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食用

污师学徒。

微博:@吞星怪

【同人文】请勿转载;【资料】【随笔】【整理合集】请注明出处后转载

【美苏】给他一个吻

·HP背景下的竹马竹马

·没错,又是单纯的小少年们

·为什么我要在五月写圣诞节!不管,写都写了!


给他一个吻


苏洛发誓要在圣诞节的时候给伊利亚一个惊喜。

他们今年都不打算回家,于是约好了要到霍格莫德村逛一圈,再去三把扫帚酒吧来一杯黄油啤酒。因为怕冷,伊利亚戴了一顶红色的毛线帽,围上一条厚厚的围巾,几乎把他的整张脸都遮住了。苏洛硬要和伊利亚搭配,但翻箱倒柜也没找到一顶红帽子,只好临时从风雅牌巫师服装店买来一只红色的贝雷帽,上面缀着一串长流苏,还挂着一只刺猬和一颗草莓,戴在苏洛的脑袋上,活像戴上了一个花园。他们沿着霍格莫德村大路走,雪不断飘落在他们的鼻尖和睫毛上,苏洛从魔法笑话店找到一只会朝人吐泡泡的青蛙徽章,别在伊利亚的围巾上,只要他们面对面,那只青蛙就会张开嘴,吐出一长串剔透的泡沫。

刚上三年级时,因为父母常年出差在外,伊利亚没能拿到监护人签字的出校许可,于是苏洛从一个六年级的学长那里套到了使用有求必应屋前往霍格莫德村的办法。他拉着伊利亚偷偷溜进猪头酒吧,在那里,他用一英镑从一个带兜帽的陌生人手里换来一对脏兮兮的杯子,拿回去洗干净之后却发现那两只杯子是镶嵌着珍珠的鎏金杯,于是苏洛把其中一个分给了伊利亚。他们用这个在圣诞节的大餐上喝柠檬汽水或是混着啤酒的葡萄汁,连打出来的嗝都是带着甜味的。今年,苏洛打定主意要来点新花样。他找到盖比,拜托她教自己如何配制复方汤剂,盖比却用魔杖重重敲打苏洛的脑袋,说:“用你的脑袋想想,你到底是要给伊利亚一个惊喜,还是要给他一个惊吓!”苏洛不明白,惊吓难道不是惊喜的一部分么?但盖比态度强硬,于是这个计划失败了。苏洛毫不气馁,他用一袋泡泡糖贿赂了伊利亚的室友,请他们在伊利亚的床帐上挂满金色的灯,但这个计划也失败了,因为伊利亚每天早晨都起得太早,他的舍友们根本来不及布置苏洛交给他们的金灯。这下苏洛有些失落了,圣诞节近在眼前,他还是没能想出要给伊利亚什么样的惊喜。

他们认识快五年了,在收到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之前就是邻居。但在十岁那年,因为伊利亚的父亲调职,科里亚金一家不得不搬离了原来居住的地区。两个好友近一年没能见面,只靠邮件和短信交换信息,再次见面时,他们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正坐在前往霍格沃茨的火车上。伊利亚有些恼火,他学着父亲的模样抱起双臂、闭上嘴巴、瞪着坐在对面的好友。

“说。”他说。

“说什么?”苏洛挠挠脑袋。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件事?”

苏洛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无辜。“可是你也没告诉我啊。”

伊利亚一下子失去了生气的理由。他心里泄了气,表面上却仍然僵持着,不知道应该先道歉还是先解释,苏洛已经抢先一步坐到他身边,哄劝道:“别生气,我只是不想你担心而已,你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伊利亚找到台阶下来,立刻重重点点头,说:“就是这样的。”

“不管怎么样,我们以后又能在一起上学了,开心点?”

金发的小男孩“哼”了一声。“谁知道我们会不会被分在同一个学院。”

“放心吧,就算我们分在了不同的学院,我也会经常去找你的。”

苏洛恪守了承诺。他被分到斯莱特林,伊利亚却进了格兰芬多,这两个学院常常视对方为劲敌,但自从伊利亚进了魁地奇队,苏洛常常在一片斯莱特林的嘘声里替伊利亚加油助威,为了这个,在开始的两年里,他受了不少排挤。他的父母都是麻瓜,斯莱特林却以血统纯正为荣,因此他总是被斯莱特林的学生们“重点关注”。直到后来苏洛在魔咒课上大放异彩并且替蛇院获得一次又一次的加分,他们开始对他刮目相看,并且隐晦地承认“那个三年级的苏洛是个挺酷的家伙”。

伊利亚在格兰芬多过得不错,尽管他不爱说话,但分院帽却毫不犹豫地把他分进了格兰芬多。在这件事情上,苏洛是个相反的例子。分院帽在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之间犹豫许久,最终不顾苏洛在心里念叨的“格兰芬多”把他分进了斯莱特林。不管怎样,四年级时,他们的日子过得不错,苏洛持续在魔咒课上表现出色,而伊利亚第三次帮助格兰芬多赢得了魁地奇比赛,但接近圣诞节时,苏洛却感到危机在降临。

去年圣诞节,他暗暗发誓要在这个圣诞节给伊利亚一个惊喜,但现在任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应该做点什么。

在公共休息室里,盖比正在练习一个给铃铛抛光的咒语,她一边听着苏洛的牢骚,一边漫不经心地回应道:“你给他什么他都会高兴的,放轻松点。”

“不行!”苏洛痛苦地抓住自己的头发,哀嚎起来,“我一定得想出个好办法!”

“送他一把光轮3000好了,只要你买得起。”

“去年圣诞节他妈妈已经送了他一把火弩箭,我就算送他光轮5000也没用。”

盖比沉吟一会,说:“那就给他一个吻吧,记得要在槲寄生下。”

苏洛愣住了,半晌,盖比听到他用几乎听不清的音量嘟囔起来:“去哪能找到一个亲吻的好地方呢……”


苏洛去咨询比他大三届的查尔斯·布兰登,他是斯莱特林的级长,也是苏洛认识的人中对霍格沃茨的秘密知道最多的人,用有求必应屋的密道去霍格莫德村的办法就是他告诉苏洛的。查尔斯再次给他出了个主意,他让苏洛带伊利亚去有求必应屋,只要开动脑筋,那里应有尽有。

查尔斯用手肘撞了撞苏洛,朝他眨眨眼睛。“放心吧,他肯定会喜欢的,我敢打包票。”

苏洛没理他,反而说:“你试过?”

“我当然试过。”

“结果呢?”

查尔斯露出一个大拇指。“非常成功。”

“我怎么没看见你带着那个人到处炫耀?”

“因为我又换了一个。别担心,我试过起码十个人,只有一个不满意的。”

苏洛当着他的面翻了个白眼。“你会有报应的,查尔斯。”

他没听查尔斯的——或者说,没完全听查尔斯的。他和伊利亚一起去了霍格莫德村,他们一起喝过黄油啤酒,然后暖烘烘地走出三把扫帚,在蜂蜜公爵里转了三圈,买了一大桶多味豆和一种外冷内热的冰糕。再次摇摇晃晃地走在霍格莫德村大路上时,他们的肚子里装满各种点心和饮料。伊利亚热得脸蛋通红,却仍然不肯脱下围巾和帽子,于是苏洛也不肯摘下那顶奇怪的贝雷帽。等他们回到霍格沃茨,苏洛终于鼓起勇气拉着他跑到了棒打傻巴拿巴挂毯前。他心慌意乱,在挂毯前连续走了六遍也没能召唤出有求必应屋,最后是伊利亚牵着他的手在挂毯前走上三遍,拉着他进入了有求必应屋。

屋里到处是各式各样的门,每一扇下面都挂着一大丛槲寄生,上面缀满密密匝匝的果实,几乎把枝叶压得低垂下来。伊利亚站到其中一扇门下,红着脸说:“快来,快吻我。”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苏洛的脸瞬间变得和伊利亚的一样红。

“我就是知道……”男孩嘟囔着,“因为你是个大傻瓜,拿破仑·苏洛,大傻瓜。”

他等得不耐烦了,直直拉过苏洛,在他唇上咬了一口。苏洛“哎哟”一声,凑过去亲亲他发烫的脸蛋,然后亲到了他的唇上。

“圣诞快乐,伊利亚。”


评论 ( 24 )
热度 ( 100 )

© 强制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