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成为艾柯爷爷那样有趣的灵魂吧!

禁|止|转|载:该博客内的同人(包括站内转|载)
授|权|后|可|转|载:该博客内的资料整理

Lofter用来发表正经(?)文章
微博用来写日常(id:@吞星怪)

我在《神的低语》里面扯了什么神话元素

妈蛋,好怕被河蟹……明天我要是挨了,我们就AO3见


最初想要写《神的低语》,就是因为那时候正在看关于母神崇拜的书,被母神崇拜文化里面的黑暗面(x)吸引了,不仅跑偏看起了克苏鲁,还各种沉迷神话学,结果就诞生了这一篇。

虽然在《神的低语》里面苏洛是一位男性神祇,但是其实他的设定涉及了很多母神崇拜的元素。母神崇拜广泛存在于原始社会中,在古欧洲、古代近东、古代中国都存在这样的信仰,影响非常深远,有许多现在看来与母神没什么关系的神话元素其实都从母神崇拜中脱胎而来。在父权时代到来后,这些元素被摒弃、被改变、被融入了父权神话中,然而在最初,它们与创造万物、生育万物的母神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因为苏洛这个神明的设定,自我放飞写了很多乱来的内容,就借这个机会聊一聊《神的低语》里涉及的包括母神崇拜在内的神话元素好了。


祭品

作为祭品出现的伊利亚,最初在这个脑洞里面其实是作为“神妓”出现的。所谓的“神妓”,是以献祭神明的借口与他人交合从而将生殖力奉献给神明的人,有男性也有女性,供奉的神明多半是女神。在一些记载中提到近东地区的一些少女在婚前需要到神庙作为神妓服务,作为一种成长、净化仪式,或者作为一种筹集嫁妆的手段。因此最开始伊利亚的故事和《神的低语》也有很大区别,简要概括一下大概就是“新婚当晚发现丈夫是当神妓时带走我的那个Alpha”。

但是!后来我开始看关于神妓的书,书的作者认为真实的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神妓”这回事。所谓的“神妓”都是臆构和文化隔阂、翻译错误所创造出的幻想。所以我改掉了伊利亚的身份,让他作为“祭品”出现。虽然近东地区人祭并不常见,但是反正这是个架空嘛,也不用太在意。

在关于苏洛的真相里,提到如果伊利亚成功献祭,就能解开苏洛身上的枷锁,成为苏洛的伴侣,作为植物神再生。虽然在文里苏洛更多体现的是植物神的形象,但他最根本的身份是生殖之神。在母神崇拜中,这样一位象征生殖繁衍的女神通常会有一位男性植物神伴侣,就像后面提到的阿多尼斯一样。这两位神祇结合的仪式被称为圣婚,是促进大地繁殖、为大地增加生殖力的仪式。在后来的父权时代,这样的仪式依旧被延续着,通常由男女祭司或国王王后扮演两位神明,进行象征性的婚礼。


在这篇里面,黑蛇是苏洛的使者,也是他的真身,一旦苏洛被神性吞没,就会以蛇的形象出现。每次他的眼睛变成金色,也是神性盖过人性的象征。虽然没有机会写到,但是在第二章里,如果选择“金色眼睛”,那么苏洛就会变成蛇同伊利亚交合。

在母神崇拜的文化中,蛇是拥有崇高地位的动物,历史学家金巴丝塔认为这主要有三个原因:蛇周期性蜕皮的特征、两栖动物特征、冬眠的特征。这三个特征让蛇在古代人的眼中成为了强大生命力的代名词,也逐渐成为了再生、生殖的代表。尽管后来在基督教文化中,蛇被贬低到泥里,变成邪恶和淫荡的动物,但即使是在这样的认知里,它们依旧和生殖、生育联系在一块。在这里多提一点,没有严肃考据过,但是我怀疑蛇的形象从“女神”变成“淫妇”,和基督教文化对于女性的贬低和轻视是离不开的。

母神崇拜的时代过去之后,女神们身上的神性被大大削弱了,她们成为男神的伴侣、女儿、妻子,而在此之前,她们是独立于男性之外的神祇,男神才是她们的附属。与此同时,女神的形象变得更加色情化。尽管母系社会时代,女神最受关注的是她们作为生殖和生育的象征,不少女神像也拥有肥硕的臀部和巨大的乳房,但这是不带任何淫秽色彩的。正相反,她们是神圣与自然的象征,因为所有的生命都来源于她,所有的生命也将回归于她,她是生命和死亡一体的女神。

而基督教文化,显而易见,是非常强调父权的文化。在这里唯一至高的神明是男性,他不需要一个母体来生出他,他自己创造了自己。在人类的文明发展中,这也是男性意识对与母体意识的一种对抗。不过圣子与圣母的形象是母神崇拜的残留,这在母神文化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元素,在各个文化中都存在。狄俄尼索斯、荷鲁斯、赫利奥斯(Helios)、宙斯都曾作为圣婴被崇拜,他们与自己的母亲同时出现,是母亲的附属。


狄俄尼索斯崇拜

可能有小伙伴会注意到,苏洛的形象受到狄俄尼索斯非常大的影响。狄俄尼索斯是我最喜欢的希腊神,他的形象之复杂、神秘、深邃,是其他奥林匹斯神所不能比拟的,与其他文化的神祇相比也是非常特殊的存在。

狄俄尼索斯是一个到处游荡的神,这与他来源于希腊之外有关。有学者认为他是来自色雷斯的神,也有研究认为他来自东方,学界说法很多,但毫无疑问,相较于其他希腊神,他的形象始终是带有某些异族色彩的。也因此,他身上融合了非常多的形象和象征,包括公牛、酒神、植物神、蛇等等。

在《神的低语》里,苏洛被设定为一个需要到处游历的神,这个设定就来自狄俄尼索斯,虽然他们两个游历的原因并不相同。苏洛还提到过“你们崇拜公牛,我就成为公牛神;你们崇拜骏马,我就以骏马为形象;你们崇拜稻谷,我就成为稻谷的化身”。这是狄俄尼索斯多重形象的反映,苏洛作为小麦之神,或者说植物之神的形象也来自于此。

狄俄尼索斯作为小麦之神是历史学家简·赫丽生提到的一个说法。据她的研究,狄俄尼索斯作为酒神的崇拜起源于盛产小麦的地区,因此他最初以酒神形象诞生时必然不是葡萄酒神,而是小麦酒神。

苏洛之所以在这里是小麦,还与狄俄尼索斯的植物神形象、圣婴身份有关。前面提到过,狄俄尼索斯作为圣婴被崇拜过,他的母亲无论是塞墨勒还是珀耳塞福涅,实际上都是大地女神。作为大地女神的孩子,他是小麦再自然不过了。或者说,这个圣婴其实就是一切作物的象征、一切植物的象征,他是小麦还是葡萄藤,取决于他在哪一片地区接受崇拜。苏洛出生的传说就是在捏他这里:“地母将‘他’双手托出大地,‘他’就成型了,像常春藤一样生长起来”。在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一个古希腊花瓶中,狄俄尼索斯的形象和厄里克托尼俄斯(Erichthonius)融合在了一起。瓶画家将狄俄尼索斯出生的场景描绘得和厄里克托尼俄斯出生的场景非常相似:地母从地里冒出来,手中托举着婴儿并将他交给了养母雅典娜,一旁站着宙斯和象征着酒香的少女俄南忒(Oinanthe)。

谈到谷物神狄俄尼索斯,就不得不谈到阿多尼斯崇拜了。


阿多尼斯崇拜

阿多尼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因为过于美丽而被阿弗洛狄忒和珀耳塞福涅所争抢,死后化为了红色的银莲花。在古希腊的阿多尼斯崇拜中,他被作为英年早逝、植物迅速荣枯的象征,妇女会为他举行仪式并哀悼他的死亡。但阿多尼斯崇拜实际上是东方传来的信仰,他的原型是闪族的谷物神塔木兹(Tammuz)和苏美尔牧神、生殖神杜木兹(Dummuzi)。阿多尼斯(Adonis)这个名字本身就来自闪族中的“阿顿(Adon)”,意思是“主”,是塔木兹的崇拜者对他的称呼。

在《神的低语》第三章里苏洛说过:“后来,我获得了其他的名字:阿顿、埃亚、阿都尼、阿提斯……”这里列举的一系列名字除了埃亚之外,都是近东地区塔木兹形象的变体。塔木兹在近东地区的神话里是爱神、生育之神、战争之神伊斯塔(Ishtar)的伴侣,因为他是植物的象征,因此每年都要死去,离开人世去到阴暗的地下世界。伊斯塔因为他的离去而伤心难过,无暇顾及自己的职能,因此地上的一切爱与繁衍的活动都停止了,于是大神埃亚(Ea)不得不同意让她到地下世界去寻找自己的伴侣,从地下世界的女王手中夺回自己的爱人。这个故事和阿弗洛狄忒与冥后珀耳塞福涅争抢阿多尼斯的传说,以及得墨忒尔到冥界寻找珀耳塞福涅的故事都有相似之处,其实阿弗洛狄忒、得墨忒尔的形象都与伊斯塔有所关联,她们都是生育女神,都是大地的象征;而她们所要夺回的——塔木兹、阿多尼斯、珀耳塞福涅——都是植物荣枯、四季变换的象征。

这一位象征着植物荣枯、四季变换的神,其身上所背负的悲剧,就是植物自然的凋谢和衰落,但是他们的死去并不是真正的死去,而是暂时的蛰伏,第二年春季会再次重生。这也是母神崇拜中的重要特征:母系社会时代的人们认为死亡不是永远的死亡,只是回归母体并且再次出生的过程,是一个神圣的循环。因此他们并不会因为死亡而过度悲伤。

相应的,在《神的低语》中提到,人们并不会为苏洛的象征性死亡哀悼,因为他会不断重生,然后人们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将他撕碎、杀害、烹煮、食用”。这里借用了对塔木兹崇拜的一种说法。

《金枝》的作者弗雷泽提到过,有人认为塔木兹的死亡不是植物的自然衰败,而是人类对谷物的暴力摧残——人类将谷物砍倒在地里、在打谷场上将它们碾碎、在磨房中将它们磨成面粉。这种说法来自一些10世纪的记载:“妇女们为他(塔木兹)痛苦,因为谷物的主人对它过于残忍,碾碎它的骨头,当风扬撒开。”在这种情况下,对谷物神、谷物精灵的崇拜和赎罪同对死者的崇拜在一定程度上融合了,“因为这些牺牲者的灵魂会被想象为能在他们的血所浇灌的土地上重获生命,并在谷物收割之际死去第二次。”

同时,苏洛的象征性死亡也借用了俄耳甫斯教中,狄俄尼索斯被泰坦神撕碎后烹煮并食用的传说。在犯下这样的恶行之后,宙斯用雷电将泰坦神劈成灰烬,从他们的灰烬中诞生了人类。在这里,狄俄尼索斯也是阿多尼斯的一个变体,也许正因为他们是生命力的象征,是谷物、是葡萄藤,因此才会被泰坦神、被人类献祭、撕碎、烹煮、食用。为此,人类必须赎罪,必须为他们献上祭品,以此感恩他们的不断死亡和重生,并且平息他们的愤怒和怨气。


神的形象

“神明就是这样的产物,像面团一样,被来回揉捏,一旦有适宜的温度就会发酵,不断膨胀、变形……”这是《神的低语》第三章里的苏洛的一句话。借苏洛之口表达了一点自己的感想。前面也提到过,同一位神明在不同的地区会有不同的名字,会出现不同但是又类似的形象,出现不同的信仰和崇拜方式。他们拥有那么多不同的名字,但其根源是一样的——是人类将他们创造出来,安放在世界的不同地方,让他们帮助自己解释世界、理解摧枯拉朽的自然之力。

神明究竟是什么东西?神话又是什么?

荣格认为神话是人类共同的梦。那么,在梦里我们的所想所思所欲,都是从我们的生活所脱胎出的。我们的意念塑造了神明,我们的欲望和渴求把他们捏造成型。因为人类的欲望,他们诞生了,拥有了不同的形象,不断互相融合成为新的东西;因为人类思想的转移,他们失去能力,被改变形象、被融入更强大的神明中、被抛弃、被死亡。人类在不断创造新神,不断创造新的信仰,无论这位神叫什么名字,甚至叫做“科学”,都是我们解释世界过程中的构造物。

这里顺便提一下,为什么对苏洛的祈祷是无用的?为什么人类永远不知道该如何取悦神明、不知道神明为何会暴怒?这其实是古代近东的一种思想,反映最明显的是埃及。

在古埃及,人们常常苦于不知该如何平息神明的愤怒,也不知道自己的疾苦和灾难是因为惹怒了哪一位神明,为此人们需要向自己所知的所有神明祈祷,请求他们息怒,或者请求他们告知自己的什么行径激怒了哪一位神明。这不就是因为人类的疾苦总是无法消除的么?通过将自己的苦难统统归结于神明,就将自己所有的过错、不幸都抛给了神明,某种程度上,神明也是替罪羊和受难者,因此苏洛才会背负着锁链,被无数的亡者、无数的意念所纠缠,被永远困在神庙里。



那么本期“兴趣使然的民俗学者”就到此结束啦!-=≡ヘ(*・ω・)ノ

谢谢大家的观看!

 


写文时的参考资料:

大母神-原型分析

活着的女神

神话—原型批评中的《阿都尼斯的神话与仪式》一篇

希腊宗教研究导论

古希伯来文明:起源和发展

The Myth of Sacred Prostitute,Stephanie Lynn Budin(没有豆瓣链接∠( ᐛ 」∠)_

可能还要算上各种克苏鲁跑团视频?


评论 ( 21 )
热度 ( 28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