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米】请开门,亲爱的

·亨米RPS,Henry Cavill x Armie Hammer(我该打什么tag啊!)

·做题做到想哭,写个傻白甜自愈一下

·送给 @小可 太太,之前在给太太的明信片上写过,现在我把完整版写出来了!


请开门,亲爱的


[03/11 14:11PM]

艾米·汉莫忍着头疼,第十三次用手指去点开推特上那个叫“Harmie”的标签。随着资讯的一次次刷新,这个标签下的新博文越来越多,几乎以每分钟一篇的速度成指数级增长,这让他头痛欲裂,不得不丢开了手机。

昨天,就在直播真人秀上,他向自己的好哥们、好伙计、好同僚——亨利·卡维尔告白了。原本他打算把这件事一直埋在心里,然而昨天晚上,他们和节目组坐在舒适的小酒吧里,正一边聊着天一边录节目,亨利不断地向他递来龙舌兰和威士忌,于是在酒精的催化下,他渐渐大起舌头来,然后就在一个瞬间、一个松懈的瞬间,他脱口而出:“亨利,我爱你!”

他像捕食的狗熊一样朝亨利扑了过去,抱住他在他脸上亲吻起来。摄影师手忙脚乱地爆起了粗口,编导则忙不迭地指示摄影师把镜头关掉,但是来不及了,他们在现场直播,电波传出去的一瞬间就会引起蝴蝶效应。他想不起来自己当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也许有些得意和侥幸——然后他的记忆掉线了。


[02/15 08:15AM]

“所以这个真人秀的内容是,我和亨利会互相当对方助理一周,对么?”

艾米拿着节目介绍书,亨利坐在他身旁,节目组的制片人和他们的经纪人则坐在另一边。

“没错,”制片人回应道,“就像我们的节目名称那样:Exchange。我们想要拍摄一些关于交换身份的过程。”

“挺有趣的。”亨利说道。除了最开始见面时的“你们好”之外,这是艾米在这天早上第一次听见他开口说话。

“没错,是挺有趣的……”艾米心不在焉地附和着。

这件事早就已经定下来了,他的意见并不会改变什么,他很享受和亨利搭档,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节目组会找上他们。艾米和亨利只合作过一次,虽然在公众眼里他们私交不错,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艾米都想不出他们被选上成为真人秀节目嘉宾的理由。经纪人给他的说法是,这年头,观众乐意看到美国人和英国人的有趣反差,尤其当主角是两个帅气小伙子时。

艾米斜眼看了看亨利,英国人仍在扫视那份介绍书。亨利就是这样的人,认真、冷静、内敛,和他完全不同,如果他认同这个策划,那么艾米也不会反对。

“我想我们会玩得开心的。”最后他这么说道。


[03/11 14:15PM]

该死,该死,他不能再看手机了。

艾米把飞行模式打开,扔开手机倒在被子。宿醉让他胃里阵阵反酸,伴随着吞过沙子一样的饥渴感,他发誓,以后他一定要戒酒——至少在工作期间不能喝。上帝啊,他栽在酒上面的次数还不够多么,为什么之前都没能引起他的重视?看看他现在的样子,简直是一个反面教材。也许之后他该进一个匿名戒酒会,面对着十五个陌生人,像个徒刑犯一样喃喃地自白道:“我坦诚,在对付酒精上我已经无能无力,生活已经不可收拾,我需要帮助。”

他呻吟一声,把头埋进被子里。推特上,那些想象力丰富而且过分热心的粉丝们已经开始盘点他们的“恋爱经过”,从他们共同参加的访谈里追寻蛛丝马迹,杜撰出了一份貌似翔实可信的情史。从他们在《绅士密令》时的相识,到此后在巴西的宣传,再到合作结束后的几次私下碰面,统统被挖出来一点点放大了剖析。艾米从没料到他的粉丝如此有侦探天赋,就算莫里亚蒂教授重生,恐怕也会对此心有戚戚吧。

他想起自己刚刚看到的一份“粉丝爆料”,里面甚至列出了他们的几次“冷战”。真不知道那位姑娘是从哪里得到了灵感,冷战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柏林墙遗址现在已经变成旅游胜地,苏联也早就变成了老人们的回忆——上帝啊,他发誓,他那段时间还在意大利拍戏,根本没有和亨利有过联系。更何况,他们并不算什么至交好友,尽管他的确对亨利有所企图。


[03/04 04:53AM]

“艾米,醒醒,艾米?”

他感到有人在拍打他的脸,但他睡的正香,不想让任何人打扰自己的好梦,于是他把那只骚扰他的手拍开,翻了个身继续陷入梦中,但是那个人没有停止。

“艾米?别睡了!你必须起来,艾米!”

那个人把他从床上拉起来,让他靠到枕头上。灯被啪的一声打开,他眯著眼睛抵御从眼皮缝下透进来的光,但是没用,随着褪黑素开始消退,他一点点睁开了眼。亨利正坐在他的床边,拿着一卷绷带往他手上缠。

“怎么了?”他问道。

亨利看了他一眼,带着怒气的眼睛似乎有些无奈。“我还想问你呢。汉莫少爷,你是怎么在睡觉的时候把自己的手弄成这样的?”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背上有一道狭长的伤口,估计是划到了血管,血往外涌的速度完全不像一个小伤口该有的出血量。

“怎么回事?!”艾米猛地坐直身子,亨利拉住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行为。

“别动,我帮你包扎一下。他们已经去找医生了,别担心。”

“我……我想不起来自己干了什么……”

“当然了,你喝了起码两瓶伏特加,你还记得么?”亨利的嘴角这时有了一丝笑意,“如果你喝不下去了完全可以说出来,没必要全部喝掉的,傻小子。”

他想起来了。他们在莫斯科,因为一个宣传活动,他们从洛杉矶坐了十二个小时的飞机到达俄罗斯的首都。这是艾米担任亨利助理的第一天,天气冷得渗人,于是活动结束后,他拉着亨利钻进了当地的饭馆里,打算来点俄式餐点。谁知道侍者只端上了两瓶伏特加,待他喝完了又不断续上,等他到微醺时,侍者才告诉他,这就是他们的“俄式餐点”。

艾米的脸涨红了,现在他是亨利的助理,可他做的只是让亨利担心罢了。“嘿,你可没什么资格叫我傻小子。记得么?你只比我大两岁!”

“噢,你的脑子能够运转了?”亨利把他包扎好的手放下,“所以,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样把自己的手划伤的了么?”

他绞尽脑汁地思考起来,然而自从第二瓶伏特加下去后,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之后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记忆就像被洗净的被单,挂在太阳下,像缺牙的孩子一样正向他发出嘲弄的笑。

“我不记得了……可能我不小心划到了桌角?”

亨利笑笑。“看来我需要去买点防撞角了,我们这里有一位傻乎乎的小宝宝呢。”

“亨利·卡维尔!”

英国人大笑起来。


[03/11 14:22PM]

艾米试着不去想亨利,因为他害怕那个对他和颜悦色的朋友现在会对他另眼相看。几乎没有犹豫,他就否定了亨利也对自己抱着同样感情的可能。他当然有过期望,也感受过化学反应在体内升腾的感觉,在某些瞬间,某些亨利对着他笑、用那双蓝眼睛无奈地看着他摇摇头的瞬间,他几乎以为他也对自己有所感应,但如果那些幻想是真实的,那么现在他就不会躺在这里,像一团废纸一样想要把自己扔进垃圾桶。

他劝服自己停止妄想很多次了,大部分时候能成功,偶尔失败的时候他也能凭借小聪明糊弄过去,但是在全美观众面前表白?这可不是什么小聪明能够应付的事了,他也许需要换一个霍金的脑子才能想出解决办法。

他真是太愚蠢了,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答应上这个节目。如果知道几杯酒就能把他的理智浇灭,在得知这个企划的当即他就该把自己打包到阿拉斯加去钓鲑鱼,或者躲进哪个真空箱子里,总之远远离开这些可能发生播出事故的地方。

艾米低声怒吼着,像个闹脾气的孩子一样锤着枕头。

在过去的一周里,他证明了自己有多么不适合当一个助理,他的糗事逗得观众们在社交网络上大笑不止;现在,他又证明了自己有多么不适合当一个保密者,好了,观众们乐开了花,乐于享受他带来的现实喜剧。

他再也没有心情去看那个“Harmie”的标签了。在他还保守着这个秘密时,他时不时会去这个标签下看看粉丝们的同人作品。有些出色的姑娘总能让他误以为她们在自己的脑子里装了纳米探头,否则怎么能解释那些故事里的细节都在巧妙地应和他的妄想呢。现在她们该开心了吧,她们的妄想成了现实,可他的妄想也许很快就要破灭了。


[03/09 16:53PM]

他们正蹲在小巷里,艾米把最后一个培根三明治吃了,正可怜巴巴地盯着亨利手里的乳酪面包。他吞咽了一下唾液,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抱歉,我又给你惹麻烦了……”艾米揉着自己干瘪的肚子这么说道。

为了等那波疯狂的粉丝离开,他们已经蹲在这个地方两个小时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粗心大意地安排错司机的行程,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回到了亨利的公寓。然而,事实是,他们蹲在堆着垃圾的小巷里,啃着干巴巴的三明治,活像两个交易迷幻蘑菇的瘾君子,就差没摇头晃脑胡言乱语了。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把节目组的人弄丢了。

艾米几乎不敢看亨利的眼睛,更不敢数他在这几天里给亨利惹了多少麻烦。记错时间、弄丢行李、忘带护照……他像个不能自理的大学新生一样,傻乎乎地跌进了生活给他安置的所有陷阱里。往常他不会那么粗心大意,但这一周他就像忘带了脑子一样,把一个不称职助理所能犯的所有错误都犯了一遍,到最后,就连他的经纪人都数落他说:“再这样下去,亨利肯定要跟你绝交了。”唯一高兴的估计只有节目组的制片人了。多亏了他的愚蠢表现,节目的收视率一路飙高,而现在全美的观众都给他贴上了一个刺眼的标签:生活白痴。更可怕的是,他根本无法反驳。

亨利正坐在一个被扔掉的马桶上,看着他。

“别压力太大了,”他说,“别把他们说的话放在心上,我知道你不是生活白痴,你做的烤肉棒极了,不是么?”

“是啊……”艾米无精打采地回应道。可现在谁会相信呢?“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抱歉,我可能真的不适合照顾别人……”

“嗯哼,这我倒是看出来了。”亨利吃掉最后一口乳酪面包,拍掉手上的面包屑,“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开心点?”

“明天我请你去酒吧喝一杯吧,我请客!”他急忙说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可能会羞愧到死。”

“为了你的粉丝不把我掐死,看来我不得不答应了?”

“对,你不得不答应。听我的,我们去那里好好喝上一杯,把这些破事都扔到脑后……”

英国人笑了起来,露出两颗虎牙。

“好吧。”


[03/10 21:02PM]

他有些微醺了。

艾米竭力保持着清醒,好不要在镜头面前再次出糗。过去的一周里,这个真人秀都是经过剪辑后隔天放出,可是今天制片人却提出要来一次直播,好让观众们“更加有真实感”。

他计划好的酒吧之夜毁了,现在他们不得不坐在吧台前,聊些无伤大雅的话题,例如英国的降雨、加州的高温、南美洲的狂欢节、墨尔本的企鹅……他心不在焉地开始点头附和亨利的话,而亨利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疲倦,在编导宣布休息时招手叫来酒保给他点了一杯龙舌兰。

“也许能给你一点刺激。”英国人这么说。

“哇哦。”

亨利拿着的盐和柠檬还没来得及递过来,他就接过那杯酒灌进了嘴里。呛人的苦味瞬间在口腔里爆发,像有人用点四四的手枪给了他当头一枪,他呛了一下,咳嗽起来,亨利的手立刻放到了他的背上替他顺气。

“不擅长这些精巧的事情对么,红色恐怖?”

英国人说起《绅士密令》里的台词,立刻激活了艾米脑中的感应区。他一边竭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一边回应道:“那男人忘了给我盐和柠檬。”

两个人一同大笑起来,随着编导宣布再次开拍,他们再次坐回吧台前,继续前面的话题,英国的降雨、加州的高温、南美洲的狂欢节、墨尔本的企鹅……酒保上了两排酒,一排龙舌兰、一排威士忌,装在三指高的小杯里,像两排路灯。他喝着酒,调侃起英国人的怪脾气,亨利则无奈地迁就着他,同时替他递上新的酒杯,好让他继续有调侃下去的活力。然而,渐渐地,他开始口齿不清地傻笑起来,即使亨利一句话也没说,他也会盯着他哈哈大笑,像只控制不住自己的猴子。趁摄像机移开的瞬间,亨利凑近他悄声问道:“你还好么?”他挥挥手回应道:“很好!像你的脾气一样好!”

这句话突然让他哽住了。他脑子里的弦在这瞬间熔断了,噼里啪啦地四处飞溅起火花。

“天啊,亨利……我真喜欢你……”他喃喃道。

“艾米?你在说什么?”

“亨利,我爱你!”他大喊起来,“我说我爱你!”

然后他吻了上去,对准亨利的唇,吻了上去。


[03/11 14:47PM]

敲门声突然震醒了他。

艾米痛苦地呻吟起来,用枕头盖住自己的脑袋。“走开!不管你是谁,都给我走开!”

但敲门声锲而不舍、坚持不懈,像撬开蚌壳挖掘珍珠的手一样恼人。

“走开!”

“艾米,我是亨利,”这个声音打断了他,“开门好么?”

艾米愣住了,像当机的电脑一样,他几乎能听到自己的中央风扇因为思考过度发出的呼呼抗议声。

“艾米,拜托你开门,我们谈一谈。”

他走近了门边,小心翼翼地凑近猫眼,在看到亨利站在门外的时候又突然躲开,仿佛是在害怕亨利会透过猫眼看见自己在门后的动作。

“艾米?”

他靠在墙上,手搭在门把上,提了一口气想要拉下门把,却在下一秒丧失了勇气。

“艾米?”

不,还是像个鸵鸟一样装作没有人在房间里好了,也许他会就这样走开,从这个房间的门口、从他的身边、从他的世界……

“艾米,我知道你在里面,拜托你开门好么?我们总不能在门口这样说话吧。”

他终于拉下门把,把门拉开了一条缝。“抱歉,亨利,我昨天醉得太厉害了……”

“嘘——”英国男人笑着示意他安静,“听我说,好么?我喜欢你,我爱你,艾米。请让我进去吧,我可再也不想像个高中生那样站在门口告白啦。”


评论 ( 21 )
热度 ( 79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