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成为艾柯爷爷那样有趣的灵魂吧!

禁|止|转|载:该博客内的同人(包括站内转|载)
授|权|后|可|转|载:该博客内的资料整理

Lofter用来发表正经(?)文章
微博用来写日常(id:@吞星怪)

【美苏】神的低语 - 第三章

·神明(?)苏洛 x 祭品伊利亚

·互动游戏第三弹!如果顺利的话下一章就可以开车了!

·但是并不代表马上就HE了哦诶嘿嘿


本章截止啦!

→推开神明

→进入分支:「神的绮梦」


第三章

神的名字


坠入那片蓝色前,伊利亚想要惊呼,但呼喊的声音却被堵在喉头——“那位大人”没有名字。

接着,他被吞没了。

他被困在黑暗里,在充满黏液的蛇腹中,感受窒息一点点抽干肺里的空气,但这种痛苦并没有折磨他太久,很快,一双手就将他从黑暗中扯了出来。他感觉自己像是再次出了娘胎,双膝无力,跪倒在地上剧烈地喘息。等他睁开眼,看见吞下自己的蛇被撕开下颚,已经断了气,而拯救他的神明倚在庭院另一边的墙上,双手沾满了血,那双眼已经不再呈现任何一丝的金色。

“真是令人头痛的祭品啊……”神明半喘着,“那么拼命,到最后可能会连骨头都不剩哦。”

伊利亚没有回应,而是一边咳嗽,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地挪到了神的面前。

“如果你现在要走,还来得及。”

“不。”

“不?”

他平复自己的呼吸,抬起头直视神明的双眼。

“不。”

神明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仔细端详他的脸,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想要留下来?”

伊利亚不知道这位大人在打什么主意,但赌气一般回应道:“对。”

“也想知道我的名字?”

“对。”

神明的手指在他的脸颊上磨蹭着。“你们的大祭司没有告诉过你们么?”

伊利亚皱起眉来。“当然没有,我们是不允许知道神明的名字的。”

在伊利亚的记忆里,他们从来不知道“那位大人”的名字。

外邦的神明多半在出生时就已经拥有了名字。名字一旦被说出口,就拥有魔力,但这位神明与外邦的神不同,“他”是无名的。这片土地的信仰不允许人民触碰神明的名字,因此“他”被称为“那位大人”。特别的称号、特殊的区分,统统不需要,因为唯一的、属于他们的神,只有“他”一位罢了。

但是神明听了这些话,反而露出几分讥讽的表情来。

“哈,那个人,果然是个骗子。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之所以没有名字,是因为我放弃了自己的名字。”

“他”似乎想起来什么事情,笑容变得勉强,捏着伊利亚下巴的手也松开了。

“所以出生之后,我就忘掉了自己的名字,变成无名的新神在地上游荡。后来,我获得了其他的名字:阿顿、埃亚、阿都尼、阿提斯……每片土地的人都凭自己听来的只言片语替我构造一个新的名字。每添上一个新名字,附着在我身上的意念就越多,等到我离开,他们就找一个依凭,把我留下的意念捏造成他们本土的神,或者让本土的神被我同化。神明就是这样的产物,像面团一样,被来回揉捏,一旦有适宜的温度就会发酵,不断膨胀、变形……”

“神明……是面团?”

“是啊,我们就是你们手里的面团,”神把手握拳,让他握住,但是他完全没法包裹那只结实有力的手,“你们崇拜公牛,我就成为公牛神;你们崇拜骏马,我就以骏马为形象;你们崇拜稻谷,我就成为稻谷的化身……”

但伊利亚不是被这样教导的。在他们的观念里,神明是触不可及的,就算行走于人间,也是绝对不可侵犯的存在。人民建立起神庙让神明安坐,让他们平息,以此祈求他们赐予人间平静。他们是自有永有的存在,构筑起整个世界,与宇宙共荣枯,人间只是他们立足的一个平面而已。

伊利亚端详着他手中的手。

“他们”怎么会是面团呢?人类才是面团。神明用陶土捏出了人类,人类就被抛在地上苦活;神明因为怒气而让世界荒废,人类便无能为力地死去。谁能抗拒神明编织的命运呢?早在出生前,他们的死亡就被安排好了,只要一睁开眼,就只是朝着神指示的方向走下去而已。

“明明……我们才是面团。”伊利亚松开了手,“祈求没有用、祷告没有用、哭喊没有用、献祭也没有用,我们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只有被你捏在手里、摔在地上的份。”

“错。”

“他”打断伊利亚,抬起手,晃了晃捆在手臂上的锁链。

“别妄自菲薄了,为了把我当成面团一样揉捏,你们创造出了这样的东西,还不足够么?你们的每一丝怨恨、每一次哀求、每一声哭告、每一个祈祷,都会把我和这片土地捆得更紧。这些锁链就快要变成我的一部分了,你看。”

“他”抓住伊利亚的手,让他触摸自己的手臂与锁链相连的那部分。摸到血肉之下的属于金属的突起让伊利亚寒毛直竖,想要缩回手却被“他”拉住,生拽着一路向上,一直摸到了小臂之上、锁链再次露出皮肤之外的部分。等到终于被允许缩回手时,伊利亚感觉自己背后已经被汗浸湿了。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们的祈祷是罪过么?”

“不,当然不是,错的是你们想要把我留在这片土地的意念。我是游历的神,不属于任何一片土地,当然也不可能留在这里。但当年你们的大祭司欺骗了我,把我困在这所神庙,我才会降下洪水和瘟疫。的确,当初我想要毁掉这片土地,可是现在我已经没有能力控制这些了。”“他”抬起手,一簇细小的藤从“他”的手臂蜿蜒上来,开出一朵虚弱的花,“催开这朵花就已经非常吃力了……”

那朵白花颤颤巍巍地绽开花瓣,在完全绽放的那一刻停息了一瞬,然后瞬间坍塌、萎靡,成为了枯黄。神明松开手,让它跌落到土里,白花便化成了泥。

看着那朵花,伊利亚咬了咬牙,问道:“我能做些什么?”

“你?”神明抬抬眉毛,开始打量他,“啊,你是我的祭品,当然了……”

“他”伸出一只手抓出伊利亚,将他手腕上的血管凑到了鼻尖下,一边嗅着他皮肤上的味道,一边笑了起来。

“你……就让我饱餐一顿吧。”



那么,伊利亚打算怎么做?


1. →闭上眼睛

2. →推开神明


评论 ( 14 )
热度 ( 39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