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苏】一份关于灵媒的采访记录

看《通灵之战》不能自拔的产物,真的太好看了,安利大家去看


一份关于灵媒的采访记录


“要我说,他根本不是灵媒。”

拿破仑·苏洛坐在他的椅子上,身上穿着灰蓝色的人字纹西装。如同传言中的那样,他的头发总是打理得整整齐齐,就像一个刚从BBC古典剧中走出来的富家公子。我们听闻这位来自美国的灵媒拥有爱尔兰血统,因此通灵时偏向于使用盖尔语,他对此并不掩饰,反而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枚银质的凯尔特十字展示给我们。那枚十字看起来已经使用很久,上面留有不少刮蹭的痕迹。

“那是曾祖母留下来的,她教会了我盖尔语,”这位灵媒解释道,“她活了快109岁,到最后连她都觉得自己活得太长了。老贝蛾,谁知道呢,不是所有人都向往永生的。”

此时他盯着壁炉里跳动的火,不知道是不是感知到了什么。火焰异常地活跃,几乎像一个痛苦挣扎在火刑中的人。我们问他:“您在说伊利亚·科里亚金么?”

“除了他还有谁,他可骗不了我。的确,他有能力,甚至比我还要强,但他不适合做灵媒,他不能理解他人的痛苦。他只是个通灵者而已。”

“但您一直和他搭档。”

“没错。”

“为什么呢?”

“他擅长我所不擅长的,我擅长他所不擅长的,我们非常互补。”

“只是如此么?”

听到这句话,笑容在苏洛的脸上一闪而过。“如果我说,我们恋爱了,你们相信么?”

“我们听过这样的传言。”

苏洛凑近我们,低声问道:“我很感兴趣,你们是从哪个渠道得知这个消息的?”

他冰蓝色的眼睛仿佛有磁力,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被吸入其中,那种感觉让人毛骨悚然,就像被蛇盯住的青蛙。几秒之后,他向后靠,移开了眼睛,笑容在他脸上浮现。“抱歉,只是个玩笑。”

但我们的不少同事相信他已经从我们的眼中得知了他想知道的信息,毕竟拿破仑·苏洛最为擅长的就是读心术。不仅如此,他还能与亡灵沟通,就像鱼在水中一样自如。他窥探另一个世界的真相,再借由自己的肉身传递给我们——对于另一个世界一无所知的所有人。

这位来自美国的灵媒从幼年时期便显现出异于常人的能力,他的爱尔兰曾祖母是一位威卡教女巫,是她教会这位年轻的通灵者如何接受他的能力,并将之适用到适当的地方,但据我们所知,这位灵媒并没有加入任何一个派别。“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不是么?我可不想把自己绑定在某个派别里,晋升仪式、位阶、席位……它们可不那么有趣。”对此,灵媒是这样解释的。

他与伊利亚·科里亚金正是因为一次委托认识的。那时候这位俄罗斯通灵者正饱受自己刚刚觉醒的能力困扰,他的朋友不能理解他,医生则认为他患上了臆想症,就连科里亚金也对自己的精神状态产生了怀疑,他的朋友们帮他找到这位灵媒,请他帮助他们的朋友。通灵者的朋友告诉苏洛,科里亚金因为一场小车祸遭受脑震荡,之后他开始在周围看见“幻影”,甚至能解读物体上残留的信息,知晓物主的秘密。那些面目模糊的“幻影”萦绕在他身边,像哀怨的深闺妇女一样向他诉说苦恼,但他们发出的声音在他听来都是嗡嗡声响,这让他近乎崩溃。此前他是个物理学学生、无神论者,但这件事迫使他承认世界仍然存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而在见到苏洛之后,他对自己所认知的世界都产生了怀疑。

“那时候他精神状态非常糟糕,因为能力太强,他没法适应它们,只能像个接收器一样无能为力地接受周围投递给他的所有信息,但这些信息……”苏洛挥挥手,摇摇头,“很多信息对我们毫无用处。有经验的灵媒能够筛选这些信息,同时隔离那些多余的能量,以免过度消耗自己,但那时候他对此一无所知。”

那位俄罗斯通灵者和我们眼前的美国灵媒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他并不擅长通灵,灵魂在他眼中只是模糊的暗影,他也无法解读他们所说的话,但他擅长念写,甚至不需要触碰就能还原真相,此外,他最为人所知的能力是强大的念动力。曾有人目睹他挥挥手指便弯折了一根手臂粗的路灯管,但美国灵媒却摇摇头,说:“我见过更可怕的,但我不能告诉你们,否则第二天你们就会发现我的脑袋和脖子分家。”

热衷灵异事件的爱好者们肯定听说过著名的灵异论坛SRIP*上一篇关于科里亚金的爆料,发帖人称,他曾不小心看到过科里亚金使用念动力杀人,高大的金发灵媒只是站在那里,双手贴在裤线上,然后猛地歪歪头,对面的人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拧断了脖子,那个可怜人的头被扭转360°,颈椎发出的声音就像在给一个机械玩偶上发条,他像一袋麻薯一样栽倒在地,甚至没来得及说一句话。我们对此报以怀疑,因为该帖子在发表两天后便被删除,发帖人再也没有出现过,而这更加渲染了俄罗斯通灵者身上的神秘氛围。

这位神秘的通灵者不喜欢媒体,如果他接受媒体采访,也都会与苏洛一同出现,而在他出现的为数不多的采访中,苏洛通常承担绝大多数的问题,并且主动替自己的搭档挡回一切不友善的问题。我们听闻这位俄国灵媒的性格易怒、脾气暴躁,但苏洛对此多次否认,他认为自己的搭档只是“有些过分敏感罢了”。“所有的灵媒都非常敏感,这是我们的特色,我的俄国伙伴也一样,而且他还有着当代人少有的正义感,所以难以忍受一些不公正的作法。”苏洛这么辩解道。

“‘不公正的作法’,您能详细说说么?”

“嗯……例如说,我们的规矩之一是不接受关于政治的咨询,”过分英俊的灵媒朝我们眨眨眼睛,“你们能理解,对吧?政客总是有自己的秘密,我不能说他们都是些骗子、野心家、煽动者,但伊利亚坚持认为我们不该替他们解决他们的……政治问题。”

事实上,我们发现,自从俄罗斯通灵者与这位美国灵媒开始搭档后,他们的规矩多了不少。早年的苏洛不仅接受政客的咨询,甚至接受一些黑魔法服务,但现在他们的“咨询警告”中明确写明:“我们不替黑暗服务,不替虚妄买单,不替罪过开脱。”我们相信,这都是俄罗斯通灵者带来的改变。

但一开始,这两位通灵者的关系并不友好。尽管苏洛替科里亚金解决了他的“妄想症”,但俄罗斯人显然不打算对美国人的说辞全单照收,他坚持认为这位美国灵媒轻浮、自大、装模作样。对此,苏洛的应对办法是当面展示了他的读心能力,俄罗斯人对于秘密被揭开怒不可遏,但从另一个侧面来说,这也说明了苏洛的能力。然而当我们问道事情经过时,美国灵媒只是轻描淡写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说了一点他小时候的事情,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毕竟,当时我还有些年少轻狂,现在我可不会当面激怒一个六尺半的俄罗斯人了。”

这正是这位灵媒受到关注的另一个原因。又或者说,这两位灵媒之所以如此受追捧,一个相同的原因就是——他们都长得相当英俊。苏洛明显对于自己的相貌十分自信,也毫不吝啬在社交平台上展示他的优势,但科里亚金却是一个反面。这位身材高大的俄罗斯通灵者相当低调,他没有个人社交账号,也拒绝委托人在结束委托后与他合影,但通过采访照片和灵异论坛上模糊不清的偷拍,你仍然能认出这是个有着一双大长腿的英俊小伙子,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他是位灵媒,我们也许会将他当成一位男模或者演员。正因如此,有不少粉丝都是因为他们的外表才开始关注他们,这形成一个优势的同时,也对他们带来了困扰。

“每个月我们都要处理掉一箱迷情药和求爱信,有一次伊利亚差点中了爱情咒语,但可笑的是,那个施法的姑娘把献祭需要的牛心准备成了猪心,结果那个星期伊利亚疯狂地爱上了一切猪肉制品。我甚至给他弄来了一头现宰的猪,好让他能吃上‘新鲜的祭品’。”

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真的存在爱情魔法么?

“据我所知,不存在,即使存在,我们所在的这个位面也不允许我们施展。这个世界有她运行的规则,自然也会制造出抑制破坏的规矩。”苏洛说道。

“那么伊利亚所中的那个咒语是怎么回事呢?”

“那个咒语是错误的,通常用于改善孩子的挑食,很明显,我的俄国伙伴此前正好并不热爱猪肉。”

我们很乐意知道那位知晓真相的姑娘最后有什么想说的,但很可惜,灵媒没有透露太多,只是说:“我们已经妥善地解决这件事了。”


在采访前,我们从社交网站上搜集了一些网友们想要问的问题,灵媒十分慷慨地答应我们他会一一解答,于是我们选出了五个最具有代表性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你能猜到我是谁么?”

听到这个问题,苏洛眯了眯眼,说:“这不是网友提的问题,是你们的一个工作人员提的。我认为是那边的灯光师。”

的确,他说对了。我们在这些问题里设了一个圈套,有的灵媒可能会认为我们不尊重他们,但是好在苏洛并不在意,他只是笑着摇摇头,进入了下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世界上有神灵么?”

“有。如果你们称它们为‘神’的话。”

第三个问题:“你们有没有在委托中遇到过非常危险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情况?有没有遇到过夺舍?”

“有,也遇到过夺舍,但是很幸运,没有成功。我们所遇到过的最危险的情况都是人类制造出的,不是因为鬼魂。我接触过的大多数鬼魂都很和善,也许有的鬼魂性格古怪,但他们都没有恶意。”

第四个问题:“请问怎么样才能成为像你们一样出色的灵媒?”

“最重要的,要有天赋。非常抱歉,亲爱的,这是一份没有天赋做不了的工作。除此以外,你还必须有点存款,否则刚开始工作时不仅没有客人,甚至可能连一把合适的银匕首都买不起。”

第五个问题,也是最显眼的第一个问题,我们不得不把它放在最后一个用于压轴:“我们发现苏洛非常维护伊利亚,但伊利亚也在采访中承认过如果任务中遇上危险,他通常负责保护苏洛安全撤离。我们的问题是:你们真的没有在恋爱么?”

对这个问题,苏洛不置可否。“我很乐于承认他对于我来说是很特别的存在,但我在他眼中是什么身份,我不能替他回答。”

这个富有技巧的回答估计会让提出问题的人想要立刻抓着科里亚金的手质问他对于苏洛的看法。我们很期待是否能真正问出一个答案。




*SRIP:本人恶搞著名的灵异调查组织SRP(Society of Psychical Research)捏造的灵异论坛。SRIP的全名为Society of R.I.P.,纯属虚构,没有巧合。 


评论 ( 12 )
热度 ( 104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