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收集可朽的美,丰盛的秘密,以及至纯的自我。

【美苏】神的低语 - 第二章

·神(?)苏洛 x 祭品伊利亚

·互动游戏第二弹!这次可能稍微有点难,给一点小提示:注意文中对苏洛瞳色的形容,注意最后一句话,两个颜色分别代表什么呢?

·因为每个分支都涉及严重的剧透,所以我暂时就不回复大家关于选项的评论啦。时机到了之后我会把每个选项通向的分支公布出来的。


本章截止啦。

→蓝色

→进入分支「神的名字」


第二章 

神的枷锁


被选为祭品后,他询问过祭司自己进入神庙之后应该怎么做,但祭司只是说:依照神的指示即可。

后来祭司偷偷告诉他,在以前,主持祭祀的大祭司会将麦谷撒在祭坛上,然后焚烧羔羊以祭神明;但自从神明撤回他的恩宠之后,他们再也不被允许进入神庙深处,只有被选中的祭品能够到达那里,因此祭司们所知道的只有一件事:只有新鲜的生命才能让神明满意。

因此他们才不断重复着这样恐怖的祭典,祈求着有一日献上的祭品能让神明真正的、完全的满足,然后重新赐予他们富饶的土地和再度轮回的生命。在他们的心目中,这位神明掌管生命的一切密仪,引导着生与死,与万古长青的大地同在。

然而他眼前的神明却被铁链束缚着,如同被囚禁的野兽一样,只有那双眼睛还藏着锋芒。

他不禁又后退了一步,与祭坛以及他的神明拉开距离。而这一切都被神明看在眼里。

“怎么?你打算违抗我的意志么?”

“他”用眼睛冷静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丝毫没有怒意,但也丝毫没有怜悯。

“我满足了你的愿望,选择了你,为什么你反而反悔呢?”

神明完全站起了身,借着月光,伊利亚看见“他”身上挂满华美的珠宝和金饰,它们像咒文一样缠绕在“他”身上,把“他”装点成被陪葬品掩埋的嶙峋骨骸。

“你……你究竟是谁?”伊利亚挣扎着问出这句话,“那位大人怎么会被铁链困住?你究竟是谁?”

“他”依旧没有动怒,只是带着身上的锁链走近伊利亚,直到锁链绷紧、让“他”再也不能前进一步为止——“他”停在了离伊利亚只有十步的地方。

“过来吧,靠近点,我让你看清楚这些锁链究竟是什么东西。”

伊利亚没有动,害怕自己一旦靠近就会被神力撕碎,但神明笑着,进一步安抚他,保证自己不会伤害他,终于,他往前靠近了几步。

够近了。他已经能够看清缠绕神明周身的究竟是什么。用铁打造的锁链,像野蛮寄生的植物一样,已经融入了“他”的血肉,被肌肉包裹着、在皮肤下隆起,只要一动,就有血水和粉红的肌肉组织顺着相交的部位被拉扯出来。

伊利亚后退一步,勉强忍住了呕吐的冲动。

“那……是什么?”

“你再看。”神明温和地回应他,让他不得不再次看向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

这一次,锁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数的手臂:老人的手、女人的手、男人的手、婴孩的手。它们如麻绳一般拧在一起,紧紧攀附着神明的手臂,发黑的指甲掐进神明的皮肤,直到流出血液也不肯停下。

——不,流出血才好,因为神明的血液是琼浆玉露,饱含着不朽者所饮尽食尽的一切佳酿、一切珍馐,一旦滴入土里就能让土壤生出金子。英雄也像追寻着荣耀一样追寻着它,不惜以钉子刺伤神明,让他们流出血液,让自己拥有不朽的一部分……

伊利亚头晕目眩,那样惊悚的场景刺伤了他的双眼,但他无法移开视线,只能看着虬结的手臂一点一点绞紧神明的身体,直到把神明也抽干。但他们永远不会停下,他们会去寻找古神、新神,无所谓,只要是神明,就永远拥有被祈祷、被依仗、被压榨的价值——


醒过来时,月亮消失了。天空泛白,太阳隐隐在地平线上显现。

“你醒了?”

神明退回了原来的位置,倚在墙壁上,远远看着他。伊利亚爬起来,眼睛痛得几乎要流出血,脑中还盘旋着晕过去前的那一幕,这让他忍不住撑着地面干呕起来。

等他终于恢复平静,听到神明再次开口:“你可以走了。如果能走出这座神庙,你就赦免你,让你不用遭受其他祭品的命运。”

这句话让伊利亚一愣。

“那……那些村民呢?这片土地上的其他人呢?”

“为什么要考虑那么多呢?你只是个凡人而已。”神明缓慢地眨着眼睛,像困倦的蛇,在昏暗的光线里,他觉得神明的眼睛时不时会带上金黄的异色,“你只要逃出去,就可以获得自由。这片土地上的苦难,就由她的人民承受吧,与你无关。”

“你在说什么?”伊利亚站起来,向“他”走近,“ 你是我们的神,为什么不肯救我们?!”

“你们的神?拯救?在律法都是神明制定的世界里,有什么可以约束我们一定要拯救人类?为什么我不能让你们自生自灭?”

神明远远望着他,不为所动。明明浑身被锁链所束缚,为什么仍然像是坐在王座上一样傲慢?伊利亚狠狠咬着嘴唇,盯着那个无情的神明。

“我又凭什么拯救你们?凭这样的残躯?凭你们加在我身上的枷锁?”

神明抛出的一串诘问让他哑口无言,但他不能走,也不能不明不白地躺上祭坛。

为什么曾经仁慈的神会突然震怒?为什么神会突然背弃他的人民?

伊利亚思考着。他当然听说过这位新神的故事。“他”是从加拉太人的故乡游历而来的神,是俊美无俦的神子,地母将“他”双手托出大地,“他”就成型了,像常春藤一样生长起来,不需要养料,大地自会给“他”所需要的一切。大祭司说“他”会给爱戴“他”的人赐予丰饶与美满,说“他”与这片土地定了契,会在这里停驻,会永远为这里赐福。

但“他”到底是谁的孩子?哪位神母生下了“他”?哪位圣父给“他”赐名?哪位仙女当“他”的看护?哪片沃土做“他”的摇篮?

他们一概不知。

他们只知道“他”当了这片土地的主人,只知道为“他”献上燔祭,只知道“他”将怒火投向人间——可“他”究竟是谁呢?

伊利亚猛然抬头看向“他”。

“你究竟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神明也正望着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仿佛是早已看清了他每一个微小的念头。

“我的名字啊……”

“他”似乎在思考着,又似乎完全是在装模作样。

突然,神明朝他眨了眨眼,刹那间,巨大的黑蛇从地面钻出扑向了他。来不及挣扎就已经被蛇完全缠住,蛇的眼睛离得如此之近,他可以看清那双眼是金色的——不,是蓝色的——

他不想挣扎,蛇越绞越紧。为什么失去意识前,他却在考虑这件事情呢?

那双眼睛,究竟是什么颜色的?

“他”又究竟是哪个“他”?



那么,伊利亚觉得蛇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呢?


1. →金色

2. →蓝色


评论(13)
热度(44)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