而伊利亚正站在冰箱前,喝他睡前的最后一杯牛奶。

“玩得开心么?”苏洛问。

“挺不错的。你呢?”男孩反问。

“挺不错的。”

他们僵持着,将餐厅和厨房分隔开的料理台此时同样将他们隔开,苏洛没有动,伊利亚则仰起头一口一口喝掉牛奶,他的喉结滚动着,眼睛却像鹰隼一般盯着苏洛,等他把玻璃杯放下,男孩再次问道:“你的约会开心么?”

“挺不错的。”

“你喜欢她么?”

“当然,否则不会进展到约会这一步。”

男孩垂下头,手指虚虚拢在留着奶渍的玻璃杯上,苏洛注意到他的手指微微颤抖起来,像刚破土的白芦笋,似乎能被一场雨浇灭。太阳穴抽痛起来,但他生生抑制住了伸手摁住痛点的动作。他解释了么?没有。他反驳了么?没有。取而代之的,他撒了个谎,虚构了一个不存在的“她”,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理由,那一串说辞如此顺畅地冲出口,就像本能一样。当然了,他从不以说谎为耻,谁都不可避免地会制造一两个阴差阳错的谎言,他甚至以编造精妙的谎言为乐,但他尽量不在孩子面前说谎,因为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他们会复刻你的举止。再一次,他堕落回那个花言巧语的骗子,为了乐趣和好处满口谎言,但那时候他不以此为耻,现在也不应该,因为谁都会有秘密。谁都会有秘密。

“威尔的爸爸要调去塞尔维亚工作了,”突然,男孩这么说道,“他可能会跟他爸爸一起搬去那里,也可能会留在洛杉矶的祖母家,他问我应不应该留下来。”

苏洛没说话,等着伊利亚继续说下去,但男孩抬眼看他,似乎在等着他的回应,于是两个人绝望地互相看着,直到伊利亚再次开口。

“我应该怎么回答他?”

“你自己决定,伊利亚,如果你想要他留下来,就告诉他吧。”

男孩的手指又揪起来。

“他告诉我,三年前他的爸爸从马其顿调回来之后,他们好不容易才能留在洛杉矶几年。但如果他决定留在洛杉矶,可能五年内都没机会见到他的父母,他好不容易才在这里交到朋友……”

“那就让他抛个硬币决定吧。”苏洛把刘海一抹,心里的急躁越来越明显。听到这句话之后,伊利亚抓起那只玻璃杯重重地在料理台上磕了一下,厚重的玻璃瓶底砸在大理石台面上发出响亮的示威声音,就像一声怒吼。苏洛终于抬起手摁住自己的太阳穴,但他没说话,一句话也没说,这更加激怒了伊利亚。

“我该怎么回答他,告诉我!”

他突然泄气,像个逐渐干瘪的气垫床,浑身疲惫。“如果你不能决定怎么办,就让他自己决定吧。”

“如果他说他会让我来做决定呢?”

“那就替他做个最适合他的决定。”他累得不想再说一个字,但他还是说了。“但别像那个傻小子一样,让别人替你决定,好么?”

他转身走上了楼梯,伊利亚在他的背后,没再说一句话。



B - side: I'll Be A Virgin, I'll Be A Mountain - Maximilian Hecker


“威尔去塞尔维亚了。”

餐桌上,他们终于又喝起罗宋汤,让又酸又甜又辣的浓稠汤汁在喉头滚过。伊利亚的语气平静得连他自己也感到稀奇,而苏洛抬抬眼皮,看了他一眼。

“你要跟我谈谈么?”

男孩摇摇头。“没什么好谈的,我只是觉得他还是更想和自己的父母待在一起。他还有一个弟弟,你知道么?他们一点也不像,但威尔特别宠他,我觉得他没法和他们分开。”

苏洛点点头。

“而且,他似乎已经习惯到处搬家了。他的包大得像孕妇的肚子,但里面总是东西很少,而且所有东西都是便携款。他还会在鞋垫下面塞钱,说那是应急费用。”

苏洛猛地一下笑出来。“他应该在袜子里塞钱,鞋子也可能被人偷走的。”

“我也这么告诉过他,结果他把自己的袜子脱下来给我看,那里面真的塞着一百美元。”

“神奇的男孩。”

“是啊,”伊利亚的口吻就像在说一个与己无关的人,“我真的挺喜欢他的。”

他们不约而同地举起勺子,把热乎乎的罗宋汤送进嘴里。苏洛搅拌着酸奶油喝,伊利亚则一口酸奶油一口汤。他们看着彼此的动作,像两个正在对峙的快枪手,这回,伊利亚先出手:

“你要跟我谈谈么?”

他的监护人耸耸肩。“你想我跟你谈什么呢?”

“谈你的女朋友?”

苏洛抬起眼直直看着他,一瞬间,他忽然什么也不怕了。当他告诉威尔他应该跟着家人走之后,也有这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怕,甚至敢脱掉鞋子在洛杉矶滚烫的柏油马路上走上五公里,但当威尔用一个带着冲劲的拥抱袭击他时,他又缩回蚂蚁大小,心也变得严实合缝,就像齿轮一节一节咬合起来。

“跟你的家人一起去塞尔维亚吧,威尔。”他这么说道,威尔没说话,把鼻尖埋进他的肩膀,他猜这个男孩一定会哭,他连看《鸟的迁徙》都会哭,果然,威尔松开他时眼睛红了一圈。

“我会寄明信片给你的,谢谢你,伊利亚。”

威尔这么说时,他就知道了,就算他告诉他留下来,他也会离开的。不能相信一个在袜子里塞应急金的男孩会变得安分,他总会再离开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跟一只鸟的迁徙差不多,给它们投食不能让它们留下来,给它们鸟巢不能让它们留下来,给它们爱也不能让它们留下来,时间到了,它们体内的本能就会催促它们上路,这是先决性的。

“让我们谈谈你的女朋友吧。”现在他这么说。他迫切地需要勇气,好让心变得舒展,然而空气挤压着它,让它变得严实合缝,像被地壳压迫的板岩。

“伊利亚……”苏洛看起来想要打断他,于是他抢先打断他。

“你想要娶她么?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和她结婚吧,我不介意家里再多一个人。”

“可我没有什么女朋友。”他的监护人似笑非笑,但他没法判断这个表情的含义,他从来都不擅长解读苏洛的情绪,那本观察日记毫无用处,他依旧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有。你出去见她了,不是么?”

“那是因为威尔在家里,我不想打扰你们。”

“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的。你才三十岁,你总会找个女朋友的,对么?等到成年之后,我会搬出去,不会再给你添麻烦。”

罗宋汤彻底冷了,他们似乎都对它失去了兴趣,任由食用它的最佳时间溜走。他们的手指放在桌面上,一动不动,连拨动餐具的动作都没有,伊利亚等了好一阵,苏洛才终于开口。

“你还记得那张合约的事么?”

“记得。”男孩从自己的口袋拿出那张叠得整整齐齐的打印纸,把它摁在桌面上,看着它。“它在这里。”

苏洛似乎想要再次开口,但伊利亚拿起那张合约,捏着它,从一边开始,将它撕成了两半。纸张被交叠,再次撕开,最后那碎成数片废纸,成为了一团垃圾。又或者,它们本来就是垃圾,伊利亚搞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了,他接住碎片,把它们放回桌面。再也没有他替他做的决定了,苏洛会自己做主——他必须自己做主。

“现在我们没有合约了。”

——他要自己做主了,伊利亚终于这样决定,他会让他自己做主。

然而苏洛沉默着,仿佛在默许,然后他突然无声地笑起来。这个男人掀起嘴角的方式很特殊,两侧嘴角同时扬起,同唇线一起形成一个柔和的波形,像无辜又狡黠的孩童,又和顽劣的狐狸有几分相似,伊利亚从没有那么仔细地观察过他人的笑,因此武断地认为没有人能像他这样让人心动的同时又心生怯意。他的手指在这个瞬间碰到了叉子,餐具磕到瓷碗上,发出脆生生的声音,像一记嘲讽的风。

“是的,我们没有合约了,伊利亚。”他这么说道,抬抬眉毛,松松嘴角。

“是的,你可以跟你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这句话让苏洛再次笑起来。

“好啊。”

最终他这么说道。


THE END



一点点想要唠叨的话:

这个系列要完结了,此后还会有一个番外,但是正篇到此结束。

在第六章之前,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要写BE还是HE。最初我只想要写一个养成的先虐后甜的故事,但是中途突然决定想要让他们最终没有在一起,然后我去看了《这个杀手不太冷》,突然我决定转回之前的那个HE的结局,也不知道是那根神经被触动到了。如果这个故事BE,也还会是伊利亚撕掉他们的合约,然后告诉苏洛他们结束了,再也不会有什么可能了,他意识到苏洛永远不可能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爱他,而伊利亚从来只是一厢情愿,他看开了、他累了,他要结束,他撕掉合约,给自己的一个交代,也放苏洛自由。然后我突然决定回到HE线,但即使如此合约一定要撕,否则他们永远不能站在同样的地位相爱。

题目的S.O.S.终于出场了,是Hurts的歌,这支乐队也是我喜欢的乐队之一,所有的歌都像站在雨中一样冷,然而又像诗歌都劈头盖脸浇到头上。非常喜欢他们的《Somebody To Die For》,实在太适合美苏了。哪有人像他们这样爱得那么孤注一掷啊,就算有,我也不管,他们是我的最爱。

中途我有考虑过是不是应该真的给苏洛找个女朋友,但是当我开始考虑苏洛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时,我发现他什么样的女人都喜欢,又什么样的女人都不喜欢——他不爱任何人,他只爱自己,如果他结婚,也不是因为爱情——他只适合和伊利亚在一起,没有其他选择了,否则他会一辈子只爱自己。

那么就让他们在一起吧。


评论(33)
热度(93)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