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成为艾柯爷爷那样有趣的灵魂吧!

禁|止|转|载:该博客内的同人(包括站内转|载)
授|权|后|可|转|载:该博客内的资料整理

Lofter用来发表正经(?)文章
微博用来写日常(id:@吞星怪)

【美苏】颜值攻击

·迟到五天的六一节企划,把颜控Illya和年下美苏合起来写了

·伊利亚:犯规!这是敌人的颜值攻击!

·伊利亚不要怕你也有颜值啊!


颜值攻击


伊利亚带着三个吻痕两个牙印逃出了他和苏洛的公寓。路上他把嘴唇磕破了,要不是盖比提醒他都没有发现自己穿错了苏洛的袜子。

维多利亚也在盖比家,她说伊利亚是自作自受,还说如果她是苏洛早半年就把他搞定了。盖比还算有良心,只是冷静地问他们有没有做安全措施,然后拍拍他的肩安慰他男人是不会怀孕的。

伊利亚感觉有些窒息。你们就不能有些怜悯心么!

什么怜悯?维多利亚瞥了他一眼。全纽约有多少个姑娘等着睡苏洛你还不清楚么?然后她弹了弹自己的指甲,要不是我还有职业操守这回事,我也想睡他。

盖比没说什么,只是用眼神示意他快点把整件事一五一十说出来,最好连一星半点的芝麻粒也不要剩下。但伊利亚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他们只是喝了点酒,然后……

然后你就让他把你|上|了?盖比帮他补全了整句话,然后整个人往沙发上一靠,盯住他:伊利亚,事到如今,你还是跟他直说了吧。

说什么?他抬起头,看见盖比的眉头更皱了。

说你喜欢他。或者,盖比耸了耸肩,至少,喜欢他的脸。


这件事说起来全都要怪维多利亚,是她在其中推波助澜、让他们两个人住到一个屋檐下的。她替时尚杂志工作,常常把一些模特的后台照片发给他和盖比,伊利亚这才发现原来他和苏洛距离那么近。

他开始关注拿破仑·苏洛的契机和其他人有些不同,很多人是因为去年的春装秀场知道了他,伊利亚则是因为查尔斯·布兰登的电影。那时还没开始出名的小模特在那部电影里客串了一个小角色,饰演少年时候的查尔斯·布兰登,骑在马上一跃而过,像少女绮梦中的丛林妖精,眉目间总带着戏谑人间的味道,知道自己会让人难忘,但又毫不在乎。

伊利亚此前没料到他会迷上一个比自己还小五岁的模特,但之后他跳过疑虑直接进入了行动环节。那时候知道苏洛的人还不多,他的Instagram账号一周才更新一次、没有推特、脸书未知,因此伊利亚自己写了一个程序专门用来筛选他的讯息。这个程序成效惊人,七拐八弯地搜出了苏洛十五岁时候打篮球的视频,恐怕连苏洛自己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视频存在。后来苏洛开始做职业模特,有了更多活动也有了更多信息,开始传出一些难辨真伪的绯闻,于是从维多利亚那里打听内幕就成了家常便饭。

但是事情真正开始发酵是在一年前。伊利亚决定把自家的一个空房间租出去,消息一发出去,维多利亚立刻说要替他介绍一个租客,而且看在盖比的份上愿意替他这个社交恐惧症患者全权负责。租客入住那天,伊利亚一大早就背着电脑逃到了盖比家,只留了张纸条在冰箱上交代注意事项。当晚回家时新租客已经睡下了,因此第二天一大早伊利亚出门时,发现拿破仑·苏洛正站在自家厨房里,袖口挽到肩膀上,正在煎蛋,吓得他登时摔了手机。事后他才知道维多利亚是有预谋的,他和苏洛都是无辜受害者。

家里住着自己的偶像这件事让伊利亚不敢轻易回家,只能早出晚归试图躲开他。苏洛入住一个月了,他们没说过几句话,但伊利亚每天都在无数遍检索苏洛的讯息,生怕他住得不高兴会从这里搬离。伊利亚又挫败又沮丧,这样的情况持续到某一天苏洛把他堵在了客厅里,逼问他是不是对自己有意见。

苏洛微恼的时候会挑眉、齿关咬合、一只眼收紧一只眼微瞪,这种情况很少见,伊利亚不由得瞪大眼睛直直看着他——他真的太好看了。苏洛在生气,情绪都带着爪子,可他满脸都是逼人的少年气息,让伊利亚不禁面红耳赤视线乱飘。苏洛看他这样,结果自己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让你紧张了吧。

听见男孩首先道歉,伊利亚也手忙脚乱地道歉起来,说他只是不太适应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然后苏洛望着他,慢慢地、一个词一个词地说,我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好么?

好啊,当然好了。

当晚,伊利亚当然失眠了,第二天一大早他逃到盖比家里,到了中午又心虚地回去,发现苏洛不在家之后急忙打开电脑搜他的消息,看他是不是今天又有活动。直到下午三点,他在Instagram更新了健身房的照片之后,伊利亚才彻底放下心来。那之后他和苏洛过了一段互相小心翼翼迁就对方的日子,渐渐可以同时坐在一张餐桌上吃饭,可以在卫生间撞见对方也不会觉得尴尬。后来他们发现两个人喜欢的游戏一样,于是开始坐在同一张地毯上联机了。苏洛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私下里和普通的男孩没什么差别,时不时还会因为熬夜打游戏而赖床,然后撒娇求伊利亚帮他做早餐。类似的事发生多了,有一天伊利亚在Instagram上看见苏洛发了一张三明治的图片,配文是一个爱心。再一看,图里的三明治分明是他今早替苏洛做的,全麦、牛油果、鲜虾,他连配料表都记得!伊利亚胡思乱想了一整天,回到家之后看见苏洛还要装作什么也没发生,难熬胜过期末考。偏偏苏洛要拉他一起打游戏,他看见那张脸就没法拒绝,于是第二天赖床的男孩又求他帮自己做三明治了。

但事情进展到后来那个地步是伊利亚怎么也不会料到的。

起因是他的项目在校内拿了奖,苏洛提议喝点酒庆祝一下。好吧,喝点酒没什么问题,苏洛没到合法饮酒年龄也没什么问题,伊利亚拿着自己的驾照替两个人买了酒,回到家,两个人开开心心打开瓶盖,几杯酒下肚,事情开始不对劲了。

先是伊利亚觉得屋里太闷扯松了领口,接着是苏洛觉得舌头和喉咙火辣辣的痛,不久伊利亚感觉自己前额叶和太阳穴都是暖融融的幻觉,一抬头看见苏洛开了冰啤酒。

伊利亚想去洗把脸清醒一下,结果回到客厅刚坐下就被苏洛压上来亲了好几下。他一开始只当是玩笑,毕竟男孩的上眼皮都醉得泛红了,但接下来的苏洛摁着他亲个不停,从只是亲脸,到直直对着他的唇乱啃,最后连舌头也不放过。伊利亚想要推开他,但一睁开眼就看见他黑色的长睫毛在扇动、刚把手搭上他的肩就能摸到手掌下紧实的肌肉。在他迟疑的时候,苏洛随意地朝他一瞟,那里面含着的迷离和炙热是实体的。他呜咽一声,不挣扎了。

回忆这件事情让伊利亚的心脏几乎从耳朵里跳出来,但维多利亚的表情跟听了两个小时财务报表没什么两样。她的眉毛拉成两道平线,红唇一动就露出里面白森森的牙齿。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苏洛的前几任都是女孩,他是个异性恋。

伊利亚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只能愣愣地看着她。盖比把手放在他的肩上,问他现在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可能把苏洛赶出去会是个好主意,但这件事是谁的责任没人说得清,他也狠不下心来把苏洛赶走。他在盖比家躲了两天,第三天他终于被盖比赶了回去,回到家一开门就看见苏洛正在收拾东西,衣物杂物随身物装满了行李箱。

你……你要搬出去?

我……对啊……

苏洛看了他一眼,立刻垂下视线。你还好么?你的手机落在了家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联系。

嗯,现在没事了。你找到新的房子了?

嗯……

他们互相支吾几声,彻底没了话可谈。伊利亚看着他搬纸箱,觉得站在房子中间的自己无比碍事,只好靠到墙边。

需要我帮忙么?他试图接过苏洛手中的一个纸箱,立刻被阻止。

不!不用了!我自己搬就好……

不一会,苏洛拎着大包小包出了门,跟他道别时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走了。他说完,低着头拖着行李箱踱步离开。

事情进行得太快,伊利亚还想说什么,却似乎已经来不及了。他低头,瞥见自己的脚,苏洛的袜子还穿在他脚上。

伊利亚愣了几秒,突然一股力气推了他一把,他打开门,男孩正好站在电梯间里,一回头就看见了他。

你的袜子!这句话把伊利亚的嗓子塞住。呃……我穿错了你的袜子……洗干净之后再拿去给你行么?

苏洛眨眨眼没说话,伊利亚越看他的表情越慌。

之后把你的新地址发给我好么?

苏洛把身子转过来,放开行李箱的把手。

你不会再也不想见到我了么?

我为什么要……

我以为你会讨厌我,我以为你生气了……

苏洛咬着唇不说话了,这下伊利亚心脏狂跳,嘴巴开合了几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没有啊。

好一会儿,这句话从伊利亚的牙齿里飘出来,他不确定苏洛有没有听到,但苏洛的两只眼睛迅速亮起来。

那我能不能留下来?我撒谎了,根本没找到新的房子,收留我吧,伊利亚?男孩眨巴着眼睛,轻声重复:收留我好么?

伊利亚刚要开口,突然想起来自己应该显得冷酷一点,于是沉下脸不说话,只是拉开了门让他进屋,没想到苏洛扯住他就说,我喜欢你,但是如果你讨厌我了我就消失,好不好?

伊利亚的脸迅速变得滚烫,烫得他感觉自己嘴里含着块烙铁,说起话来牙齿都打架:可是你不是异性恋么?你不是去年才和那个女运动员分手了么?今年三月不是还和挪威的女模特闹绯闻么?

男孩眼睛都忘了眨,直看着他。伊利亚你……原来你知道我是谁么?他摇摇头,不对,原来你是我的粉丝么?!接着他不等伊利亚回答整个人扑上来缠住他,笑出两颗小虎牙:你是不是喜欢我很久了?是不是?

我……我没有!

伊利亚挣扎着狡辩,但狡辩的声音越来越低,直至最后听不见。男孩忽略了他的反驳开始自我检讨:对不起,我第一次喜欢上同性,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你喜欢我……

他捂住脸试图遮住自己脸上的表情,听到男孩继续说:但现在发现,原来你已经那么喜欢我了啊。

现在伊利亚开始不喜欢他了。


评论 ( 23 )
热度 ( 139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